Category: 本月壽星

狄明德神父的「東方」印象

問:那神父那個時候對中國的印象是什麼?當時? 當時啊,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可以這樣說的,因為我知道的很少,我去台灣的第一天我不會講中文,英文,也不怎麼樣。我記得那時候是在台北的飛機場,早上10點鐘,那時候還沒有桃園機場。那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來接我。那怎麼辦?好熱,那可能法國南部也是一樣熱。 後來我在機場遇到另一個外國人,問我在幹嘛,我說等人,所以我沒有說,中國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也沒有說我很好奇。那我去別的國家,當然是我要適應。

滿而溢神父入耶穌會金慶有感

親和力超強的滿神父的確與眾不同;有道是「滿招損,謙受益」,而他郤滿了還不夠,竟然溢出來,真是一「名」驚人!真虧朱蒙泉神父當初想到這麼一個別出心裁的名字。 他是民國三十年十二月生於加拿大蒙特利。半世紀前,他從研究所畢業的暑假,回應天主的召喚 棄俗修道,進入耶穌會初學院。他效法沙勿略、利瑪竇等先賢的榜樣,來到萬里之外的台灣。

落入好地的種子──阮廷慶執事

  我的名字叫阮廷慶,故鄉在越南中部的高原。我有三個哥哥,四個姊姊,一個弟弟,我排行老八。家族世代都是教友,因此出生一個月後我就領洗了。 小時候,父母偶爾會問我:「廷慶長大以後,想要做什麼?」那時我並不關心遙遠將來的事情,只想著玩而已。可常被問這件事也有好處的,因為有一天我開始想到將來了;我不知道長大後我會做什麼,或是要做什麼,甚至想做什麼,可是在心中有一個很簡單的想法──我會跟種咖啡樹謀生的家人不一樣。 所謂的「不一樣」,具體是要做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繼續保留這個信念。直到有次……

愛永遠數不清有多少年──魏里仁神父

1934年12月03日出生於哥倫比亞波哥大 1952年11月25日在哥倫比亞博亞卡入耶穌會 1966年05月01日在台灣新竹聖神堂晉鐸 1972年08月15日在台灣嘉義新港發末願 魏里仁神父在許多本堂當過本堂主任,牧靈輔導。為人親切、積極,讓人喜歡接近他。 “祢已經握住了我的右手” (詠73:23) “在地上除祢以外,為我一無所喜” (詠73:25) “我要永永遠遠歌詠上主的恩寵” (詠89:2) 我入初學院不久,聖詠73:23,25 抓住了我的全心!今天,聖詠89:2 充滿我的全靈!60年!6……

我的「愛恩斯坦」老師-李安德神父

趁著到台北上靈修輔導課的機會,我打了電話給我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李安德神父,希望和他一起吃頓中飯,他很高興地答應了。於是,今天中午彌撒結束後,我請耕莘文教院的門房幫我打電話上樓給李神父,我就站在大廳等他。 遠遠地看見他笑著向我走來,還是那副酷似愛因斯坦的模樣。

屬神的人──詹德隆神父

50年前的8月14日,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有一位年方十八、事主熱忱的小伙子,進入耶穌會,希望度奉獻生活,並到遠東為華人福傳。天主垂允了這年輕真誠的願望,讓他追隨利瑪竇的芳蹤,融入中華文化,活在華人群中。今天,我們才有幸在台灣,慶祝大半生都奉獻給斯土斯民的詹德隆神父(Louis Gendron, S.J.)的入會金慶! 詹神父是我的恩師,從他身上,我看到一個屬神的典範。

房志榮神父告訴您靈修五字訣:拚、賣、捨、給、要

在二十多年前,有一位徐匯中學老師讀到《神學論集》第90期收錄筆者的一篇短文〈孔子與聖依納爵〉(頁494-495),影印多份給其他老師同事參考。這是輔仁大學神學院(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的前身)在1991年夏季,靜宜大學校園舉辦的第十七屆神學研習會,筆者所作的簡短報告,大致描述聖依納爵的生平如同孔子所說的:「十有五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在六十七歲逝世前幾年,聖依納爵已從心所欲不逾矩。

省會長李驊神父的新春祝福

  各位姐妹弟兄,大家好! 二○一五年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面對二○一六新的一年,在過去一年當中,我們曾經經歷了很多很美的經驗,喜樂的經驗,同時我們也會經歷一些,比較不那麼順利,讓自己沮喪的經驗。不論喜樂的,或者是比較難過的,都是幫助我們每一天跟天主來往,更跟天主接近。 教宗宣布了今年是慈悲禧年,這正是幫助我們的好機會,不斷在每天的生活當中活出慈悲。什麼是慈悲呢?我們可以說,慈,就是把快樂帶給別人, 而悲,就是幫助別人,把他們的痛苦拿開。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很願意, 把快樂帶給別人,同時,……

谷寒松神父陪伴痲瘋病患書寫生命

「……打開我們的雙眼,開啟我們的內心,讓我們有勇氣為那些被排斥、被埋沒和被遺忘的人獻出自己的一切……」 這首「耶穌聖母聖心會的祈禱詞」就是谷寒松神父溫柔陪伴痲瘋病患書寫生命的見證。 自製「生命書」 珍藏樂生教友情誼 坐在幽雅清靜的輔仁大學神學院辦公室,七十八歲的谷寒松,雖因左腿摔傷行動有些許不便,但體格依然矍鑠且精神煥發。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筆者與內子在新年時間去探望一位,雖已年過八十,仍未從他的工作崗位退下來的耶穌會士司鐸──谷紀賢神父。本來打算只是一次普通的探訪,但卻又是另外一次獨特的體驗。 由於前往探望的當天是本月份首週六,特別敬禮耶穌聖心的彌撒。所以那天我到達谷神父所在的小堂時,見到有很多年青人進進出出,因為本身那小堂是某大學的宿舍,所以有很多年青學子進進出出本來也是很平常的事。

我們的爺爺──嘉理陵神父

世界基督生活團(前身聖母會)今年慶祝創會四百五十年,此刻讓我們回顧天給予我們的恩寵和禮物。 基督生活團是天主給平信徒的召叫;天主更培育我們成為先知性及使徒性團體。香港基督生活團特別感到欣慰,因為我們有耶穌會士嘉理陵神父做我們的總輔導。嘉神父於 1975 年做香港一個成年基團 Evergreen 的輔導,並在 1978 年起出任香港的總輔導。

青年導師--馮允文神父

  傳教的本質不變,方法卻隨著時代潮流在改變。 四十五年來,一批一批的大專學生,由入學到畢業,馮神父陪著同學們的方法也隨著改變。 記得六十年代(1970),大專青年們的興趣是利用周末假日尋訪山間溪谷、戲水海邊、夜遊,徜徉在大自然中及參加耕莘文教院的土風舞社(每次至少約有100多人),遠從基隆到中壢都有學生來參與,所以,神父也隨著同學們的需要,學習土風舞,態度比學生還認真,為的就是和大家打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