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本月壽星

父親與我的聖召──周守仁神父專訪

編按:香港聖瑪加利大堂(St. Margaret Mary’s Church)編輯群曾在過去兩期分別帶大家到訪過「修院」-聖召陶成的道場和「堂區」-神父體會天國的團體。這次,編輯群將與大家一起到「家庭」和「學校」,體驗兩者與培育「聖召」的密切關係。在家庭和學校當中,我們且看「父親」-家父、神父、和天父為子女所獻出美善的一切,透過天人合一的奧蹟,成全子女邁向「聖召」之路。

碰過釘子,但也碰到好人的陳宗舜神父

「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的墨朗神父,是受培育修士的代表。他在幾年前,整理了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剛好我手裡有。以這個為基礎,我想講從前培養一位耶穌會士的過程。現在和過去比,在精神面是一樣的,可是過程不太一樣。比如:現在我們的修士年紀比較大,面對這個事實,培養的過程須改變些。 這份文件,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培養的目的,第二是培養的方式,第三是培養的不同階段。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我的靈魂讚頌吾主──陸達誠神父

今年(二○○二)一月上旬某夜臨睡前,收到一通電話,對方確定我是陸達誠神父後,告訴我她是吉林聖家會齊麗芳修女。哇塞,好遙遠的東北來的電話。由於我生長在江南,從未涉足東北,因此這幅廣大的塞北土地為我顯得非常神秘。美東和西歐雖然更遠,但我住過、生活過,打起電話來不覺遙遠。東北雖較近,但它對我來說,太陌生了。因此,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洗耳恭聽修女要講什麼。

尖石泰雅族人的心靈導師──南耀寧神父

竹東地區一群教會朋友,5年來默默為尖石、五峰兩個山地鄉及竹東地區貧困國中學生義務補習;法籍神父南耀寧每星期從山區下山指導,然後再開車載孩子返回山區部落,溫馨接送加上勤管嚴教,原住民小朋友的英文進步神速。 南耀寧神父是法國人,英文口音卻有濃厚愛爾蘭腔。他在竹東鎮的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所辦的補習班指導學生英文,從一開始17名小朋友,到目前50幾名學生,大部分都是原住民小孩。

用心去做必能做到──傅南渡神父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人與人之間的初次接觸,很多時候都是以外在能力來評估一個人的能力。比方,看到一個殘障人士,我們會認為他/她的能力不及健全人士。 最近,我探訪了一個麻瘋院,認識了一名因漢他病而失明的女士。她雖然要使用木柺來協助走路,但是還可以用一隻手拿著盛載水的水桶,為的是盛水到麻瘋院清洗蔬菜;就是這樣,失明的她,能夠一個人,扶著扙,拿著水桶,獨自走過馬路,來回往返取水處與麻瘋院。 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只要用心去做,必能做到! 作者/傅南渡神父

謝詩祥神父生平的第一台彌撒

自從二零零六年目睹吃了一小口麵粉就足以致命的兒子可以領一整片聖體的奧妙而寫下了「孩子,你大膽地往前走」之後,我就一直期盼有一天可以寫第二集,見證兒子對麵粉和其他食物不再過敏。但一年年過去了,孩子對麵粉食品屢試屢敗,也依然對好幾種食物過敏,甚至發生了幾次幾乎沒命的意外。

胡國楨神父談盧雲靈修

我可以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教友。這次聆聽了胡國楨神父在灣區連續五場的「盧雲靈修」演講後,提供了我許多對信仰思考的方式,感覺似乎過去對信仰的認識很死板、僵硬,一絲不苟。但經過胡神父抽絲剝繭的解說,使我衷心體會到天主比我知道的要寬大很多,將我的信仰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願意藉著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些我的領悟。

叫我第一名──孫柔遠神父

耶穌給門徒們講了這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要遠行的人,將自己的僕人叫來,把財產托付給他們:他按照他們的才能,一個給了五個金元寶,一個給了二個,一個給了一個;然後就動身走了。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立刻去做生意,另外賺了五個。同樣,那領了二個的,也另外賺了二個。但是那領了一個的,卻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錢藏起來。過了很久,主人回來了,便和他們算賬。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上前來,呈上另外五個金元寶說:『主啊!你曾交給我五個金元寶,看,我賺了另外五個金元寶』。主人對他說:『做得好!你這又好又可靠的僕人,你既在不多的……

一百公里的彌撒

法國籍神父南耀寧來台20餘年,大半時間都在尖石鄉服務,曾有4年餘時間,每周自輔仁大學騎單車到尖石鄉主持彌撒,單程就要3.5小時,至今仍定期開車102公里探視教友,不少原住民是他自幼看到成人,他也善用外文能力教導孩子們學習英文,移民署新竹縣服務站、新竹縣政府、尖石鄉公所等人6日前往嘉樂天主堂,為南神父申請歸化程序,「將成台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