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本月壽星

學懂包容-白敏慈神父

「我在聖德肋撒堂望彌撒,那裡有位又仁慈又包容的神父在聖安多尼像前聽告解。我很想像他一樣包容他人,肖似耶穌,於是就立志去做個包容的神父!」這就是「小白」聖召之始。 白敏慈神父是討人喜愛的神長,教友稱他為「小白」,不懂他的人也許會被其鋒利的言詞所擊退。但他不時愛自我揶揄一番,笑說平日「罵人罵得多,鬧事鬧得多,八卦八得多,串人串得多」。事實並非如此,與他相處短短幾小時,他盡顯熱情好客的一面,還帶記者到朋友經營的茶餐廳「歎茶」呢! 他是中葡混血兒,生於二次大戰下的廣州,小時候與家人逃難到過澳門生活,輾轉……

重新回到天主懐抱──盛常在神父

1929年我出生在中國河北的一個小村莊,出生沒多久父母就讓我領洗了。小學時就讀景縣的天主教景星小學,初中自然進了小修院去學習,那是在南宮那邊,到高中階段時,我轉到北京去就讀;在學校中接受師長們的身教、言教,漸漸地我越來越受吸引。 隨著社會的動盪,我跟幾位同學往南邊去,我們到達廣州後,在耶穌會會院住了一晚,院長給我們東西吃,又讓我們好好清洗一番,第二天送我們平安地上路往澳門去。到了澳門,找到了耶穌會會院,就入會了。

最年輕的外國神父──馮德山神父

80歲馮德山神父(左)和96歲桑朗度神父,總是以開朗的笑臉樂觀面對居住超過半世紀的台灣人生。記者彭芸芳/攝影 新竹縣市曾經是全台天主教外國神父最多的地方,高齡101歲的神父孫國棟上個月回天主懷抱後,80歲的西班牙籍神父馮德山,即將接任五峰、竹東天主堂神父,有教友心疼他高齡入深山,他笑著說,「我是新竹耶穌會裡最年輕的外國神父啊」!

左手畫水墨,右手編辭典的魏明德神父

1992年在耶穌會的派任下,法國籍神父魏明德踏上臺灣的土地,十多年來他在這裡著書、做畫並創辦《人籟》雜誌,希望讓天籟、地籟、人籟整個宇宙的聲音都被聽見,這也是這本定位為「論辨」的月刊,希望藉由「討論」而達到「明辨」的目的。 魏明德說,《人籟》意指人的聲音,這是把人看成各種音樂樂器,能發出清晰多元的聲音,而他創辦的雜誌就是要傳達不同的聲音,呈現文化的多元面貌;另有鑑於臺灣社會較短視浮面,他也希望《人籟》能推動永續發展的模式,並由此導入心靈力量的重要性。

設定目標,勇往直前的長者──朱秉欣神父

熱情獻身於天主教會,一生盡守本份的朱秉欣神父,是輔大醫學院草創時期的重要人物。 當年輔仁大學為了培育台灣的醫界人才,發揚天主教濟世救人的精神,決定籌畫成立醫學院,經羅光前校長授權,交由朱神父負責規劃,雖歷經百折千難,種種阻礙,在朱神父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最後醫學院終於順利完成。 答覆天主召叫,奉獻一生 早年即受到天主教薰陶的朱秉欣,他在1949年高中畢業後,即毅然決然地申請加入國際性的耶穌會,當時共軍打進上海,他與三位同學藉著教會的幫助一起離開中國。他回憶說:「我是民國20年生,現在已經80歲了……

淡泊名利的發明家--白雲山修士

  新竹縣新埔鎮內思高工,有位原籍西班牙,七十一歲的老修士白雲山,來台四十年,將青春歲月奉獻給學校。這位以校為家的老外,擅長發明創造,卻鮮少申請專利牟利,而是將這些東西送給貧困但有需要的人。白修士的行為深深影響每位師生,是內思高工最受景仰的心靈導師。 民國四十四年,白雲山入耶穌會為修士,曾至菲律賓傳福音。四十年前踏進台灣,擔任內思高工教師,退休後獲聘為該校董事。自認為天生勞碌命的白雲山,現在還每天不定時巡視教室、廠房;處罰不認真上課的學生做伏地挺身,不少學生對他敬畏有加。 白雲山私底下……

喜事分享,喜樂常在──朱秉欣神父的生日音樂會

耶穌會士朱秉欣神父生於1928年4月25日迄今已過90個年頭,有鑑於朱神父對輔大醫學院創立的貢獻,以及對即將於今年開張營運之輔大醫院籌建的影響,由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率領醫學院師生為他慶生,江校長甚至親自為朱神父鋼琴彈奏生日快樂樂曲,現場朱神父除了感動,更謙卑的將過去的功勞歸給天主、恩人朋友及所有過去與他共事過的師長們。

謙卑的牧者──馬志鴻神父

在教會的聖週四晚上,全世界的教會要重演兩千年前基督為門徒洗腳的故事。 在逾越節前,耶穌知道祂離此世歸父的時辰已到,祂既然愛了世上屬於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晚餐的時候,祂從席間起來脫下外衣,拿起一條手巾束在腰間,然後把水倒在盆裡為門徒洗腳,再用束著的手巾擦乾。及至來到西滿伯多祿跟前,伯多祿對祂說:「主!祢給我洗腳嗎?」耶穌回答:「我現在做的,你可能還不明白,但以後你會明白。」伯多祿對祂說:「主!祢永遠不可以為我洗腳!」耶穌回答:「我若不洗你,你就與我無分。」同一個晚上基督繼續說:「這是我的命令。你……

武金正神父從少年PI看天主

著名導演李安新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再次獲得巨大成功。而這部作品不僅充分展示了藝術家的卓越藝術才華與成就,還是卓越的意識形態和宗教對話的好教材。 武金正神父表示,"我選擇了兩段十分有意思的作品作為基礎神學課程的引言。已被改變成電影的加拿大作家馬特爾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便是其中之一"。"許多學生在讀過小說後看了電影,都對李安導演的藝術造詣讚不絕口"。

在死亡苦痛中找復活希望──狄若石

我出生在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神父,也有好幾個表兄弟當了神父或修士,母親家族裡也有聖召的傳統,所以在我被召叫的過程中,天主很清楚的表達祂的使命;跟隨著家族傳統,我去教區小修院準備成為一名神父,但天主有祂特別的計畫。那個時代,要成為神父的必要條件是必須學會希臘文和拉丁文,我讀了兩年,還是無法學好這兩種語言,所以帶著悲傷沮喪的心回家;看似我的理想受挫了,但天主仍持續在我身上作工。

他自遠方來:南台灣的肯德基爺爺

很多人都跟我說過,我長得很像肯德基爺爺。 基於這位老爺爺的高度人氣,我也覺得與有榮焉;不過每次被這樣叫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南台灣的日子,以及下面這段小插曲: 「神父,您是哪裡人?」在我還沒回答之前,站在我前面的年輕人為了這個唐突的問題向我道歉;他是發問者的舅舅。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令人尷尬之處,至少對方沒有馬上把我當成美國人,我的國族自尊因而得救!

堅持平民教育的狄恆神父

那年,我就讀的小學派發升中試成績,能夠獲派到灣仔區名校香港華仁書院的就只我一人。 開學第一天,赫然得知校長竟要親自接見每一位中一新生,心裡十分忐忑不安,「Interview」這碼子事還是人生第一遭。 我紅著臉怯生生地進入校長室,迎面卻是 Fr. Deignan 和藹親切的笑容。儘管我已是「小學的尖子」,但那時候我其實還是個英語的啞巴,內心非常自卑,完全不能表達。Fr. Deignan 可真有本事,對著一個只懂一句英語「My name is XXX…」的人,竟然可以「對話」了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