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本月壽星

默觀與服侍之間

念哲學時,老師的叮嚀記憶猶新:我可以傳遞你們柏拉圖、多瑪斯等哲人們的思想,但愛智的開端──一份驚嘆之情卻無法教導。它或是天性、或是恩寵,或更好說是來自不斷的皈依。 當年依納爵在茫萊撒十個月的光景,努力修行,刻己苦身,但困在心窄病中,無法自拔。直至在卡陶內河畔獲聖三的光照,才恍然大悟,從執著進入默觀,從自我中心走向服侍人靈。

父親與我的聖召──周守仁神父專訪

編按:香港聖瑪加利大堂(St. Margaret Mary’s Church)編輯群曾在過去兩期分別帶大家到訪過「修院」--聖召陶成的道場和「堂區」--神父體會天國的團體。這次,編輯群將與大家一起到「家庭」和「學校」,體驗兩者與培育「聖召」的密切關係。在家庭和學校當中,我們且看「父親」-家父、神父、和天父為子女所獻出美善的一切,透過天人合一的奧蹟,成全子女邁向「聖召」之路。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我的靈魂讚頌吾主──陸達誠神父

今年(二○○二)一月上旬某夜臨睡前,收到一通電話,對方確定我是陸達誠神父後,告訴我她是吉林聖家會齊麗芳修女。哇塞,好遙遠的東北來的電話。由於我生長在江南,從未涉足東北,因此這幅廣大的塞北土地為我顯得非常神秘。美東和西歐雖然更遠,但我住過、生活過,打起電話來不覺遙遠。東北雖較近,但它對我來說,太陌生了。因此,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洗耳恭聽修女要講什麼。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Ⅱ

然而之後還是出了麻煩。一天夜裡,她用自動書寫和荷西交談,荷西要求三毛為她獻彌撒。三毛提出三位神父的名字問:「你覺得讓這三位主持彌撒可好?」 誰知對方卻斬釘截鐵地回答:「不要。這三個都不是好人。」 這時三毛起了疑心,懷疑此時和她交談的人已經不是荷西,便用耶穌之名命令對方說出他的真實身分。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Ⅰ

《聯合報》邀請三毛演講,假耕莘大禮堂舉行。我永遠忘不了當時整個大禮堂爆滿,排隊排到馬路上的盛況…… 在寫作會的眾多講師之中,自然不能不提三毛。當年她成名的時候,我人在國外,完全沒聽過她的名字,回國後才知道國內有這麼一個極受歡迎的女作家。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聯合報》的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我還記得那次是許台英女士得小說首獎。

一百公里的彌撒

法國籍神父南耀寧來台20餘年,大半時間都在尖石鄉服務,曾有4年餘時間,每周自輔仁大學騎單車到尖石鄉主持彌撒,單程就要3.5小時,至今仍定期開車102公里探視教友,不少原住民是他自幼看到成人,他也善用外文能力教導孩子們學習英文,移民署新竹縣服務站、新竹縣政府、尖石鄉公所等人6日前往嘉樂天主堂,為南神父申請歸化程序,「將成台灣人!」

用心去做必能做到──傅南渡神父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人與人之間的初次接觸,很多時候都是以外在能力來評估一個人的能力。比方,看到一個殘障人士,我們會認為他/她的能力不及健全人士。 最近,我探訪了一個麻瘋院,認識了一名因漢他病而失明的女士。她雖然要使用木柺來協助走路,但是還可以用一隻手拿著盛載水的水桶,為的是盛水到麻瘋院清洗蔬菜;就是這樣,失明的她,能夠一個人,扶著扙,拿著水桶,獨自走過馬路,來回往返取水處與麻瘋院。 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只要用心去做,必能做到! 作者/傅南渡神父

謝詩祥神父生平的第一台彌撒

自從二零零六年目睹吃了一小口麵粉就足以致命的兒子可以領一整片聖體的奧妙而寫下了「孩子,你大膽地往前走」之後,我就一直期盼有一天可以寫第二集,見證兒子對麵粉和其他食物不再過敏。但一年年過去了,孩子對麵粉食品屢試屢敗,也依然對好幾種食物過敏,甚至發生了幾次幾乎沒命的意外。

胡國楨神父談盧雲靈修

我可以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教友。這次聆聽了胡國楨神父在灣區連續五場的「盧雲靈修」演講後,提供了我許多對信仰思考的方式,感覺似乎過去對信仰的認識很死板、僵硬,一絲不苟。但經過胡神父抽絲剝繭的解說,使我衷心體會到天主比我知道的要寬大很多,將我的信仰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願意藉著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些我的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