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號角想啟

玫瑰聖母瞻禮的由來與玫瑰經敬禮的神益 Ⅱ

玫瑰經的神益 到底誦念玫瑰經有何神益,以至教會歷代推崇備至?首先,作為一種熱心神工(或稱民間的熱心敬禮),玫瑰經「延續教會的禮儀生活……由禮儀延伸而來,並引導民眾走向禮儀」,故此能加強基督徒的虔敬熱忱,使之妥善準備自己參與禮儀聖事,好領受天主賜給人白白的、無窮無盡的恩寵。

玫瑰聖母瞻禮的由來與玫瑰經敬禮的神益 ∣

普世教會訂定每年十月為玫瑰月,特別提醒信眾時常誦念玫瑰經。為甚麼玫瑰經那麼重要?在10月7日教會慶祝玫瑰聖母瞻禮,又是甚麼一回事? 瞻禮的由來 玫瑰聖母瞻禮是由教宗聖碧岳五世於1573年所欽定的,目的是為紀念在1571年10月7日,賴聖母的轉禱,基督徒在拉龐多的戰役中,雖然實力懸殊,卻成功抵抗了入侵的土耳其軍隊。

速食哲學┃那連帶關係是甚麼呢

上一次我們談及了第三個原則 ——輔助原則。今天,我們會了解下一個原則,這原則和輔助原則有互補關係:連帶關係原則。如果輔助原則來自人性尊嚴,那麼,同樣地,連帶關係來自於每個人要為公益而獻身這需要(第二個原則)。 在交響曲團中,縱使指揮讓每個成員演奏,但每人在演奏時也要和他人(進行)協調。不然,交響曲團就不能演奏出美妙的交響樂,反而淪為雜音。除了輔助原則外,我們也需要連帶關係。

速食哲學┃甚麼是輔助原則

我們之前探討過掌管我們社會性生命的兩個重要原則:人性尊嚴和公益。這兩個原則引伸另外兩個原則:輔助原則和連帶責任。今天我們會探討輔助原則,它是源於人性尊嚴的原則。 我們探討過,人性尊嚴來自人是自由和能為自身的行為負責這事實。在討論社會時,我們需要把它考慮在內。社會上(家庭,教育結構,公司或國家)任何一個成員都不應該被剝奪其自由和主動性。

速食哲學┃在社會中,我們要謹記那四個原則

我們說過,和他人聯繫是人本性的一部分。聯繫有眾多的形式,其中兩個為人是不可或缺的:家庭和國家。 家庭是人第一個和最基本的人性社群。人在那裡出世,接受教育和成長。但是,家庭不可能獨善其身,它需要國家的支援和捍衛其權益。此外,有些社群讓人可以在教育,專業,政治,文化,宗教或經濟領域上獲得培育,它們對於每個人的發展均有重要的貢獻。

速食哲學┃超越特徵能教曉我們分辨輕重

我們已講論了「超越特徵」是形容存有的方式,使我們能說任何存有是一致、真、善、美。我們也談論了存有存在不同的程度。存有的程度暗示一致性、可知性、可取性和可悅性的不一。事物的存有的程度越高,它便更容易知道,和更值得知道。它也是更好,值得我們愛上。它也是更值得我們欣賞,因它能帶給我們更多喜悅。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無所不曉的嗎

異議 1:如果神真的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話,我們已失去自由意志。因為如果祂早已知道我未來會做什麼,那即意味將來的事早已為我安排,還談什麼自由決定! 異議 2:如果神真的是無所不知的話,更談不上什麼人會得救,因我們知道自己是有多軟弱,哪會有一位不希望我們得救的神呢?

宗教改革後五百年,我回到天主教會的家

二○一七年是宗教改革五百週年。上星期,我和一位新教的朋友一同觀看了一個相關的展覽,展覽內容當然提及十六世紀天主教會的腐敗,以及馬丁路德當年如何力挽狂瀾帶來改革。看畢展覽,朋友不諱言,直接問我,怎麼你仍是一名天主教徒? 這個問題,我們實在時常要準備答覆,且要以溫和、以敬畏之心答覆。

從貴陽、遵義、黄果樹朝聖回來,我們有感 Ⅱ

編按/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於上月中舉辦「貴陽、遵義、黃果樹朝聖五天高鐵團」,幾名參加者在朝聖後有感,特意來稿與教友分享是次朝聖旅程的經歷。 我願意 今次到貴州朝聖,感觸很大。以前的人用天無三日晴及地無三里平來形容貴州,所以當年的傳教士們是必須排除萬難,幾經艱辛才能到中國傳教的。

從貴陽、遵義、黄果樹朝聖回來,我們有感 Ⅰ

編按/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於上月中舉辦「貴陽、遵義、黃果樹朝聖五天高鐵團」,幾名參加者在朝聖後有感,特意來稿與教友分享是次朝聖旅程的經歷。 問我 跟隨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出行的五天團,往貴州朝聖,行程遍及貴陽、遵義、安順、花溪(黃果樹重點觀光)、青岩等。出發前都有些憂慮,怕身體不適,怕行程辛苦,怕第一次坐「高鐵」……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嗎 Ⅱ

異議 1:在現今的世界,要界定何事或何人是「善」,難度也非常高,因所有事物都是相對的和主觀的。 異議 2:神並不善,因聖經有不少記載,衪曾懲罰衪的子民。 異議 3:若神是善的,怎麼世界有這麼多罪惡。 反之,雅各伯書(1:17)有載:「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從光明之父降下來的,在他內沒有變化或轉動的陰影。」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嗎 ∣

異議 1:如果所有人都是自由的,又如果他們都有自由意志,這就是說,神並非全能的,祂也受限於人類的自由。 異議 2:如果神是全能的話,為什麼祂不確保每個人都相信祂? 異議 3:現今科學都去解釋很多屬於神是全能的現象,這意味着總有一天科學將能解釋一切,我們便不再需要相信神是全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