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號角想啟

速食哲學┃死亡與質變何干

上一次我們談及兩種變化:依附體/性的變化和質變。 我們知道,在依附體/性的變化中,有部分會遺留下來(實體),另一部分會到來或離開(依附體,或稱為依附體形式 – accidental form)。當芒果(實體)轉熟時,它的顏色(依附體)由綠轉為黃,味道(另一個依附體)由酸轉為甜。實體依舊是同一個芒果,但依附體卻是改變的。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Ⅲ

醫生和醫護人員們,應本着專業和信德的精神,在適當的時候,去幫助病危和垂死的人去接受死亡。為了能夠負責任地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接受死亡的現實,不要歸咎於醫學上的失敗(除非出於嚴重疏忽),而應接受這便是人在世上生命的自然終結。 對基督信徒而言,死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困難的現實,卻不是最終的現實

速食哲學┃質變,變了甚麼

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開始探索世界,在眾多發現中,最先知悉的是,事物一方面會變,但另一方面卻不會變。 為了道出因由,兩名哲學家決意對世界進行解釋,但從根本上看,他們的解釋是完全對立的。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認為,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持久的(所謂「持久」在世上並不存在)。這世界,甚麼都在變,所有東西都處於「轉成(becoming)」的狀態,沒有狀態為「存在(being)」的。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Ⅱ

同情垂死的人 如果同意兄弟若望安樂死,那是假慈悲,因安樂死是殺戮,所以應給予瀕死的人真正的慈悲,是鄰人之愛、是眾鄰人,特別是貧苦的和患病的鄰人……耶穌自己已給我們好榜樣。 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便是最佳典範,他們跟隨基督的模式,去看護和關懷。我們應盡量陪伴家中或社群裏受痛苦的人,好幫助他們忍受痛苦。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Ⅰ

還記得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若望嗎?他放棄安樂死,因這方案會違背倫理去縮短生命;也放棄壞的死亡 dysthanasia,因這樣做只會不必要地延遲死亡。他選擇了允許死亡orthothanasia,即讓他去世,還立下「生前遺囑」。他更要求他的醫生哥哥繼續照顧他的劇痛;和請他女兒别把他留下不管。

允許死亡 Ⅱ

有尊嚴的死亡 另一異議:我們如何理解「有尊嚴的死亡」?人們往往誤解它為「沒痛苦的死亡」,就好像那些死得痛苦的人便是死得沒尊嚴。正如有人說,尊嚴這個詞經常被擁護安樂死的人濫用。尊於這理念的人便會理解為:有尊嚴的死亡即尊重垂死的人、為死亡做好準備、好去面對和接受它的來臨。

允許死亡 Ⅰ

我們那垂死的朋友若望,患的是轉移型末期腦癌,他的醫生哥哥正協助若望……以人為本和身為一個基督信徒……去面對如此複雜的情況。因為安樂死和壞的死亡都違背倫理,他哥哥便向他的弟弟若望提供了最後的一個選擇方案,便是 orthothanasia:意即允許死亡或讓他去世。 Orthothanasia或允許死亡合乎倫理嗎?

延長壽命還是推遲死亡 Ⅱ

  當設備有限,而窮苦的又得不到最基本的醫護保健時,我們還該隨便揮霍資金和資源,花在明知徒勞的高科技療程上嗎? 用非一般的方法,大致上是可選擇的,但也意味着有義務可拒絕使用。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說在大多數情况下……是違反社會公義的:醫療資源有限時,更應理性及道德地施與最有需要的人。

延長壽命還是推遲死亡 Ⅰ

四十八歲的若望,是末期腦癌病人,身陷嚴重痛楚,他的醫生哥哥已接受安樂死既不道德、更違反基督信仰的做法,也成功說服弟弟若望。可是,若望的獨生女卻不能接受爸爸的生命在倒數,她希望能用盡一切方法,繼續療程。出於對她的愛,她的父親已同意開始積極治療法。跟着醫生便問:我可以給我弟弟一切現有的醫療方法來保住他的性命嗎?

朝拜聖體:終止墮胎的方法

聖體聖事是天主教信仰的中心點,因為是耶穌今時今日與我們同在這世上的實証。在聖體聖事中,耶穌延續了他在世界的臨在,並且最完全地應驗了他的話:「看哪,我與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世界的終結。」(瑪28:20 ) 聖體聖事是耶穌對我們的愛,最偉大的表達。耶穌對我們的愛,在聖體聖事中以三種方式表達出來: 在神聖感恩祭之中,重覆獻上他在十字架上的犧牲。 在我們領受聖體時,將祂的生命結合我們的生命。 祂持續臨在的恩賜,藉著至聖聖體給予我們。

眾人的生命倫理學 Ⅱ

生命倫理對大家都重要。我們都是潛在的病人,我們都會需要醫生,生命倫理能幫助我們更認識人類的尊嚴,這尊嚴大家也應尊重,包括醫護保健、適當的醫護資訊、有權拒絕無用治療、維護私隱和保密的權利。 生命倫理很重要,尤其對家庭,生命倫理的核心問題便是人類的生命,是非常有價值的,特別是對家庭,因家庭是生活和愛的基地。對基督信徒和許多人士,家庭是建在婚姻上,是社會的基本單元及社會的依據。

眾人的生命倫理學 ∣

當我們想看我們有興趣知的資訊時,我們會去找報刊、扭開電視機去看新聞或電影、上網瀏覽……我們經常讀到和看到的,都是直接與生物科技、生物醫學、生命倫理學和人類生活有關的訊息。近期甚為人關注的便是與體外受精、胚胎移植、器官移植或捐贈、代孕母親、胚胎幹細胞實驗、墮胎、安樂死、醫助自殺、基因療法、驗毒計劃、或再生醫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