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號角想啟

速食哲學┃一致、真、善、美 Ⅱ

上一次我們說過,「超越特徵」存在於所有存有中。當下我們在討論四種「超越特徵」:一致、真、善、美 。我們也說過,(所有的)超越特徵指同一個實況或現實(同一個pragma或 Bedeutung),但是意義卻彼此不一樣(每個也有它的pathema或Sinn)。簡單而言,它們不是同義詞。

速食哲學┃一致、真、善、美 ∣

我們在所有存有中都能找到「超越特徵」,這包括至高無上的存有(Supreme Being)-雅威(自有者-出3:14):一致、真、善、美。 為何它們稱為「超越特徵」?因為他們超越或超出了十大基本存在(即是,實體和九種依附體):它們存在於所有存有內。而任何存有都是一致、真、善、美。 但「超越特徵」在所有存有都是一樣嗎?

我們能理性地證明神是存在的嗎

異議 1: 我們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因為並沒親眼目睹或經科學觀測核實,未可作準。 異議 2: 我們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因為從開始這宇宙便是根據自然定律的變化,變化並不是因為超自然規律。 異議 3: 我們不用客觀實物,因為這世界什麼也是主觀的,所以又何須多此一舉去證明這個叫神的客觀實體呢。

我們可以相信天主的存在

異議 1: 相信神存在的只是一些單純的人士,把傳統的虔誠心留存下來,他們對科學知道的不多,更不知道如何去確定數據。 異議 2: 當科學知識還未發達,人對什麼事也深信不疑,那個時期人是最容易相信神的存在。但現在科學不斷進步,他們再也不可能相信神的存在。 異議 3: 人害怕死亡和對未知事物的恐懼,他們但求心安理得便相信神。人造神,只是為了減輕存亡搆成的惶恐。 異議 4: 世上的邪惡早已否定神的存在;神怎會容許邪惡與無辜者及沒犯錯的人對峙?邪惡一向和神的存在是對立的。

聖安多尼堂教友朝聖之旅──花地瑪、露德

適逢今年是紀念花地瑪聖母顯現一百週年,聖安多尼堂區為了加深教友的信仰,於本年舉辦花地瑪及露德十二天朝聖之旅。參加者共二十人,由柳在炯神父帶領是次旅程。 第一站抵達里斯本,稍作休息,隨即驅車前往耶穌山,路經四月二十五日大橋,已看見雄偉的耶穌像屹立在山上,守護著整個城市,團員們懷著敬畏的心,恭敬地瞻仰著耶穌,默觀著祂的神聖地位。

聽!大自然在說話

在剛過去的暑假,澳門經歷了百年一遇的強颱風天鴿肆虐,讓小城一日內變得滿目瘡痍,讓人感慨大自然無情與威力。但卻在這期間,發現居民,特別是年青人互助的行動與精神,讓大家對澳門的新一代充滿了希望。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Ⅱ

庇護十二世肯定,使用麻醉劑是正當的,即使這樣會使病人減少知覺和縮短生命,「如果沒有其他方法,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並不妨礙病人履行宗教上和倫理上的本分時」,這種情形並不是有意尋死,雖然在合理的動機下,此種作法有導致死亡的危險:但其意向只是為了有效地減輕痛苦,而使用醫學上可用的止痛藥。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

若望,我們那位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曾有三種「療法」擺在他面前:注射致命藥物、用劇烈的療法去拖延死亡、讓他平安地離世。在倫理上,第一方案是絕對不道德;第二方案是可考慮,但亦有可能不道德。允許死亡又怎麼樣?他的醫生哥哥問若望:「你想要甚麼?」他的回答:「我想我的苦楚和煎熬得解脫。」

資訊科技教育的「良心」教育

在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年青人總是「機不離手」,無論是生活百趣;還是天災人禍,眾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拍」。在這個全民導演的文化裡,每個社交平台就好像專屬的新聞台一樣,各自表述著各自的立場與見解。 同樣地,網友的留言則頓時變成「公審」,在忽略理性思考,以及對前因後果的理解下,無責任地肆意「評論」。諸如眾多的例子,都提示著我們忽視了對「被評論者」的感受。在法庭,控辯雙方處於平等的關係,每人都有發言及辯解的機會;但在網絡世界,你只得選擇「潛水」,讓網民冷靜過後再悄悄地「浮上水面」。

如何踏出重辦告解第一步

五年、十年、15年、20年(或更久)沒有辦告解,又想再次重新領受這聖事,第一步總是令人卻步的。大多教友都知道,辦告解是必須的事,但我們心中總有一部分,會讓我們仍然不願意,甚至對告解聖事感到害怕。 若隔了很多年沒有領修和聖事,除了感受到有點沒有臉子外,我們也忘記如何去辦告解。為那些猶豫、想得到天主的慈悲與憐憫,這五步曲可能有助你有效重返這項聖事。

人工受孕的代價

生命的誕生實在是很奇妙。從醫學角度上來看:正常的受孕條件,必須具備正常成熟的卵子,活躍及數量正常的精子,卵子與精子於正確的輸卵管位置內遇見及結合,形成受精卵後順利地到達已充分準備好的子宮內膜處著床,繼續分裂發育成為胎兒,如果任何一個部分出現問題,都可能會造成不孕。

速食哲學┃實體和依附體,你和你的個性

今天我們會學習兩個概念,同樣,我們會從現實生活中能觀察到的事物開始述說。其實,有兩項可觀之物(即能觀察的事物)可作為本文的開端。 第一件可觀之物:我們不難分辨一件事物和它的特點,或一個人和他的獨特之處。以你自己為例,如果你在人前要介紹自己,你或許會說,你哪年和哪裡出世,哪裡長大,你的父母是誰,你在哪裡讀書……然後你會繼續描述自己:你的年齡,國籍,膚色,才能,抱負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