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號角想啟

速食哲學┃超越特徵能教曉我們分辨輕重

我們已講論了「超越特徵」是形容存有的方式,使我們能說任何存有是一致、真、善、美。我們也談論了存有存在不同的程度。存有的程度暗示一致性、可知性、可取性和可悅性的不一。事物的存有的程度越高,它便更容易知道,和更值得知道。它也是更好,值得我們愛上。它也是更值得我們欣賞,因它能帶給我們更多喜悅。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無所不曉的嗎

異議 1:如果神真的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話,我們已失去自由意志。因為如果祂早已知道我未來會做什麼,那即意味將來的事早已為我安排,還談什麼自由決定! 異議 2:如果神真的是無所不知的話,更談不上什麼人會得救,因我們知道自己是有多軟弱,哪會有一位不希望我們得救的神呢?

宗教改革後五百年,我回到天主教會的家

二○一七年是宗教改革五百週年。上星期,我和一位新教的朋友一同觀看了一個相關的展覽,展覽內容當然提及十六世紀天主教會的腐敗,以及馬丁路德當年如何力挽狂瀾帶來改革。看畢展覽,朋友不諱言,直接問我,怎麼你仍是一名天主教徒? 這個問題,我們實在時常要準備答覆,且要以溫和、以敬畏之心答覆。

從貴陽、遵義、黄果樹朝聖回來,我們有感 Ⅱ

編按/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於上月中舉辦「貴陽、遵義、黃果樹朝聖五天高鐵團」,幾名參加者在朝聖後有感,特意來稿與教友分享是次朝聖旅程的經歷。 我願意 今次到貴州朝聖,感觸很大。以前的人用天無三日晴及地無三里平來形容貴州,所以當年的傳教士們是必須排除萬難,幾經艱辛才能到中國傳教的。

從貴陽、遵義、黄果樹朝聖回來,我們有感 Ⅰ

編按/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於上月中舉辦「貴陽、遵義、黃果樹朝聖五天高鐵團」,幾名參加者在朝聖後有感,特意來稿與教友分享是次朝聖旅程的經歷。 問我 跟隨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出行的五天團,往貴州朝聖,行程遍及貴陽、遵義、安順、花溪(黃果樹重點觀光)、青岩等。出發前都有些憂慮,怕身體不適,怕行程辛苦,怕第一次坐「高鐵」……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嗎 Ⅱ

異議 1:在現今的世界,要界定何事或何人是「善」,難度也非常高,因所有事物都是相對的和主觀的。 異議 2:神並不善,因聖經有不少記載,衪曾懲罰衪的子民。 異議 3:若神是善的,怎麼世界有這麼多罪惡。 反之,雅各伯書(1:17)有載:「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從光明之父降下來的,在他內沒有變化或轉動的陰影。」

辯解書┃我們能相信神是全能的嗎 ∣

異議 1:如果所有人都是自由的,又如果他們都有自由意志,這就是說,神並非全能的,祂也受限於人類的自由。 異議 2:如果神是全能的話,為什麼祂不確保每個人都相信祂? 異議 3:現今科學都去解釋很多屬於神是全能的現象,這意味着總有一天科學將能解釋一切,我們便不再需要相信神是全能的了。

從書法到信仰 Ⅱ

蔡老師又認為,作為一名基督徒也該與學習書法一樣,有遵守規矩,「與寫字一樣,一定要有規則地寫。這也與神父一樣,作為神職人員應該要有定位,作修道人應該有修道者的味道。我也曾對一些神父說,『你去傳道應傳你可以的,而非傳你知道的。』在《聖經》中,耶穌基督也說過,人們看見你們的行為,就會歌頌你信的在天大父!」老師指,當其他人看到神父、甚至基督徒的行為端正,才會有興趣進一步研究、入教。

從書法到信仰 Ⅰ

蔡傳興先生是澳門的本土書法文化家,人人稱他「蔡老師」。春節將至,不少人到「大瘋堂藝舍」拜訪他,邀請他揮筆寫揮春,在家掛著蔡老師的墨寶賀年。 蔡老師言談風趣幽默,同時低調謙虛。他不自稱書法大師,只是名書法老師,更笑言仍有種種事情須不斷學習,「沒有人會說自己認識很多。通常說自己懂很多的,其實不懂更多。」

速食哲學┃還有其它原因

無錯,還有一個原因。聖多瑪斯他經常談論的,稱為「模型原因」。甚麼是模型原因?模型原因是動力因在其行為中的範例。 舉一個例子吧。米高安哲羅(動力因)在構思《哀悼基督》(Pietà,亦稱《聖母憐子》)時,製作雕像就是他的目的(因),但是,當時他在腦海中已經對自己(動力因)想製造的事有特定的見解。這個在他腦海中的模型就是模型原因。

慷慨的生活方式 Ⅱ

真福教宗保祿六世說過的話猶言在耳 —— 可惜,多麼的真: 因為有多少民族挨著飢餓,多少家庭受著窮困,多少人民沉於無知,又有多少名符其實的學校、醫院、住宅急待興建,則一切公家或私人的浪費,一切國際或個別眩耀的虛耗,一切窮兵黷武的競賽,都將成為不可容忍的醜行。

慷慨的生活方式 Ⅰ

在道德這範疇中,最優秀的要算德行,品德高的人,行為傑出和有原則、有良好的工作模式,「在生活觀上彰顯出極富特質的個性,幫助確定我們日後的身分和怎去看世界」。德行是通往這生快樂的方向、來世永恆幸福的路徑,最終走向天主和天國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