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號角想啟

聽!大自然在說話

在剛過去的暑假,澳門經歷了百年一遇的強颱風天鴿肆虐,讓小城一日內變得滿目瘡痍,讓人感慨大自然無情與威力。但卻在這期間,發現居民,特別是年青人互助的行動與精神,讓大家對澳門的新一代充滿了希望。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Ⅱ

庇護十二世肯定,使用麻醉劑是正當的,即使這樣會使病人減少知覺和縮短生命,「如果沒有其他方法,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並不妨礙病人履行宗教上和倫理上的本分時」,這種情形並不是有意尋死,雖然在合理的動機下,此種作法有導致死亡的危險:但其意向只是為了有效地減輕痛苦,而使用醫學上可用的止痛藥。

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 ∣

若望,我們那位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曾有三種「療法」擺在他面前:注射致命藥物、用劇烈的療法去拖延死亡、讓他平安地離世。在倫理上,第一方案是絕對不道德;第二方案是可考慮,但亦有可能不道德。允許死亡又怎麼樣?他的醫生哥哥問若望:「你想要甚麼?」他的回答:「我想我的苦楚和煎熬得解脫。」

資訊科技教育的「良心」教育

在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年青人總是「機不離手」,無論是生活百趣;還是天災人禍,眾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拍」。在這個全民導演的文化裡,每個社交平台就好像專屬的新聞台一樣,各自表述著各自的立場與見解。 同樣地,網友的留言則頓時變成「公審」,在忽略理性思考,以及對前因後果的理解下,無責任地肆意「評論」。諸如眾多的例子,都提示著我們忽視了對「被評論者」的感受。在法庭,控辯雙方處於平等的關係,每人都有發言及辯解的機會;但在網絡世界,你只得選擇「潛水」,讓網民冷靜過後再悄悄地「浮上水面」。

如何踏出重辦告解第一步

五年、十年、15年、20年(或更久)沒有辦告解,又想再次重新領受這聖事,第一步總是令人卻步的。大多教友都知道,辦告解是必須的事,但我們心中總有一部分,會讓我們仍然不願意,甚至對告解聖事感到害怕。 若隔了很多年沒有領修和聖事,除了感受到有點沒有臉子外,我們也忘記如何去辦告解。為那些猶豫、想得到天主的慈悲與憐憫,這五步曲可能有助你有效重返這項聖事。

人工受孕的代價

生命的誕生實在是很奇妙。從醫學角度上來看:正常的受孕條件,必須具備正常成熟的卵子,活躍及數量正常的精子,卵子與精子於正確的輸卵管位置內遇見及結合,形成受精卵後順利地到達已充分準備好的子宮內膜處著床,繼續分裂發育成為胎兒,如果任何一個部分出現問題,都可能會造成不孕。

速食哲學┃實體和依附體,你和你的個性

今天我們會學習兩個概念,同樣,我們會從現實生活中能觀察到的事物開始述說。其實,有兩項可觀之物(即能觀察的事物)可作為本文的開端。 第一件可觀之物:我們不難分辨一件事物和它的特點,或一個人和他的獨特之處。以你自己為例,如果你在人前要介紹自己,你或許會說,你哪年和哪裡出世,哪裡長大,你的父母是誰,你在哪裡讀書……然後你會繼續描述自己:你的年齡,國籍,膚色,才能,抱負等等。

人的生命需要得到尊重

自古以來,無論任何國家和宗教生育都是夫婦愛到濃時的禮物,也視這禮物是上天的祝福。時至當今經濟和科學發達的年代,人們卻因夫婦不孕不育問題而尋求以「人工受孕」的科技介入,此舉將生命本有珍貴的尊嚴被貶抑至實驗室的「產物」,這方向正確嗎?是父母對子女關愛的初衷嗎? 天主祝福的婚姻,生兒育女擁有下一代,本就是夫婦的責任。為甚麼?

速食哲學┃死亡與質變何干

上一次我們談及兩種變化:依附體/性的變化和質變。 我們知道,在依附體/性的變化中,有部分會遺留下來(實體),另一部分會到來或離開(依附體,或稱為依附體形式 – accidental form)。當芒果(實體)轉熟時,它的顏色(依附體)由綠轉為黃,味道(另一個依附體)由酸轉為甜。實體依舊是同一個芒果,但依附體卻是改變的。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Ⅲ

醫生和醫護人員們,應本着專業和信德的精神,在適當的時候,去幫助病危和垂死的人去接受死亡。為了能夠負責任地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接受死亡的現實,不要歸咎於醫學上的失敗(除非出於嚴重疏忽),而應接受這便是人在世上生命的自然終結。 對基督信徒而言,死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困難的現實,卻不是最終的現實

速食哲學┃質變,變了甚麼

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開始探索世界,在眾多發現中,最先知悉的是,事物一方面會變,但另一方面卻不會變。 為了道出因由,兩名哲學家決意對世界進行解釋,但從根本上看,他們的解釋是完全對立的。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認為,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持久的(所謂「持久」在世上並不存在)。這世界,甚麼都在變,所有東西都處於「轉成(becoming)」的狀態,沒有狀態為「存在(being)」的。

痛苦與死亡的意思 Ⅱ

同情垂死的人 如果同意兄弟若望安樂死,那是假慈悲,因安樂死是殺戮,所以應給予瀕死的人真正的慈悲,是鄰人之愛、是眾鄰人,特別是貧苦的和患病的鄰人……耶穌自己已給我們好榜樣。 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便是最佳典範,他們跟隨基督的模式,去看護和關懷。我們應盡量陪伴家中或社群裏受痛苦的人,好幫助他們忍受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