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號角報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Ⅱ

最後,如電影中所見,他被帶到尋覓已久的前神師費雷拉神父,並證實所有的謠言都是真實:這位基督信仰的前大師、耶穌會的英雄,已公開背教,更有一名妻子,並在國家的保護下、以所謂的哲學家來過活。這位已背教的費雷拉神父利用各種理由,嘗試說服他的前學生放棄在日本福傳,更稱日本是一個基督宗教種子不能紥根的「沼澤」。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

我一直都是導演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電影的忠實「粉絲」:《的士司機》、《狂牛》、《盜亦有道》、《飛行家》等等,都是過去40年最關鍵的電影。史高西斯2007年的電影《無間道風雲》亦是我在YouTube頻道上首套作主題的影評。 同時,他也在作品中加入天主教的元素,但緩和的同時亦帶有爭議。(編按:史高西斯於天主教家庭中成長,他有過5段婚姻,曾公開承認是個失敗的公教徒。)

「彌撒中的聖道禮」與讀經員的培育 Ⅲ

編按:教區禮儀委員會於1月舉行兩次的讀經員培育講座,邀請到陳繼容博士主講。經過兩星期的刊登,相信讀者明暸聖道禮於彌撒的重要性,從而知道讀經員也應接受培育。現刊登陳博士於講座中的最後兩點與結論,並謹此向陳博士致謝,感謝她將寶貴的內容輯錄成文,讓更多人能得以認識。

速食哲學┃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

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好問題。 先來簡短的回顧。我們探討過,理智的運作有三步驟:領悟、判斷和推理。第一個步驟(領悟)包括三個小步驟:理智從影像或心象(phantasm or image)抽取本質,形成概念,然後理智透過影像返回有形的事物。這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稱為「歸向心象」。

伊拉克的基督徒剩下甚麼 Ⅱ

「15年前,伊拉克有近150萬名基督徒,今只有30萬,而且三分之二的人在庫爾德斯坦居住」,埃爾比勒的巴沙爾·沃達主教確認。伊斯蘭國是最後的打擊,但大批人已在之前離開。不少家庭首先逃到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然後他們在西方國家尋找新的生活,特別表示歡迎他們(難民)的澳洲。肯定比川普的美國更歡迎。

伊拉克的基督徒剩下甚麼 Ⅰ

在伊拉克伯拿也一所聖堂的正門入口,豎立了一個遭斬首的聖母像。兩年半前,曾留守該聖堂的伊斯蘭教國聖戰士,將聖像留在破爛的門前,彷如要給人一個警告。在聖堂內,以阿拉伯文撰寫的可蘭經遍佈牆壁,當中有些是以德文寫上:「十字架的吝嗇奴隸,我們將會把你們全殺光。這是伊斯蘭的土地,這裡沒有你們的地方。」

偉人的召叫(30)──他們要看見天主

剛過去的一年間,這故事在網絡引起很大迴響。 一位小女孩剛買了iPad。爸爸看見後,問她說:「買了以後,妳做了什麼?」 她回答說:「我為屏幕貼上保護膜,和為iPad買了保護套。」 「有人強迫你這樣做嗎?」 「沒有。」 「妳不覺得這樣做是對生產商一種侮辱嗎?」

訪聖地覓主蹤 Ⅹ

復活了的耶穌被提升天 瑪爾谷福音記載了一週的第一天,大清早,瑪利亞瑪達肋納、雅各伯的母親瑪利亞和撒羅默來到墳墓那裡,天使告訴她們耶穌已復活了,她們趕快跑去報告耶穌的門徒。「他受難以後,用了許多憑據,向他們顯明自己還活著,四十天之久發現給他們,講論天主國的事」(宗1:3)。 其中一次,在他們中有兩個人往厄瑪烏去,他們在路上正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時,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並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

速食哲學┃你覺得我有腦袋嗎

你覺得我有腦袋嗎? 這是很奇怪的問題吧。今天,我將會問幾條很奇怪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圍繞著一條大問題:我們其實是如何認識我們所知道的東西? 這條問題為何如此重要?因為我們天生是擁有求知慾的動物。我們接收資訊時,我們自然想尋找這資訊的來源,知悉後才選擇接納它。今天,我們會探討認識事物的三種方式,我們會問三類問題。 

偉人的召叫(27)──沒有發生的對話

「瑪利亞,起身!」 「吓?什麼事?你知道現在幾點鐘嗎?」 「我知道,但我們要離開這裡。」 「你說什麼?」 「我們需要離開這裡。黑落德要殺害我們的孩兒!」 「你究竟在哪裡得知這消息?」 「是天使告知我的。」 「什麼時候?」 「夢中。」 「唉,若瑟,你不能盡信夢境。再者,如果真的這麼重要,天使也會告知我的!現在,睡覺吧。我們明天再商議。」

偉人的召叫(26)──喜樂是一種選擇

德蘭修女在世時,不少人想了解她工作的人探訪她,意圖發掘她「成功」的秘訣。 有一次,她接待一群來自美國的教授們。她帶他們參觀照料垂死者的家。參觀到尾聲時,有人問德蘭修女:「修女,你能給予我們一些意見嗎?」 她回覆說:「可以。對人微笑。」

偉人的召叫(25)──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事發於2005年,教宗本篤十六世就任教宗第一年,某個星期三位於岡道爾夫堡(教宗別墅)的公開接見活動中,那陣子教宗正準備出發到科隆的世青節,他演講時,信眾不停向他歡呼。教宗用不同的語言向他們打招呼,邀請他們參與世青節,完結後他揮手再見,轉身離開。 數秒後他回來,微笑地說:「我忘記了用意大利語呢!」信眾都歡笑。 問候了意大利人後,他又再次揮手,離開了。是次只是維持數秒。他又回來,比之前更歡躍。 「我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我忘記了給你們降福。」台下充滿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