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利瑪竇

《利瑪竇明清中文文獻資料匯釋》首發 Ⅱ

二十一世紀以來,利瑪竇研究更受國際漢學家熱捧,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力度進一步加大,中國學術研究進一步與國際學術接軌,國內對於利瑪竇研究的熱情也越來越高。 繼二○○四年黃時鑒先生利瑪竇研究的專書《利瑪竇世界地圖研究》出版後,近三四年間,翻譯出版的利瑪竇傳記作品就達三種之多:義大利學者菲利浦·米尼尼的《利瑪竇——鳳凰閣》、義大利華裔學者宋黎明的《神父的新裝:利瑪竇在中國(1582-1610)》和美籍華裔學者夏伯嘉的《利瑪竇:紫禁城裡的耶穌會士》。

《利瑪竇明清中文文獻資料匯釋》首發 Ⅰ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利瑪竇明清中文文獻資料匯釋》於上月七日在上海圖書館徐家匯藏書樓首發,來自復旦大學、同濟大學、上海師範大學、上海大學、南京大學等的數十位專家學者與會並進行學術交流。 利瑪竇(1552年10月6日-1610年5月11日),號西泰,又號清泰、西江。義大利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學者。明朝萬曆年間來到中國傳教。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二)

無心出仕的徐氏子孫 徐光啟雖然最終位居高位,但他的科舉道路並不平坦。從萬曆十年(1582年)到萬曆十九年(1591年)的九年間,他曾三次鄉試未第。而在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得中舉人之後,又隔了七年才考取進士。所以徐光啟曾自嘲“爬了一輩子科舉的爛路”。 很可能受到徐光啟對入仕態度的影響,徐氏子孫們大多淡泊名利,不重科舉,也無心出仕。

澳大教授尋回葡傳教士珍貴手稿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歷史系薩安東教授尋回著名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熊三拔神父(1575-1620年)珍貴的手稿文獻,為西方科學在明朝的傳播歷史帶來新的認識。相關歷史研究於德國圖賓根大學漢學系舉辦的研究會上發表。 熊三拔神父是明朝傳教士、科學家,也是利瑪竇神父的繼任人之一。此手稿不僅引用及提及多部由葡萄牙知名耶穌會傳教士所著的科學巨著(如陸若漢有關地理的著作、陽瑪諾介紹伽利略研究成果的著作《天問略》)外,還記載了熊三拔神父在1612年於北京出版的《泰西水法》。該書系統地探討與水文學、水科技以及水資源管……

從郎世寧看東西文化交流

一、 耶穌會士來華 利瑪竇(左)與徐光啟像 摘自阿塔納斯.珂雪著《中國圖說》法文譯本 1670年阿姆斯特丹刊行,拉丁文原本1667年阿姆斯特丹刊行 圖片由維拉諾瓦大學圖書館數碼化 耶穌會士於1582年取道澳門進入中國,以將天主教帶到中華大地為己任。在利瑪竇帶領下(利瑪竇後來成為第一位為中國宮廷接納的耶穌會士),耶穌會士努力融入中華文化之中以便和本地人溝通。他們學習中文,研究中國哲學、宗教、技術等等;而為了博取中國人青睞,他們放棄教士裝束,披上儒服,並按中國習俗留鬚束髮。隨後,耶穌會士逐漸調整策略……

神州朝聖之旅──官枝順修士(三)

遊畢長江大橋後,我們轉往南京最後一處旅遊景點,位於南京市東郊,鍾山南坡的中山陵,是國父的陵墓,建於1926~ 1929年間,佔地一百卅多公頃。陵區建築總體輪廓似一口巨大的「自由鐘」,主要建築有牌坊、墓道、石門、碑亭和墓室。 周圍林木蔥鬱,景色秀麗,環境清幽,猶如世外桃源;不過,現在的中山陵,已成為遊客的觀光景點,因此,白天的人潮不斷。大多數的國人,都是滿懷肅穆和崇敬之情,來向這位出生於1866年11月12日,歷經十次起義,終於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締造中華民國;並首創三民主義、五權憲法,19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