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本月壽星

開啟青年生命力的嚴任吉神父

二○○六年,一群就讀織品設計系的大學新生,在學期末時被要求:每人都要縫製一件衣裳,衣服會被送到遠在印度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讓臨終病患可以穿得漂漂亮亮、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旅程。這個想法來自於輔仁大學十六位帶領「服務與學習」課程的老師,在暑假期間深入印度德蕾莎修女創辦的垂死之家,做了一週志工後結下的美麗因緣。 輔仁大學耶穌會代表嚴任吉神父,是推動這項海外志工服務計畫的靈魂人物。志工們從餵食、替垂死病人清洗衣衫和排泄物的付出中,學習到柔軟和慈悲,繼而奇妙的找到了生命的力量。     ……

天地有情──楊國輝神父

人問我:「你快要當神父了,心情如何?」我答說:「這是我第二次結婚,心情沒有特別緊張!」第二次結婚?是的,我十七年前曾經結婚,太太婚後兩年多逝世,這次領受司鐸職務,自己以「基督愛了教會」的心情來形容,既然基督愛教會如愛新娘一般,自己也以新郎來形容自己吧!

對原罪的一些理解

原罪的奧秘不容易明白,可能也會對國人產生困難。但下面的論述幫助了我去理解。也希望對大家有些幫助。 一些基督徒的信仰預設 天主是創造主,天主是愛。所有創造是好的。創造的人有自由。 但罪是一個事實,不論人們如何解釋。從每天的報紙電視可看到罪及罪的後果:痛苦和死亡。 「原罪」的內涵是啟示之一,是基督徒對罪的理解。 原罪的事實早就有,不是因了聖奧斯定起的「原罪」此名稱,才使原罪出現。 愛的天主道成肉身, 給人啟示救恩的真理。聖經和聖傳是把啟示傳遞下去的兩種方式。 教會被基督設立是爲了延續天主救人的工程,……

寫給台北聖家堂的教友

我2010年11月25日來到台灣,12 月 21 日回上海。 我來台灣是為看病和做避靜。在台灣的時期,我多半住在台北聖家堂的神父宿舍。 台北聖家堂平日有三台彌撒,主日有七台,我每天參與這堂裡舉行的彌撒。除了幾位我認識的修女外,我沒有和其他參與彌撒的教友攀談過。雖然如此,我對台北的聖家堂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我覺得它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堂口。

只願生生世世──沈鶴璉神父

我出生在上海市一個老教友的家庭,近聖伯多祿堂。伯多祿堂是一個耶穌會的堂區。本堂神父是法國人,還有其他幾位法國神父,以及中國神父如:王仁生神父、蔡忠賢神父、錢彌格神父等都十分有聖德,有學問。他們待人和氣,同我們年輕人合得來;指導我們輔祭,教我們背拉丁經文,唱聖歌,節日演話劇等,十分吸引我。用現代的話來說,他們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不是電影明星,足球明星,而是明星神父。

父親與我的聖召──周守仁神父專訪

編按:香港聖瑪加利大堂(St. Margaret Mary’s Church)編輯群曾在過去兩期分別帶大家到訪過「修院」-聖召陶成的道場和「堂區」-神父體會天國的團體。這次,編輯群將與大家一起到「家庭」和「學校」,體驗兩者與培育「聖召」的密切關係。在家庭和學校當中,我們且看「父親」-家父、神父、和天父為子女所獻出美善的一切,透過天人合一的奧蹟,成全子女邁向「聖召」之路。

碰過釘子,但也碰到好人的陳宗舜神父

「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的墨朗神父,是受培育修士的代表。他在幾年前,整理了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剛好我手裡有。以這個為基礎,我想講從前培養一位耶穌會士的過程。現在和過去比,在精神面是一樣的,可是過程不太一樣。比如:現在我們的修士年紀比較大,面對這個事實,培養的過程須改變些。 這份文件,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培養的目的,第二是培養的方式,第三是培養的不同階段。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我的靈魂讚頌吾主──陸達誠神父

今年(二○○二)一月上旬某夜臨睡前,收到一通電話,對方確定我是陸達誠神父後,告訴我她是吉林聖家會齊麗芳修女。哇塞,好遙遠的東北來的電話。由於我生長在江南,從未涉足東北,因此這幅廣大的塞北土地為我顯得非常神秘。美東和西歐雖然更遠,但我住過、生活過,打起電話來不覺遙遠。東北雖較近,但它對我來說,太陌生了。因此,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洗耳恭聽修女要講什麼。

尖石泰雅族人的心靈導師──南耀寧神父

竹東地區一群教會朋友,5年來默默為尖石、五峰兩個山地鄉及竹東地區貧困國中學生義務補習;法籍神父南耀寧每星期從山區下山指導,然後再開車載孩子返回山區部落,溫馨接送加上勤管嚴教,原住民小朋友的英文進步神速。 南耀寧神父是法國人,英文口音卻有濃厚愛爾蘭腔。他在竹東鎮的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所辦的補習班指導學生英文,從一開始17名小朋友,到目前50幾名學生,大部分都是原住民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