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歷史尋索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二)

無心出仕的徐氏子孫 徐光啟雖然最終位居高位,但他的科舉道路並不平坦。從萬曆十年(1582年)到萬曆十九年(1591年)的九年間,他曾三次鄉試未第。而在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得中舉人之後,又隔了七年才考取進士。所以徐光啟曾自嘲“爬了一輩子科舉的爛路”。 很可能受到徐光啟對入仕態度的影響,徐氏子孫們大多淡泊名利,不重科舉,也無心出仕。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一)

上海的徐家匯,寬泛而言,北至廣元路,東至宛平路,南至南丹路或斜土路,是今日繁華的商業中心。但是在晚明時期,這裡不過是上海縣郊區的一個普通村落,並不起眼。直至文淵閣大學士徐光啟于此建農莊別業,逝世後又安葬於此,其後輩為其築廬守墓,這裡才逐漸為世人所知。 此後,徐氏家族有一支在此代代繁衍,形成村落,名為“徐家厙”。又因此處為法華涇、肇嘉浜和漕河涇三水相匯之地,船運交通便利,而徐家一部分族群在這裡集聚,周邊多為徐家土地,所以此處又被鄉里稱作“徐家匯”。

澳大教授尋回葡傳教士珍貴手稿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歷史系薩安東教授尋回著名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熊三拔神父(1575-1620年)珍貴的手稿文獻,為西方科學在明朝的傳播歷史帶來新的認識。相關歷史研究於德國圖賓根大學漢學系舉辦的研究會上發表。 熊三拔神父是明朝傳教士、科學家,也是利瑪竇神父的繼任人之一。此手稿不僅引用及提及多部由葡萄牙知名耶穌會傳教士所著的科學巨著(如陸若漢有關地理的著作、陽瑪諾介紹伽利略研究成果的著作《天問略》)外,還記載了熊三拔神父在1612年於北京出版的《泰西水法》。該書系統地探討與水文學、水科技以及水資源管……

從郎世寧看東西文化交流

一、 耶穌會士來華 利瑪竇(左)與徐光啟像 摘自阿塔納斯.珂雪著《中國圖說》法文譯本 1670年阿姆斯特丹刊行,拉丁文原本1667年阿姆斯特丹刊行 圖片由維拉諾瓦大學圖書館數碼化 耶穌會士於1582年取道澳門進入中國,以將天主教帶到中華大地為己任。在利瑪竇帶領下(利瑪竇後來成為第一位為中國宮廷接納的耶穌會士),耶穌會士努力融入中華文化之中以便和本地人溝通。他們學習中文,研究中國哲學、宗教、技術等等;而為了博取中國人青睞,他們放棄教士裝束,披上儒服,並按中國習俗留鬚束髮。隨後,耶穌會士逐漸調整策略……

耕莘歲月長(三)

他戲稱自己「半瞎半聾」,常說:「我看不清你們的臉,卻看清你們的靈魂。」他的辦公室門庭若市,永遠有學生找他。擔任過他祕書的喻麗清形容得最貼切:「他有一杯水,必先問遍身邊所有的人,真的沒有人口渴,他才肯喝。他有一塊餅,必先知道旁人不想吃了,他才肯吃。」 神父白天的工作做不完,只好挪到晚上做。有幾次我在圖書館待到很晚,離去時經過二樓辦公室,其他神父都熄燈離開了,只有他還在一盞燈下工作,因為弱視,鼻尖都快觸碰到鍵盤了。叮叮咚咚的敲打鍵盤聲,在無人的長廊迴旋,特別寂寞。

耕莘歲月長(二)

剛從美國回來的王文興老師找來〈誰〉劇的英文劇本,在寫作班上教授。劇本讀起來辛苦,劇中人物神經敏感,喜怒無常,加上喋喋不休,排山倒海而來的英文對白,把讀者壓得透不過氣來。

耕莘歲月長(一)

1960年代的台北是個簡約的城市,文化活動不多,那時沒有華山藝文特區,沒有松菸文創,沒有廿四小時不打烊的誠品書店,更沒有辦大型藝文表演的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當時辦活動多集中在城中的中山堂、城東的國際學舍。

重拾香港歷史─耶穌會芬神父考古事蹟

區美蓮整理 香港博物館早前在專題展覽館中展出「香港文物縱覽」,其中考古一部分所展出的文物,正是愛爾蘭耶穌會神父芬戴禮(DanieJ.Finn)在南丫島發掘的成果。原來這位神父是香港早期考古工作的重要人物之一。 香港開埠以前,一直被西方視為荒蕪之地(abarrenrock),卻原來早在新石器時代中晚期,便有人類居住在這裡近海的一帶。這些發現全賴一班熱心的業餘考古人員,其中芬神父在南丫島的大灣,更展開了香港歷來首個搶救出土文物的工作,這熱誠亦感染了其他人士,在泥土與碎礫中重塑香港的歷史。 早於一九二……

【歷史尋索】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六)

沙勿略的教誨 四世紀前,沙勿略寫下了他的肺腑之言。如果每一位神父都聽從他字字珠璣的教導,則傳教工作肯定會得每限的成果,否則其本人生活將會是一無是處。 以下是聖人於1548年及1549年給殷里奇神父及巴爾塞神父的書信:「你們應該要盡可能爭取信眾們的愛戴;倘若他們愛戴你們多於害怕你們,則你們對他們有著更大的影響力。如果一個學童因功課問題要受罰,可以的話,假裝不知道總比處罰好,因為就算真的做得對,也很容易讓小孩子對你們產生恨意的。當他們開始不再愛你們的時候,他們就會走向歧途。你們要注意不要在葡萄牙神父……

【歷史尋索】利瑪竇墨寶 助傳教士學漢語

天主教16世紀東傳,耶穌會創始人之一的聖方濟各沙勿略,在葡萄牙王約翰三世的請求下前來東方傳教,沙勿略傳教到印度、麻六甲和日本等地,可惜尚未踏上中國本土,1552年病逝廣東外海的上川島,沙勿略的遺願直到1582年羅明堅和利瑪竇終於成功抵達廣東肇慶,天主教慢慢進入中國。 聖方濟各沙勿略的聖髑和聖髑箱是這次展品之一,聖髑箱是縮小比例的聖方濟各遺骸棺材,銀製打造,裡面有一個可以上鎖的展示盒存放聖髑,相當華麗。而利瑪竇則是天主教東傳的重要奠基者,故宮院藏善本古籍中就有他的著作,這次展出被收錄在《程氏墨苑》……

【歷史尋索】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五)

革除會士籍 安多尼高美士是一虔誠熱心的神父,很受人愛戴,並得到當時果亞總督及官員的尊重。可惜,他犯了很嚴重的過錯,傷透了沙勿略的心,令聖人不得不把他驅逐出耶穌會。 他當時身為聖保祿學院院長,在未得到沙勿略的同意之下,悍然勒令所有本地學生退學。讓我們聽聽范禮安神父對這事的說法:「在果亞,沙勿略下令重收本地生,按照當日成立學院的初衷,培養人才。因此,從高美士神父和卡默連神父之間的糾紛中,聖人給了多次的譴責及痛斥。但由於高美士的一意孤行,自恃自己的高民望及才智,竟毫無悔意,聖人只好把他派往葡屬印度的另……

【歷史尋索】聖方濟各沙勿略在東方(四)

謙遜比才華更重要 1549年6月22日,沙勿略寫了以下的一封信: 「安多尼高美士啟:你應該要以仁慈、友情和愛心去對待方濟各會及道明會的各位修士,因為對他們來說,你應是一位很熱心的長者。 我希望你永記一件事,就是要謙恭待人;你亦應要不時地去探望他們,讓他們知道你是愛護他們的;同時讓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知道愛德是在你們中間。 我亦勸告你們應以愛的態度去對待所有人,如果你們之間真的有愛及謙遜,這是很容易實行的。作為領導的人應愛護各位兄弟,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去命令他人。」 如果安多尼高美士神父當日有聽從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