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禮儀教義

我們如何慶祝「逾越節三日慶典」 Ⅲ

復活節夜間慶典 聖週六,教會靜默的守候在基督的墓穴旁祈禱,默想基督的苦難和死亡,直到舉行「復活節夜間慶典」,這個禮儀年中最高峰的慶典。 「復活節夜間慶典」是一個光和水的慶節,因為基督的死亡、復活,為我們帶來了生命之光,讓我們與祂一起出死入生;而水,是進入祂的國度的記號。今晚,我們和所有的新教友一起慶祝重生。所以,今晚慶典的高峰和本質,就是舉行「入門聖事」。

聖週中默想痛苦,痛苦中尋主之旨意 Ⅰ

逾越節三日慶典乃整個禮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同時在提醒著我們,基督的復活是我們信仰的核心。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的信仰便是死的、便變得沒有意義。然而,當我們提到復活節的喜訊前,我們不得不談到基督的苦難與死亡。 耶穌基督的苦難,就是祂對我們人類的愛。基於這份愛,他選擇了痛苦、受難及死亡。聖週肯定是一個好時期,讓我們花點時間思考痛苦為我們基督徒的意思。要如何默想?

我們如何慶祝「逾越節三日慶典」 Ⅱ

救主受難紀念 這一天,教會以齋戒、讀經、祈禱,來紀念並參與救主基督的苦難、聖死;但不是在哀悼基督的死亡,而是慶祝基督在十字架上的逾越。藉著這個紀念,十字架上的救恩重新臨現在我們身上。 逾越節沒有感恩禮,舉行的是「紀念救主苦難儀式」。最恰當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左右,因為是第九時辰。但若考慮上班族的需要,也可以改在晚上舉行。逾越節的禮儀包括三大部分:聖道禮、朝拜十字聖架禮、領聖體禮。

我們如何慶祝「逾越節三日慶典」 Ⅰ

如果有人問:「在天主教會的禮儀年中,最重要的慶節是什麼?」您會怎麼回答呢?恐怕大多數的答案都是「聖誕節」吧!因為在聖誕節的子夜彌撒中,聖堂常常大爆滿,不僅平時很少露臉的弟兄姐妹出現了,還有許多教外朋友好奇的來到聖堂,希望享受一下教會的聖誕氣氛。再加上普世歡慶的喜氣與溫馨,我們很難不認為「聖誕節」就是教會中最值得慶祝的一天。

聖經,永遠被抄襲,從未被超越 Ⅱ

但即使擁有這樣高貴而神聖稟賦的人類先祖亞當,卻選擇違背天主在伊甸園中和他立下的約,犯了原罪,從而代表全人類處在背約的詛咒和地獄的威脅之下。人之為天主的形象開始破碎。 所以,《聖經》的主題毫無疑問就是——救贖,也就是處在罪惡和死亡中的人如何才能脫離罪和死,恢復與天主破裂了的關係。

聖經,永遠被抄襲,從未被超越 Ⅰ

2005-2008年,英國大不列顛圖書館在德國萊比錫大學幫助下,歷時三年,耗資六十五萬英鎊將距今一千七百年的“無價之寶”《聖經》西乃抄本掃描上網。 這本《聖經》抄本是160多年前由德國《聖經》學者康斯坦丁.蒂斯琴多夫在埃及發現的,整部《聖經》的手抄本共計一千四百六十頁。2010年底,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也和穀歌合作,陸續將抄於2000多年前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的《死海古卷》抄本上網。

聖像與聖物的意義何在 Ⅰ

天主教堂內的聖像和繪畫 當人們走進天主教堂時,馬上會被其美麗莊嚴的耶穌十架、聖母與聖人像,有關聖經故事的雕刻、繪圖和彩窗,和其他種種宗教裝飾,如聖體龕和燭臺所吸引。一般的布置是在祭台後正中央有大十架,兩側有聖母和聖人的雕塑或畫像。一些教堂則有色彩鮮明,具有聖經故事圖案的玻璃窗。這些「物質標記」在天主教信仰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春節與四旬期的和諧 II

與中國的過年傳說相比,那經受考驗,期待救贖的以色列人,不正像受到怪獸的危害,並渴望平安和幸福的人們嗎?而耶穌就像那位智者,三次擊退了怪獸–惡魔,把平安和幸福帶給了人們,使他們可以過上"恩慈之年"。正如中國人在過年時要祭祖,耶穌在曠野裡也"祭"過祖:作為第二亞當,耶穌同樣經受了第一亞當所經受過的誘惑,但他勝利了;作為法律和先知的成全者,他也在曠野裡度過四十晝夜,就像梅瑟曾為領受天主的法律在西乃山上等了四十晝夜(出24:18),厄裡亞為與天主相遇亦走了四十晝夜(列上19:8)那樣,但耶穌……

傅油聖事不是判人死刑

雖然明知死亡是人人不可避免的,但人們對死亡的心態總會不同程度地產生恐懼和害怕。所以,帶著這樣的心態,人們在談話中都要習慣於對有關的人忌談死字,忌提與死接近的事,忌說他臉色有問題等不吉利的話。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人們就勢必會對傅油聖事產生錯誤的想法,認為傅油聖事是在判我死刑,意謂 “你叫我領受傅油聖事,就是說我快要死了。”

八種方式默想基督苦難,助你準備辦妥告解

四旬期是一個很好的時間,去好好準備辦妥告解,特別因為天主教會法典有這條「每年復活節至少辦一次告解與善領聖體」的明文規定。 四旬期的禁食、懺悔與靜默精神,很自然地為修和聖事及聖體聖事,提供了一條正確的途徑。 由於四旬期是專注在基督苦難與死亡的時期,以準備他的復活升天,默想基督的苦難是一個非適合的方式,去省察我們所犯的罪過、喚起對罪過的痛悔之情,並決意定改,至少滿全這兩項(辦妥告解及善領聖體)的規定。

記一次深夜的傅油

我第一次和神父出去為教友送傅油聖事是在一天夜裡,這份美好的經驗值得紀念,也值得和更多的人分享。 那天晚上,我睡覺早了點,九點多,迷迷濛濛中電話響了:“修士,拿著我的傅油包,到大門口,和我一起去另一個縣城給一位教友終傅。”我問是何種情況,神父也不清楚,因為那個堂區的神父不在,修女把電話打到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