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禮儀教義

曠野之旅 ∣

聖經中常常提及“曠野”一詞,按字面意義可解釋為空曠的原野,或無人居住之地,但也指荒漠野地,即寸草不生之地。在這種環境中,人的生活會遇到挑戰,包括野獸出沒、水資源的匱乏以及食物的短缺等等。所以在曠野中生活,本就意味著困難會像水流一般源源不斷地湧來。

中國教會禮儀音樂發展的必須與方向

宗座文化委員會與宗座教育部三月初在梵蒂岡召開了國際聖樂會議,主題為「音樂與教會:《論聖禮中的音樂》訓令頒布五十年來的禮儀與文化」。教宗方濟各期間接見了出席會議的成員,強調聖樂的使命是讓信徒感悟天主的美善,因此絕不可陷於平庸和膚淺。 回望中國教會,我們必須發展自己的華語禮儀音樂,這是也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禮儀憲章》對地區教會所要求的,「聖樂越和禮儀密切結合,便越神聖」。

鎖好那扇虛掩的門

人如果把心門從裡面緊緊地鎖住,罪惡是進不來的。很多時候,我們犯罪,不是因為誘惑太大,強迫我們打開心門進入內室,而是由於我們的那扇門本來就是虛掩的。環境一旦適宜,那虛掩的門就會被輕易打開。人人都有虛掩的“門”,那就是我們的弱點,有些還是致命的弱點。對錢和權的渴望,對色欲的貪婪,以及現代人對網路、對手機的過度依賴等等,都有可能輕易推開我們那扇虛掩的門進入內心,讓我們跌倒犯罪。屬靈的基督徒應該敢於和罪惡說“不”,剛強地將那虛掩的門從裡面牢牢鎖住,但這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天主的恩寵。

讓我們發揮想像力

聖依納爵推薦祈禱時發揮想像力,把我們置身於《福音》的事件中來經歷和理解它。事實上,這方法可加深我們在《聖經》裡與主的相遇。 然而,《若望福音》的一個故事卻讓我的想像力受挫。其第八章三至十一節述說了一個「犯奸淫時被捉住」的婦人。一群男人逮捕了她,並把她帶到耶穌跟前,以便聽聽祂會說什麽。他們指出梅瑟的法律要求處死通姦者,而他們已作好準備,希望並甚至期待用石頭砸死她。

精神使人活,字句使人死

最近在信德報上看到名為《司祭和祭司大不相同》的文章(10.20第38期),不由得讓我想起在教會內廣為流傳的一些同類文章,《神父不是“神甫”》、《到底是“阿門”還是“阿們”》等等。其中一些由天主教人士甚至神職人員撰寫,還有一些明顯來源於新教,但是也在天主教會的網站和各類公眾號裡廣泛流傳。這些文章初看是在正本清源,細看總會發現些問題,一些問題在文章觀點本身,一些問題在於文章的偏激態度。然而態度的偏激往往來自於觀點的絕對,如下試舉幾例。

解結聖母 為我等祈

教宗方濟各常常在梵蒂岡的公眾接待大廳中接待各國元首和普世教會的神長們。在大廳的牆壁中央懸掛一幅“解結聖母”油畫,它伴隨著聖座的每次接待活動,引起普世信友和國際媒體對這幅畫的敬禮和好奇。“解結聖母”像是當今教宗最喜愛的聖母畫像,也是一幅記載教宗德國留學生活寫照的靈跡聖像。

你準備讓耶穌誕生在哪

耶穌不是已經誕生了嗎?是的,從歷史角度來說,耶穌在兩千年前已經誕生了。從地理位置上來說,耶穌誕生在以色列猶大的白冷城郊外的馬棚內。但耶穌為你來說,只是個歷史人物嗎?他今天還活著嗎?是的,凡信耶穌的都明白,耶穌復活了,他一直活著,且在我們中間。從神性上來說,耶穌不只是歷史人物,他是今在、昔在、永在的天主。

基督信仰的死亡觀 Ⅰ

死亡是什麼?現代漢語解釋,死亡就是失去生命,生命終止;不繼續生存;無法存在、不存在。死亡,自古以來始終以它獨特的神秘性引人深思。死亡的困擾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回避的問題。 面對死亡時,我們經常感到無法克服的恐懼。即使活著痛苦,也不敢走向死亡,也許瞬間的死亡比活著的痛苦要少得多,可人越接近死亡,就越貪戀生命,害怕死亡,人類無法控制貪生的心態。但是,在基督信仰看來,死亡不是生命的結束,只是生命的一種轉變;死亡不是生命的消失,而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

光榮十字架瞻禮(三)

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愛的生活 基督徒是尋獲主耶穌十字架的人。聖海倫娜尋到了被人遺忘的十字架,使我們再次和主耶穌的愛緊密相連。基督徒也要常常在聖教會內,在聖事慶祝中,在朝拜聖體中尋獲主耶穌的十字架。當我們生活迷茫,沒有活力,失去喜樂時,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回到主耶穌身邊,回到基督徒團體中,重新找到主耶穌十字架。

光榮十字架瞻禮(二)

為什麼十字架上還有苦像 面對十字架,許多人會常常問:為什麼天主教的十字架上有一個人(耶穌基督天主子),而耶穌(基督)教的十字架上卻什麼都沒有? 十字架上的主耶穌是天主愛人到底的臨顯。我們在這裡不和兄弟爭辯,只是闡述我們師承耶穌基督和宗徒們傳下來的的聖教會的信仰和禮儀。

光榮十字架瞻禮(一)

尋獲十字聖架 十字架是羅馬人釘死猶太犯人的刑具,沒有人會在意它的價值和意義。然而,當降生成人的天主子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後,刑具成了犧牲和愛的標記,整個人類也重新獲得了新的價值和意義。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主耶穌的十字架被遺忘了,被丟失了。 據說,直到西元320年9月14日,當時的國王君士坦丁的母親海倫娜才在耶路撒冷尋獲了被遺忘的曾經釘死主耶穌的十字架。

【聖事禮儀】我的三串念珠

接觸信仰伊始,念珠就在信仰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試問哪個教友沒有至少一串玫瑰經念珠呢?老教友們甚至會有好幾串不同式樣和材質的念珠吧! 我的第一串念珠是自己做的。用的材料是普通的黑膽石,從一串廢舊的念珠上拆下來的。十字架是澳門的教友送給我的,十分精緻漂亮。那一串念珠陪伴我很長的時間,白天帶在身上,夜晚放在枕邊,念經的時候持在手中。有時候,哪怕不是為了祈禱,散步或者思考的時候,也常常把念珠拿在手上觀賞一番。如果有人問起這是什麼,倒也是個給人介紹天主教的好機會。 一次搬家時,念珠照例帶在身上,幹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