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禮儀教義

守齋漫談

有一天我們幾位教友談論起守齋來,有位弟兄說:我以前守齋就是一天不吃飯,為了守齋,餓了喝點水,再不就吃點水果,靈性生命依然沒有長進。 最近幾年我改變了守齋形式,如我喜歡吸煙,太太讓我紀念耶穌,受難日全天不吸煙,做克苦,並且把節約的錢捐獻給教會福傳或者最需要的人,結果聖神幾年時間把我這個煙鬼給洗心革面了,現在已把煙戒掉。

請讓我走 Ⅱ

作為人和基督信徒,我們該維護和推廣一貫的生命倫理學:人的生命就如沒縫的衣服,從開始(反對墮胎)直至終結(反對兇殺、自殺和安樂死⋯⋯包括死刑),都應受尊敬。梵二會議訂定安樂死是現今社會的一大「邪惡」,「嚴重違反天主的法律」。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擁有生命權不只擁有出生的權利,還有權利可以繼續活存,直至他自然終結。」教宗方濟各不斷重申,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是「丟棄文化 throw away culture」的罪惡表現。

請讓我走 ∣

有醫生寫道:我的弟弟患上末期腦癌,陷入極大的痛楚,他要求我:「請讓我走吧」。看到他如此痛苦, 我真的想幫他了此一生。 親愛的讀者們,讓我和你們分享一些關於安樂死、協助自殺的心得。

聖母蒙召升天┃基督徒的信德告訴我們甚麼

八月十五日,普世教會慶祝聖母蒙召升天慶節。自第五世紀開始,慈母教會已暗示了對聖母瑪利亞靈魂與肉身一同蒙召升天的信念。第六世紀,東方教會已普遍隆重慶祝「聖母安眠」慶節。 到了1950年11月1日,教宗庇護十二世頒佈《廣賜恩寵的天主》憲章,正式確立聖母蒙召升天的信理:「無原罪的天主之母,卒世童貞瑪利亞,在完成她的塵世之旅後,靈魂肉身一起被提昇至天國的光榮裡。」

接連舉行的感恩祭顯示教會普世性

世界上有一種活動,隨著每日地球自轉,太陽起伏,廿四小時不停地輪流在各城鄉,依著時差的運作,依序地在天主教堂內出現。你知道是甚麼嗎? 這項活動就是天主教莊嚴的「感恩祭」(彌撒),每台祭典舉行的內容和方式都一樣,半世紀前都用拉丁語文,自梵二大公會議後都改用地方語文。 大家有沒有想過:天主教至今已經散佈全球,在你參加彌撒的相同時段裡,在其他地方的教堂裡,也有天主教徒一起在讚頌天主。

耶穌的人性與神性 Ⅰ

在歷史上有無數的偉大人物,當我們談論他們的時候,我們只談論他們的人性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中具有多大的能耐,對推動歷史的前進起了多大的作用。歷史沒有忘記他們,但也只能如此了,因為他們沒有神性。 當我們跟教外人談論耶穌的時候,我們也往往首先談論他的人性:他是個猶太人,兩千多年前生活於巴勒斯坦的一個名叫納匝肋的小村莊裡,是若瑟和瑪利亞的兒子,家很窮,父親若瑟靠做木工活養活一家人,瑪利亞是個普通的家庭婦女。

聖依納爵神操是甚麼

  過了五百年,依納爵神操仍廣受全世界歡迎,不論長幼天主教徒都歡迎。據說這個方式,得與天主連繫並檢視自己內在經驗,能實際幫助青年辨別聖召。 依納爵靈修中心主任──馬克羅沙特神父談到,我們進行依納爵神操,是因為我們有一個關於人生的重要問題:我的人生應有甚麼目標?所以我們必須分辨該怎樣做?辨別過程是通過祈禱,特別是藉著福音祈禱仰望基督,然後在祈禱中檢視自己內心感受。那是我的感覺或如依納爵所說,我的舉動,我的內在動向。他繼續解釋這些不是表面的感覺,而是正面、深入的感受,透過這些感覺,天主能與……

耶穌在哪裡吃最後的晚餐

聖經路加福音第22章告訴我們,當時耶穌打發他的兩個門徒伯多祿和若望說,你們去為我們預備吃逾越節晚餐的地方吧。他們就問耶穌在哪裡預備。耶穌回答,“注意,你們進城,必有一個拿水罐的人與你們相遇,你們就跟著他,到他所進的那一家,對那家的主人說,師傅問你,我同我的門徒吃逾越節晚餐的客房在哪裡。那人必指定給你們一間鋪設好了的寬大樓廳,你們就在那裡準備。”他們去了,所遇見的正如耶穌和他們所說的一樣。他們便在那裡準備了逾越節晚餐。

耶穌的人性與神性 Ⅱ

耶穌是神,所以才有可能讓童貞女瑪利亞做他的母親,而且自始至終,直到最後離世。如果不是天主的大能,這件事不可能。 他在接受若翰的洗禮後,“立時從水裡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天主聖神有如鴿子降下,來到他上面;又有聲音由天上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瑪3:16-17) 他在三年的傳教歷程中,治好了無數天生的瘸子、瞎子、聾子、癱子、血漏病人等底層的受苦人。

基督信仰的死亡觀 Ⅲ

四、死亡對基督徒的意義 對死亡的不同態度,決定著不同的人生觀。有的人面對死亡勇往直前,甚至犧牲生命也再所不惜,有些人面對死亡卻違背原則,違背信仰,貪生怕死,為何這樣呢?真正的基督徒該如何面對死亡呢?基督徒的死亡又有什麼意義呢?

基督信仰的死亡觀 Ⅱ

二、舊約的死亡觀 舊約中很少提到有關人死後世界的事情,但這並不意謂著肉體死亡生命即消失。子民對死亡的認識有一個逐漸發展的認識,下面我們可以從四個方面來看: 死亡是一種自然現象。在舊約以色列民看來,死亡首先是一種自然現象。死亡就如同生病或者身體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的老化一樣正常,在他們看來,這是一種很普通的現象,與其他宗教對死亡的看法一樣。

曠野之旅 Ⅱ

到新約階段,曠野的含義漸漸地演變成靈修團體的聚集地,如曠野中的呼號者(穀1:3)聖若翰。據很多學者推測:很有可能是他加入了一種比較嚴格的團體,遠離世俗,在曠野中生活,度有明確使命和嚴厲規則的生活,例如穀木蘭團體。 耶穌時代,在曠野隱修儼然成為當時時代的一種潮流,如耶穌也在曠野中度過一段時間(穀1:12-13;瑪4:1-11;路4:1-13)。所以曠野成了保持自身宗教傳統純潔的一種管道,而這種生活往往是出於宗教信仰的熱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