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奉獻生活

基督徒如何在崗位上榮神益人┃新教徒筆下的德蕾莎修女

說起“榮神益人”就不得不提起一個人,那就是德蕾莎修女。她雖然是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的信仰有一些不同之處,但是她的身上有著很多值得我們思考和學習的地方,這個以愛為天職的女人,她平凡而偉大著。 她出生在一個有愛的家庭中,她的母親莊達應該是對她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也是間接促使她走這條奉獻道路的人之一。

消失中的生命服侍

德蘭是一位特殊的修女。雖然所有堂區教友都叫她「修女」,並認定她為修道人,她其實不太是傳統的修女。 她屬於「獻身貞女」,這個傳統已經逐漸在中國及世界各地變得越來越罕有。「獻身貞女」乃選擇終生度獨身生活的天主教女性。她們不加入任何修會團體,並通常在地方主教的指導下工作。 由十七世紀末至今,貞女在中國教會中擔當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腳下的驚喜

天國好像是藏在地裡的寶貝;人找到了,就把它藏起來,高興地去賣掉他所有的一切,買了那塊地。-瑪竇福音13:44 生命中的寶藏是什麼?人生中最寶貴的是什麼?我年青時,這問題一方面困擾我,一方面令我十分好奇。

一箱一包一生活 Ⅱ

  學完英語的後,誰知道是天意還是什麼,竟然讓我拉著行李箱背著背包走出了國門,飛到非洲。在那裡讓我這個從中國農村長大的孩子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穿梭在黑色皮膚的人群中,面對廣袤的土地,反思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我的語言,習慣,食物等為什麼瞬間又都改變了呢? 那些曾經的好友似乎也沒有時間或沒有任何可以溝通的方式來維繫彼此之間的聯繫。只知道頭頂的太陽似乎更加熱,夜間仰望星空的月亮似乎更加明亮,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赤道上。 不過每當想念故鄉親人的生活,這個頭頂碩大的太陽還有那個夜間掛在天空的明月成……

一箱一包一生活 ∣

生活總是由一天天的日子組織起來的,因而不知何時我的生活也開始了背包的日子。我的母親總是說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背著書包上學,如今都這麼大了,仍然背著書包到處走,不知道要到何時呢? 反省自己這麼多年的生活,自己真的不知道換過多少書包了,但是如今依舊是背著書包走來走去。不過除了書包之外,現在手裡又多了一個行李箱,因為行李箱能夠分擔書包的重量,讓走起路來更加輕鬆些。

我心目中的神父

“神父”拉丁文Pater是父親的意思。神父的主要任務是獻祭、牧靈與福傳,宣講聖言。神父是從教友中揀選出來,經過十年寒窗苦學的修道生活,成為基督的門徒與傳人,服務教會,牧養人靈。 神父的職位是尊貴的,面餅和葡萄酒在他們的祈禱祝聖後變成基督的聖體聖血。神父可代替耶穌執行此權。

讓我們發揮想像力

聖依納爵推薦祈禱時發揮想像力,把我們置身於《福音》的事件中來經歷和理解它。事實上,這方法可加深我們在《聖經》裡與主的相遇。 然而,《若望福音》的一個故事卻讓我的想像力受挫。其第八章三至十一節述說了一個「犯奸淫時被捉住」的婦人。一群男人逮捕了她,並把她帶到耶穌跟前,以便聽聽祂會說什麽。他們指出梅瑟的法律要求處死通姦者,而他們已作好準備,希望並甚至期待用石頭砸死她。

走近她或改變你的一生(三)

德蕾莎是屬神的﹑為人的。每一個人,只要願意,都能從她身上看到耶穌,進而看到自己的虧欠﹑不義和苟且。 羅馬天主教認定德蕾莎修女的兩個奇跡:2008年一位巴西男子的腦瘤治癒歸於她的代禱以及她被認為治癒了一個患結核病和癌症的孟加拉女子。然而,正如仁愛傳教修女會發言人所說的:“我們認為德蕾莎修女的一生就是一個神跡,她把整個生命都獻給了窮人。”

走近她或改變你的一生(二)

孔子被國人尊為聖,顯然並非浪得虛名。“子不語怪力亂神(《論語•述而》)”,是指孔子不拜被造的“偶像”,對於造物主——天,孔子卻是非常虔誠的信者和行者。可惜的是,老百姓不懂孔子,統治者利用孔子,後人中幾乎沒有人真正懂孔子。 中國上下五千年,“英雄”多了去了,其實孔子才是大英雄! 回過頭來說德蕾莎,為什麼我說她是一位真正的大英雄呢?讓我先來簡介一下她的生平。

走近她或改變你的一生(一)

2016年9月4日G20峰會在中國杭州開幕,令全球關注。這一天,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同樣令全球關注:那就是德蕾莎修女被教廷封聖。 德蕾莎修女生前被譽為“貧民窟的聖徒”、“窮人的聖女”,她被“封聖”,可謂名至實歸。 德蕾莎修女帶給我生命極大的感召力量,借此機會,請允許我談談我對德蕾莎修女的一些感動和感受。

德蕾莎修女的家庭生活

德蕾莎修女將於9月4日被冊封為聖人,全世界都在喜悅盼望她的封聖典禮。德蕾莎修女的形象超越了一切信仰和文化,象徵著對受苦者的施恩和服務。在此刻有一個人心情與眾不同,她就是德蕾莎修女唯一的侄女阿吉.博亞吉烏。

有關朝聖的遐想

因著慈悲禧年的勸諭,外出朝聖的團體明顯多於往年。除了去各教區開啟聖門的聖堂聖地之外,也有不少團隊遠赴歐洲或耶穌生活過的以色列等地朝聖。足以說明廣大教友積極回應教會號召,以實際行動更新自己,強化信仰和教會秉承的來自天父的慈悲面容與慈悲精神。 毋庸置疑,朝聖者在通過對聖堂聖地身臨其境、耳聞目睹、零距離的接觸之後,自然會激發更進一步熱愛天主、改變自己、效法基督、切望參與救贖工程的熾烈心願與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