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8559422112821073已從徐匯中學校長退休下來,目前擔任學生輔導工作的夏金波神父,直說蒲神父是當年徐匯復校的第一功臣,夏神父特別提起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情:1963年九月,徐匯中學歷盡千辛萬苦籌備終於要開學了,不料碰上颱風,連日下大雨,低漥的蘆洲淹了將近一層樓高,徐匯校園全都泡在水裡面。

蒲神父一聽說學校淹大水,立即打電話來了解災情嚴重程度,等大水一退,他又馬上騎著腳踏車從台北市趕到偏僻的蘆洲,親自前來關心災後搶救事宜,以免耽誤學生上課。蒲神父停留了一整天,傍晚時要留他吃晚飯,但他卻堅持不要,急急忙忙又騎著腳踏車回去了,風塵僕僕真的很令人感動。民國85年,蒲神父更以徐匯中學創辦人的身分,接受私立教育協會的頒獎表揚肯定。

至於目前位於台北縣新莊市的天主教輔仁大學,也是在蒲敏道神父擔任省會長時,與聖言會共同努力進行復校事宜,同時購買土地。輔大神學院的谷寒松神父說,蒲神父對輔大有兩個很大的貢獻,除了創建輔大神學院之外,還安排了很多優秀的人才到輔大法管學院,而創校初期興建許多建築的經費,也是蒲神父透過教會向德國主教團募款而來。

蒲神父後來也陸續擔任桃園振聲中學及新竹內思高中的董事職務。

已從振聲中學退休的王彥博神父指出:「蒲神父總是堅持教會應該以愛來興辦學校,他好幾次在董事會中發言強調說,我們辦學校不是為了有錢人,也不是為了賺錢,不要把學生入學的門檻提得太高,讓許多教友的孩子進不來,同時學校也不要一直強調升學。」

振聲中學退休神父郭景山則表示:「蒲神父擔任振聲中學的董事時,每次通知他開會,一定專程從嘉義北上,幾乎不曾缺席,而且,他也很重視神父們在學校裡傳播福音的成效,他經常強調,要教導孩子們懂得天主的愛。」

忙碌的省會長

耶穌會的省會長除了必需直接或間接管理所屬社會慈善事業單位,每年至少要拜訪每一位耶穌會神父一次,與各地的神父們懇談,了解他們在牧靈工作、學術研究、個人靈修或社會慈善事務上所遭遇到的問題。這是規定、也是傳統,省會長是很忙碌的。

蒲敏道神父擔任耶穌會遠東省(中華省)省會長期間,也是耶穌會會士在台人數最多的時候,約有兩、三百人,除了大批由中國大陸撤到台灣的神父,還有一批批各國耶穌會士紛紛到來。省會長得常常出國開會及探視各地的耶穌會士,除了各地區院長會議固定三個月召開一次,另外還有不定期召開的省諮議會,討論會省重大政策及神父調動等問題。

耶穌會新竹會院前院長耿天道神父說:「蒲神父很有領袖的能力與氣度,不但能親自傳道,又擅長於組織管理,所以他擔任省會長時,很少聽到其他會士抱怨。」耿神父認為,有些神父擅於對教友傳道、講道理,卻不擅長組織運作,如果是這種神父擔任領導者,不但自己不行,別人也會受不了。

耿神父特別稱讚蒲神父是「標準的耶穌會神父」,總是用祈禱來傳教,祈禱天主給我們力量。讓夏金波神父印象深刻的是:當時蒲會長每年定期拜訪會士,見了面,一定先請訪談神父一起跪下來祈禱,祈禱之後才開始進行訪談。

其實,要管理那麼多神父,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遇到神父調動這種事情,有時候相當棘手。耿天道神父記得,有一次,一位法國籍神父因個人行事風格不受當地教友歡迎,經過多方面的諮詢與評估,蒲神父打算將他調動,但這位神父不想離開,對蒲神父說,「如果你要調動我,我就回法國。」蒲神父想了想,很堅定地對他說:「好吧,那你就回法國去吧!」後來,那位神父還是接受調動。

要如何把「適當的神父」擺在「適當的地方」,讓每位神父適才適所,發揮他們最大的能力,不但得要了解每一位神父的優缺點,還得對其傳教地區有相當的了解,才不會誤判,誠懇的溝通與決斷力是不可或缺的。

編按/蒲敏道神父於主曆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回歸天鄉,享年一百零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