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除了主動接近人之外,方濟各教宗也要求打開教會讓有需要的,心中嚮往天主的人都可以來到教會。這種教會的改革完全異於一般社會或國家的改革或革命運動,它是從內而發動,是從內心對天主深層愛的內在經驗、也是對基督信理深入體會理解而向外宣揚福音,結合了上述兩者於一身而從自己開始推向周遭進而向世界各地的神職人員與教友,成就新的教會改革運動。

這個從心改革開始的運動,需要一個更具體與可以實踐的理論與行動,而完全能符合並帶動這個革心運的人物典範,卻是一個不太為大眾所熟悉的耶穌會士伯多祿‧法伯爾神父。

方濟各教宗2013年12月17日宣布真福法伯爾為聖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改革訊號,也是方濟各教宗進行公教寧靜革命的具體實踐。

聖法伯爾是法國維拉爾人,也是耶穌會會祖聖依納爵‧羅耀拉最早的伙伴之一,兩人在巴黎大學索邦求學時即同住一個房間,後來住進來的第3位室友是聖方濟‧沙勿略,他們3位都是耶穌會的共同創始人。而法伯爾也是首位晉鐸的耶穌會士,他在1872年9月5日被教宗碧岳九世宣布為真福,2013年12月17日被宣為聖人。聖法伯爾在世之時,由於土耳其與威尼斯之間戰事連連,阻礙朝聖之路;耶穌會接受教宗保祿三世託付多項任務,聖法伯爾因此踏上了橫跨歐洲的旅程。一生致力於宣講、帶領神操和拜訪修院。1546年7月17日抱病回到羅馬,從事最後一項重大任務:為特利騰大公會議的討論會提供對話,以回應路德派的改革呼聲。然而,卻因旅途勞頓,聖人於當年8月1日病逝羅馬,得年四十。至於聖法伯爾能不斷地打動人心,主要的就是因為他親切友善、和藹可親,他擁抱傷殘人士、親吻病人和親近兒童。在他的畫像旁邊常可看到天使陪伴左右,他在塵世四十年,中間曾多次踏上旅程,在旅程中常與聖人和天使交談。每經過一個城市,他都會為這個城市祈禱。也會呼求護城天使或聖人護持該城。

日後,聖法伯爾被稱為「革新的神父」,教宗方濟各對聖法伯爾體認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同所有人交談,即使是最遙遠的人和對手;純樸的熱心,一種也許有些天真,卻能隨叫隨到的態度;注意內心分辨、是個能作重大決定並且能夠這麼溫和、親切的人……」這位聖人實為教宗方濟各的生活典範,在宗座的一舉一動和他所表達出來的聖諭或言行,我們看到的就是伯多祿‧法伯爾神父的再現。

除了在言行上效法聖法伯爾以外,最重要的是,聖父認為聖法伯爾到底能提供我們什麼值得師法的聖德與修習的途徑呢?

2014年1月3日慶祝「耶穌聖名」,以耶穌聖名為修會名稱的耶穌會在羅馬的會士們與教宗共祭。教宗在彌撒講道特別闡述聖法伯爾的聖德,來提醒與會的耶穌會士們,在生活中沒有別的名號,不從事與基督沒有密切關連的行動。

首先,要空虛自己,好讓天主填滿;其次,要做不安於現狀的人,好能孜孜不倦地尋找天主;再者,要敢於冒險,好能懷著信德,夢想遠大目標。最後,為聖依納爵召集在以耶穌聖名為稱號的修會的人而言,必須在世做基督第二,沒有其他選擇。能做到這四點,而且不斷虛己、不斷尋求天主,而不倦、不斷地敢於冒險,並且不斷效法基督的,就是聖法伯爾。教宗方濟各帶領著耶穌會士們一起反省:自己是否能夠虛己,讓天主填滿?其次,是否將令人驚訝的天主置於中心?再者,是否能不斷地尋找天主?還有,是否也像聖法伯爾一樣:「我們也是胸懷偉大願景和有極大衝動的人嗎?我們也是敢於冒險的人嗎?我們的夢想飛往高處嗎?虔敬激起我們滿腔熱火嗎?」

從這樣的反省來看,教宗方濟各的革心運動不就是重新回到聖依納爵、聖法伯爾等人草創耶穌會的改革初衷嗎?他想把這片初衷再次推到整個大公教會,不過,宗座也深深地體會到:「教會的力量不在於本身及其組織能力,而是隱藏在天主的深處。」大公教會是以天主為中心的教會,不是世俗的教會,所以只事奉天主而不事奉金錢。在大公教會中,天主永遠更大,天主總是令我們驚訝。所以身為教友總是要看到天主的光榮永遠最重要,天主不斷讓我們驚訝。這也使我們如處在深淵中的急切不安。在大公教會中唯有尋找天主,找到天主,為再次和不斷地尋求祂。這也是使徒生活的急切,促使我們不厭其煩地宣講初傳,只有這急切才令基督徒內心平安。不安於現狀使全體基督徒準備好接納多產使徒工作的恩典。若不急切,我們就成了不結果實的人。

師法聖法伯爾,就是從心效法他的言行,重新活出基督空虛自己的情操,顯然,這應是方濟各教宗推動大公教會寧靜革命的最核心理念!

作者/孔令信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週報282期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