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將自己的門徒召來說:「我很憐憫這群眾,因為他們同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也沒有什麼可吃的;我不願遣散他們空著肚子回去,怕他們在路上暈倒。」門徒對他說:「在荒野裏我們從那裏得這麼多的餅,使這麼多的群眾吃飽呢?」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有多少餅?」他們說:「七個, 還有幾條小魚。」耶穌就吩咐群眾坐在地上,拿起那七個餅和魚來,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眾人都吃了,也都飽了,把剩下的碎塊收集了滿滿七籃子。吃的人數,除婦女和孩子外,約有四千人。──瑪竇福音十五32-38:

我們今天聚集在這個教堂向羅四維神父告別。我們舉行彌撒,殯葬彌撒。彌撒的正式名字是「感恩禮」。我們雖然難過神父走了,我們同時充滿感恩,因爲他豐富了我們的生命。我們在場大部分的人都跟羅神父建立了個別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師生關係,同事關係,而這些關係很多時候逐漸成為朋友的關係。

過去這幾個禮拜很多朋友到醫院去看羅神父,也多少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從那時起一直到今天我們會想起過去自己跟羅神父的關係,很珍惜這些回憶和經驗。今天我們大家都在一起,在天主面前願意感謝。「天主,你派遣了神父到這所大學,他的使命完成了,我們希望你接他到你身邊,把他看作是你最愛的兒子,如同耶穌你的聖子一樣。」

羅神父,21歲,在洛杉磯羅耀拉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決定把自己奉獻給天主,入了耶穌會。他接受修會的培育20年之久後,一切都準備好了,就到輔大任教40多年。很單純,很乾脆!天主教大學是天主臨在人間的重要管道,是教會優先的傳播福音,為人群服務的美好土地。我們每一個人,在這人間,是沒有辦法直接看到天主。2000年前耶穌這個人出現在人間,他同時又是天主,所以在他身上,從他所講的話,從他所做的事,就比較容易發現天主的臨在以及人生的意義。剛才我們聽了瑪竇福音的一段記載,耶穌如何給一大群人吃飽,讓他們的生命更加充實。我們聽了,我們知道了,我們的希望也增加。

這位增餅的耶穌,其實祂留在人間,繼續啟示生命的意義,豐富人生。祂會選擇一些人,並透過這些人,很自然的跟人接觸。羅神父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你跟他接觸的時候,你同時會接觸到耶穌。你很可能沒有那麼清楚碰到耶穌或認清天主的臨在,但至少有個微妙的感覺,你覺得這個關係很寶貴,這關係裡面有點屬於永恆的因素。聖經說天主照自己的肖像創造了人,如果人又跟天主合作,在他身上我們會發現一些天主的東西。的確,羅四維神父很多時候會拉近人與天主的關係。舉例來說。

羅神父在我面前很多次提起他的學生,他跟他們聯繫。很多時候是他20-30年前的學生。只要羅神父做過某一個學生的老師,他就認為這是往前永遠開放的一個關係。只要學生想要跟他聯絡,他都準備好繼續跟你來往。這個現象很像天主跟人的關係。天主一直等待我們。

我記得很多年前羅神父發現不少學生,雖然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日本人,但常常不喜歡日本人,甚至懷恨日本人。羅神父就安排社會系的學生做一個團體性的實證研究,同時聯繫在日本的大學教書的朋友安排社會系的學生也從事同一個主題的研究。到暑假的時候,日本學生來台灣,分享研究成果,並住進台灣同學的家裡(隔年台灣學生到日本去討論研究的結果也住在日本同學家裡)。這樣下來,各方彼此的種族歧視,徹底的消失了,他們成為朋友,他們回復天主原來想要看到民族與民族之間彼此尊敬甚至相愛的情景。

羅神父早已注意聖經裡面的天主,祂偏愛窮人,社會邊緣的人。所以羅神父想辦法協助學生學習這種屬於天主和耶穌的價值觀。他把學生先帶到菲律賓,之後帶到柬埔寨最偏僻的地方,一邊服務一邊認識那邊的人,發現他們的可愛,從内心深處學習尊敬他們。這些經驗,學生是不會忘記的,並影響他們的一生,有助於建立公平、和諧、合乎天主計畫的社會。

我們所相信的天主,他很奇妙的創造了這世界和其中每一個人。羅神父的學生發現神父在教學方面很有創意,不會滿意於現行的做法。這樣他帶動教育的改革。過去幾年到廣州的中山大學,很低調針對僵化的教學環境帶來新鮮的教學法,引起學生的興趣,投入,加倍吸收新知識。這位有創意的老師使人更接近創意的根源,天主。

今天我們讀的福音說:有四千個人因爲碰到耶穌而吃飽了。這就象徵羅神父,做為耶穌的好門徒,幾十年下來所培育的幾千個學生。他給他們的,不只是知識(不只是吃飽)而是一個完整的人生觀,合乎福音的做人的標準。不只是學生;很多別的老師,包括我們神父,我們受了羅神父的影響,經由他而成為更好的老師,更好的公民,更好的修道人,而進一步成立天主心目中的大學及社會。因此,我們今天在這個聖堂奉獻感恩禮,彌撒。

講者/詹德隆神父

地點/輔仁大學淨心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