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分過後,老是霧霾天,氣溫回升也慢,總讓人感覺陰冷,心情也些許壓抑。隨著天氣好轉,心情也變得開闊許多。

復活節臨近了,每年這個時候心中總有感動。傳統文化面對死亡,一籌莫展,極力避諱與死有關的詞語,甚至連與死發音相近的“四”也列為不祥。對死亡的恐懼程度遠超洪水猛獸,這種怕死情結一直影響著中國的歷史和文化。

再看看耶穌的死亡與復活。耶穌從被其徒猶達斯出賣,被捕,交於殖民統治以色列的羅馬總督比拉多手中,被鞭打,判死刑,釘死於十字架上。在這期間以色列群眾呐喊釘死他,行刑的劊子手強迫他背即將釘他的十字架,一路三次跌倒連與他同時被釘的兇犯也嗤笑他。好像整個世界都棄絕了他。可謂淒風苦雨,歷盡苦難。但是耶穌的復活徹底改變這種慘狀,復活使人們從極度地悲傷進人全新地喜樂是質的蛻變。因為耶穌戰勝了使人恐懼的死亡。中國傳統文化過不去的坎被他徹底摧毀了。

佛教也說,涅槃之後就是新我。這也是信仰帶來的超脫。《聖經》上說,死亡不是生命的毀滅而是生命的改變。耶穌也說,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是一粒,死了卻能結出許多籽粒來。由此可見有價值的死亡,不但帶來自身的昇華,還惠及眾生。就如耶穌的死亡與復活一樣。

真理往往不經意間端倪:復活節在春天,萬物復蘇之時。各種生物在積蓄了整個冬天的能量之後,在此時蓄勢待發,其實看似秋末冬初之蕭條正是為了生物之生長奠定基礎。看似衰敗死亡,其實是為夏時做生命的延續和發展,植物在此規律下延綿萬代、生生不息,它們在昭示著死亡和生命的關係。

我們還注意到,植物發芽時往往頂著殼,把殼看做死亡,新芽即為復活。其實這種殼的作用是保護新芽不被寒冬侵害。這樣看來,如果沒有看似桎梏新芽的殼其實是為新芽提供了必須的保護。使新芽經過嚴寒依然有鮮活的生命力。換言之如果沒有死亡就沒有新生命,傳統文化的悲哀就在於此,沒有看透死亡和生命的關係,一味地逃避死亡,但也知道死亡是逃避不了的,所以只能處在對死亡的恐懼與無奈中不能自拔。基督信仰告訴我們:其實我們的家鄉原來在天上。只要我們度福音的生活,經受住世俗的誘惑,做一個像似基督的基督徒,培養一個視死如歸的情懷,那麼死亡對於我們已不再恐懼,通過它我們就能進入天堂。

讀者朋友們,讓我們認識並走近耶穌。讓耶穌走進我們的生活,進入我們的生命,進入我們的血液,進入我們的細胞,來實現他的拯救計畫。使我們在死亡之後,也能進入一個嶄新的生命。

作者/曉柯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