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ners-prayer罪與罪人,是兩個概念,不能相提並論,同等對待。

查了幾部漢語大辭典,發現編者們對“罪”的定義均是:作惡或犯法的行為。如果把這樣的定義與教會對罪的解釋相比較,則前者的標準實在是太低了。

什麼是罪?按我們教會的解釋,罪是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換句話說,人不僅在行為上而且在思想上違背了天主所定的誡命,這就是罪;思想上的罪,哪怕再微小,天主都要追究。

罪人,是罪的載體,小至小偷小摸,大至江洋大盜,統統都是罪人。由於原罪的遺害,我們人類都有先天的罪性,有犯罪的傾向。所以從廣義來說,我們在天主面前都是罪人,我們沒有一點資格驕傲自大。聖母瑪利亞雖無染原罪,一生清白,卻非常謙卑,稱自己為主的婢女。那麼我們呢?

我們雖有罪性,但天主造生我們時把良心放在了我們心中,使我們可以鑒別是非善惡。所有人都有對善的稱許和嚮往(即使做不到或因某種原因不願意做),人也都有對惡的鄙視和不屑(即使行惡或因某種原因又不得不行惡)。對待罪的態度,我們教會歷來是旗幟鮮明,堅決抵制,從不姑息遷就。我們反對種族歧視,我們反對墮胎,我們反對同性戀,我們反對恐怖活動,我們反對隨便離婚,我們反對商業欺詐,我們反對貪污腐敗……一句話,我們反對一切違背天主誡命的罪。

然而,對於罪的載體——罪人,卻不能跟罪惡相提並論。我們的教會教育我們對罪人當有同情心,要為他們祈禱,並力所能及地幫助他們悔改,讓他們重新做人,而不能一味排斥,歧視到底。

在耶穌被法利塞人問及他為什麼同稅吏和罪人一起吃喝時,耶穌的回答鏗鏘有力:“不是健康的人需要醫生,而是有病的人。我不是來召叫義人,而是召叫罪人悔改。”(路5:31-32)耶穌這樣說了,也這樣做了:當有人把一個行淫被抓的婦女提到耶穌面前並問他該怎麼處理時,耶穌用非常巧妙的辦法挽救了她,但對她的罪還是不能容忍的。那些人在耶穌的質問下,“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先向她投石罷!”一個一個灰溜溜地走掉了。耶穌直起身語重心長地對那婦人說了句:“去吧,從今往後,不要再犯罪了。”(參若8:1-11)

與耶穌同釘於十字架的右盜,只因對自己罪行的悔過,即被耶穌接納到天國。在浪子回頭的比喻裡,很顯然耶穌把自己比作那個仁慈的父親,當他獲悉他的小兒子在外犯罪潦倒、已經到了無路可走、悔恨不已而回奔他的時候,他早就忘懷一切地奔出去把他摟在懷裡,口親不已了。

教宗方濟各在常年期第十六主日福音訓導的最後說“……要學習用天主的目光看問題,因為在等待中那些曾經是或似乎是莠子的,可以變成一個好產品。這就是悔改的事實,這就是希望的願景。”

近讀《教宗方濟各指同性戀者不應受排斥》一文,深有所感。文章的開頭就這麼說:“教宗方濟各七月廿九日發表歷任教宗中對同性戀者最同情的言論。他說,同性戀傾向不是問題,且同性戀者不應受到論斷或排斥,而應受到社會的平等對待,但他重申天主教會的教義,即同性性行為是一種罪。……”教宗說得很明白,同性戀是一種罪,理應加以反對,但對同性戀者不應受到排斥,還是應以基督的基本精神對待他們,因為罪與罪人,畢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作者┃黃旦谷
來源┃《信德報》2017年9月17日,34期(總第738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