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tree-lights-white耶誕節一過,非正式的停戰期結束了,但是原來的敵人已經成了朋友,誰也不想向對方開槍了。當德國中尉Horstmayer得知德軍炮兵要轟擊法國和蘇格蘭方面的戰壕的時候,他無法坐看剛才還在一起聊天的朋友遭滅頂之災,就冒著軍紀處分的風險,去邀請法國和蘇格蘭官兵到德方戰壕躲避炮火。

德國的炮擊過去後,蘇格蘭軍官估計自己方面的炮兵也要向德方開炮了,就把德軍回請到自己的戰壕來避險。 就這樣,平安夜的奇跡,從敵對雙方不再相互殺戮,更進一步發展到彼此保護。一種神聖的愛的力量使他們在平安夜建立的普通友誼上升為生死之交。

在送別德軍離開蘇格蘭的戰壕時,蘇格蘭的士兵們用風笛吹響了蘇格蘭詩人Robert Burns 作詞的蘇格蘭民歌 Auld Lang Syne (中文 《友誼地久天長》)

怎能忘記舊日朋友
心中能不懷想
舊日朋友豈能相忘
友誼地久天長
我們曾經終日暢遊在
故鄉的青山上
我們也曾歷盡苦辛
到處奔波流浪
友誼萬歲 朋友
友誼萬歲,
舉杯痛飲,同聲歌唱
友誼地久天長

後記:不能彼此相愛,人間就沒有平安

據統計,在一戰的西線戰區,大約有10萬各國軍人在1914年的聖誕夜主動發起了非官方的停火。之後,各國高級將領察覺了自己的軍人與敵方之間的友情,對有關前線官兵進行了處分和調動。但經歷過“平安夜奇跡”的官兵們大都沒有後悔。

影片中那位蘇格蘭牧師被調離軍牧的崗位,但他說,平安夜的聖誕佈道是他覺得最符合基督降世意義的資訊。很多官兵的信件裡都表達了對那次經歷的驚喜和懷念。

當然也有例外。第十六巴伐利亞步兵團的一個年輕下士,阿道夫.希特勒就是反對停火的。他心裡的仇恨與野心,在尼采基於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超人”哲學的催化下,釀成了十幾年後一場更具毀滅性的人類大災難:第二次世界大戰。

回顧世界大戰的歷史,便悲歎人類的相互爭鬥、傷害、仇恨、殺戮從古至今綿綿不絕,愈演愈烈。人類歷史上一切悲劇和生活中一切痛苦的根源到底在哪?不是外在的因素,而是每個人內心對神的悖逆。不斷發展的科技不能使人和平相處,反而會成為人類自我毀滅的工具。背離上帝、以人為本的哲學和意識形態不能使社會進步,反而使人失去天賦的價值和平等的尊嚴。當我們把某個人、某個國家的利益、某個民族的驕傲看得比上帝更重要,當作偶像來崇拜,我們的愁苦必然加增。悖逆上帝的後果就是失去彼此相愛的能力;而不能彼此相愛,人間就沒有平安。

西元1914年的聖誕夜在西線戰區發生的那個化敵為友、轉危為安、出死入生的奇跡,不僅令人感動,更發人深省。當我們仔細追溯這個奇跡發生的根源,就會看到在真正的聖嬰誕生之夜,發生在以色列的伯利恒的郊外的一個更大的奇跡。

那個晚上,幾個猶太牧羊人正在野地裡看守羊群。忽然神的榮光四面照向他們,他們非常驚訝害怕。一位天使臨到他們,對他們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資訊,是關乎萬民的。 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一同讚美神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2:8-14)

這位用犧牲大愛來改變人心,使人從悖逆上帝的罪性裡得釋放,從而將平安賜予地上神所喜悅之人的嬰孩,就是西元前700多年猶太先知以賽亞所預言的那位和平的君主:“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以賽亞書9:6-7)

平安夜,聖善夜!
神子愛,光皎潔,
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聖容發出來榮光普照,
耶穌我主降生,耶穌我主降生!

在聖誕將臨之際,讓我們一同預備自己的心,迎候並讚美拯救萬眾脫離罪性、化敵為友、轉危為安、出死入生的救主,耶穌基督。願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歸於祂所喜悅的人!

作者/趙征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上海教區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