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er1高貴的美

本篤十六世在主教會議後發表有關感恩祭的《愛德之聖事》宗座勸諭中說明:“信仰上和所舉行的奧跡兩者之間的關係,特別表現於美在神學上和禮儀方面的價值。一如基督宗教啟示的其他方面,禮儀與美有密切的關係:它就是“真理的光輝”……我們所指的特性並不單是美學,更是一種方式,借此,天主愛的真理在基督內與我們相遇,吸引我們,令我們神魂超拔,使我們走出自我,吸引我們邁向自己真正的聖召,那就是愛……最真的美是天主的美,他的愛永久地在逾越奧跡中啟示我們。”

“禮儀的美是這奧跡的一部分,它是天主光榮超卓的表達。在某些方面而言,它是天堂在地上的反映……美不是禮儀行動的裝飾,而是它的基本要素,因為它是天主自己的屬性和他的啟示。這一切令我們清楚知道我們為什麼需要著重禮儀行動,讓它反映出本身的光輝”。

教宗所說的話最清楚不過,因此在禮儀慶典中,我們不容許任何吝嗇,過分簡約,及刻意使禮儀變得貧瘠。美,在古今都有不同的表達方式,這份美,縱然常常力有不逮,卻正是使我們的禮儀閃耀著天主大愛這美麗奧跡的模式。所以我們美化禮節所下的工夫,永遠都是不足夠的。教會教導我們,她歷年來從不會顧忌“浪費”力量而以最高雅的藝術形式裝配禮儀慶典:建築、雕刻、音樂、聖物。聖人們也教導我們,儘管他們自己怎樣貧窮,也時常希望把最好的留給禮儀敬拜。

讓我們再聽本篤十六世所說的:“我們在世上的禮儀,全都是為了慶祝歷史上這唯一的行動,然而永遠無法完全表達它無窮豐厚的意義。給天主所做的一切,沒有任何東西是過分美麗的;美麗的禮節肯定永遠未夠精細,未能夠打點周到,未夠華麗:因為天主是無限的美。天上的耶路撒冷是我們世途的終點,我們在世上的禮儀只能充其量反映在那裡所舉行的禮儀,然而我們的彌撒也儘量可以貼近它,使我們能預先品嘗體味!

 禮儀禮規各方面的美

教宗本篤十六世於《愛德之聖事》勸諭第35節寫道:“信仰和敬拜之間的關係,特別借著神學和禮儀的美的範疇而更明白。一如基督信仰的其他啟示,禮儀與美一脈相承,它就是“真理的光輝”。它是逾越奧跡璀璨輝煌的表達,基督在其中吸引我們到他跟前,並召喚我們共融。”

“禮儀之美是這個奧跡的一部分。它是天主光榮卓越的表達,就某種意義來說,是天國在地上的驚鴻一瞥。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三位宗徒在跟隨老師前往耶路撒冷途徑大博爾山時,耶穌在他們面前顯了聖容,真是美極了;耶穌贖世犧牲的紀念正包含了這樣的美。那麼,“美”不只是裝飾而已,而是禮儀行動的基本要素,因為它是天主自己的屬性,也是他的啟示。這些思考將有助於我們瞭解為何需要關心禮儀,因為禮儀行動將反映它內在的光輝。

若望·保祿二世提及耶穌在伯達尼受傅的聖經事蹟,以回應一些人可能提出的反對,認為面對世上大批的窮人,使用美麗的聖堂和祭器是不相稱的。他寫道:“有一名婦人……把一瓶極珍貴的香液,倒在耶穌頭上,這事激怒了門徒,尤其是猶達斯,認為此舉是一種不可容忍的“浪費”。但是耶穌的反應卻完全不同。他一方面要求門徒們對窮人施行愛德,認為門徒應時時關懷他們——“你們常有窮人同你們在一起”——他也同時把此事件看作是與他即將來到的死亡與埋葬相關的,而把這婦人為他傅抹香液的舉動,視為提前表示對他的身體的尊崇,即使在死亡後仍繼續應受的光榮,因為這與他位格的奧跡相連而不可分離”。並作出結論:“就像伯達尼那位為耶穌傅抹香液的婦人,教會也不怕‘揮霍’,把最好的獻給他,以表達她在無與倫比的聖體恩賜之前的歎賞與崇敬。……在認識此奧跡的崇高意義之後,就容易瞭解,在歷史中教會對聖體奧跡的信仰,不但要表達在內在的虔敬上,也要求表現在外在的形式上,因此漸漸發展出一套特殊的感恩祭禮儀的規程。……在這個基礎上,建築、雕刻、繪畫、音樂,受到基督奧跡的導引,直接或間接地從聖體聖事中找到偉大靈感的泉源。”

因此,我們必須仔細打點一切,使真正美的形式的每一個細節都閃耀著禮儀的尊嚴。我們應記得那些投身過著貧窮克苦生活的聖人,都時常希望把最美麗和珍貴的物品,保留作敬禮上主的用途。

在此,我們只提出亞爾斯本堂聖維雅內神父的例子:「維雅納神父立即愛上了亞爾斯那所破舊的教堂,把它當做自己的父家。他從頭開始佈置它,即由祭台開始,整間聖所的中心和存在的原因。為了尊重聖體,他希望盡可能用最美麗的東西。……因此,他擴建了聖體櫃(他用經常和充滿幻想的語言形容它為‘良善天主的大衣櫃’)。他到里昂的繡花店、金鋪,買下他能找到的最昂貴的物品。店主們都感到十分詫異,私下說:‘在這處附近有一位身材瘦弱、衣冠不整,身無分文的本堂神父,卻時常為他的教堂要買到最好的東西!’”

作者/天路行糧
來源/《信德報》2017年5月14日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