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2_05_p_11人問我:「你快要當神父了,心情如何?」我答說:「這是我第二次結婚,心情沒有特別緊張!」第二次結婚?是的,我十七年前曾經結婚,太太婚後兩年多逝世,這次領受司鐸職務,自己以「基督愛了教會」的心情來形容,既然基督愛教會如愛新娘一般,自己也以新郎來形容自己吧!

自己怕繁文縟節,猶記得上次結婚日是自己一生中最忙最累的一天,生怕這次亦不例外,可幸這次的準備工作有很多人幫助,不過也因此有一些禮儀細節我不知情,就連請柬的樣式要到印好了我才知曉。感謝天主,自己也沒有為此而受困擾。自己明白,最重要的不單是禮儀漂亮與否,而是禮儀之後自己如何去侍奉天主和其他的弟兄姊妹。

首祭是在香港島的主教座堂舉行,主教座堂是我認識我太太的地方,婚後我倆也住在座堂附近。在講道時,自然提到太太跟座堂的關係,畢竟那是她信仰及人生成長的地方。講了一大段,看到台下的大妹、母親、大姨及岳母都在抹眼淚,自己也停住了。自己沒流淚,但那時刻的確百感交集。當天的福音是耶穌治好聾啞的人(谷七31-37),配合著依撒意亞先知書「……聾子的耳朵要開啟……啞吧的舌頭必要歡呼,因為曠野裏將流出大水,沙漠中將湧出江河…」(依卅五4-7)。自己確然如啞吧般喊叫出來,天地有情,人世間的愛只不過是反映天主愛了人的一些片段吧!

當了神父後身份的確不同,連相熟的友人都改稱我為「神父」。希望自己不要被沖昏了頭腦,亦不為「神職主義」所作弄。恩寵的賜予,不單在於人的職位,更在於人是否稱職,一連幾天的日課誦讀都讀到「聖思定主教論牧者」,都給自己一些提醒。

回到羅馬繼續念神學,自己的心情有如聖保祿一般:「我只顧一件事:即忘盡我背後的,只向在我前面的奔馳……」(斐三13)。我深信,只要自己能夠回應基督,縱使前面千山萬水,祂也會賜予我力量的。

作者┃楊國輝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