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onfucius 這個詞最初並不是英文,而是拉丁文。

十六世紀,來自歐洲的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帶著向這個東方大國傳播天主教的使命踏上明代中國的土地上時,他們很快發現,當時的中國人,至少是那些處在社會上層的、受過教育的、甚至擔任官職的中國人,都信奉一位距離當時已經有兩千多年的「哲學家」的教誨,並試圖把他的教誨應用到從治國安邦到生活瑣事等一系列事務中去。

這位西方傳教士口中的「博學的偉大哲學家」就是孔子。

面對孔子以及當時占統治地位的儒家思想,以來自義大利的利瑪竇神父為代表的歐洲耶穌會來華傳教士抱著一種尊重甚至熱忱的心態去接觸並學習。同樣也是在利瑪竇的帶頭下,來自歐洲的天主教傳教士們,開始學習當時中國普遍通用的「官話」,以及在他們眼中是一種「沉重的負擔」的複雜的漢字。

與此同時,西方傳教士也開始向歐洲介紹中國,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介紹孔子和當時中國人普遍相信的儒家思想。傳教士們將古代儒家經典翻譯成歐洲語言,向歐洲傳播。在這種介紹和翻譯的過程中,就不免要翻譯儒家創始人「至聖先師」孔子的名字。

羅馬天主教會的「官方語言」一直以來都是繼承自羅馬帝國的拉丁語,隨著時間的推移,古羅馬時代使用的古典拉丁語在中世紀天主教會那裡演變成了「教會拉丁語」,並一直使用到今天。而拉丁語在當時的歐洲,特別是在歐洲學術界,也是溝通各個不同國家與文化的通用語言。

作為天主教聖職人員的利瑪竇等耶穌會傳教士,在翻譯中國經典和中國人名、地名並向他們的歐洲同胞進行介紹的時候,使用的自然也就是「教會拉丁語」。

利瑪竇選取了孔子比較流行的一個稱呼「孔夫子」,將這個名字用音譯的方式翻譯成拉丁語。明朝時期的漢語官話的發音與今天普通話發音的區別並不大,而「孔夫子」三字在明朝官話中的發音也基本上和今天的 kǒngfūzǐ 一樣。

0.png利瑪竇使用發音接近漢語拼音 kong 的 con 來對應「孔」字,使用 fu 對應「夫」字。至於「子」這個字,則相對較難。因為拉丁語中缺乏與漢語 zi、ci、si 這樣的發音對應的音。利瑪竇於是使用了 ci 這個組合。在教會拉丁語中,字母 c 在後面加上字母 i 或 e 時,會讀作類似英語 china 中的 ch 或英語 cats 中的 ts 的發音。因此 ci(發音類似普通話的 qi 或者用「台灣腔」讀出的「濟」或「脊」)便用來對譯「子」字。

利瑪竇與他的同僚法國耶穌會士金尼閣共同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套用拉丁字母為漢字註音的拼音體系,並將這套拼音記載於《西字奇跡》和《西儒耳目資》中。上圖即為《西儒耳目資》內頁中「孔夫子」三字對應的發音的拼寫法。

同時,在拉丁語中,一個名詞有「陰性」「陽性」和「中性」之分。一般「陽性」名詞,特別是人名,都會以 -us 結尾。作為男性的孔夫子,他的拉丁文名字也自然就帶上了一個 -us 後綴。

於是 Confucius 這個孔夫子的拉丁文名字就這樣誕生了。

在所有的歐洲語言中,孔子的名字都來自於拉丁文的 Confucius,只是在某些語言中的拼寫形式保持不變,如英語、法語中依舊寫作 Confucius。

而在另一些語言中,這根據這些語言詞匯的拼寫和發音規律做出了一些變化,如德語中的 Konfuzius,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中的 Confucio,瑞典語中的 Konfucius,波蘭語中的 Konfucjusz,以及俄語中的 Конфyций(Konfucij)。

實際上,明清時期的歐洲耶穌會傳教士不但拉丁化了孔子的名字,還將其他一些中國歷史上比較重要的人物的名字也一並按照上面的那個套路拉丁化了,比如孟子的拉丁化名字Mencius,曾在譯回中文時被錯誤音譯為「門修斯」。還有明朝天啟皇帝的拉丁文名字 Thienkius,崇禎皇帝 Zungchinius,以及清朝順治皇帝的 Sungteius。

作者/韓索虜

本文轉載自Wechat中文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