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五天,我在蘭契省,該省的緯度跟香港、澳門、台灣差不多,我到的那個白天有攝氏四十度,冬天則會降到四度。

27

28

✍圖說:這是我住的耶穌會的「薩威社會服務學院」,地方夠大,學生放暑假,所以這兩天蘭契省的省聚會也在這裡舉行。

這個省夠大,接近四百會士,有大大小小的機構一百個,簡直眼花撩亂,不知從何說起。這裡的省會長先帶我去參加一個德國耶穌會士在五十年前建立的堂區堂慶,我們早上五點出發,七點半到,八點開始彌撒。當地教友們很隆重在村口等待主教前來。

29

✍圖說:相片的背景就是五十年前蓋的舊教堂。歡迎主教的儀式很盛大,那天我還特別穿上了皮鞋,以示尊重。

30

✍圖說:主教的步履是那樣的珍貴,沿路有教友為他鋪上葉子,免得泥土沾污主教的腳。(我在想,有那麼誇張嗎?)

31

✍圖說:走近一看,哇,原來主教跟大家一樣穿拖鞋耶(實在太親民了)。早知道就穿我的藍白拖來跟他尬場!(我真的不好意思放主教穿拖鞋,帶主教帽,持牧杖,主持彌撒的相片。請大家用想像力就好了。)

32

✍圖說:彌撒完之後,照例又是村民表演同歡時間,連修女也來參一腳。經過四個小時,我們離開的時候,村民還在接力表演。

33

✍圖說:在返程的途中,我們拜訪了一個學校,它結合了一個社工中心、弱勢學生宿舍、村落圖書館。會長很得意地告訴我,前總會長倪勝文神父幾年前到訪時,認為這是該省最有使徒意義的項目。

很簡單的校園,卻是培養具有社會責任領袖的搖籃。的確,生活在台灣、香港和澳門的我們來說,我們是否過於重視硬體的華麗,而慢慢地失去心裡的渴望和力量。這裡實行的是:「日常的暈染,持久的堅忍」。也許,我懂總會長的意思,就如同他留給耶穌會的一個字:Depth深度。總會長說:「這是社會和教會對我們的期待,也是我們渴望承諾的」。

34

✍圖說:會長沒有通知初學院要去拜訪,車子到的時候,初學修士們正在大太陽下玩大英國協的板球。

會長說,只要玩板球,印度人不會在乎天氣和時間。但即令玩板球,初學導師一聲令下,大家便迅速到教室就定位,就如同耶穌會會憲所說的:一聽召喚,就應放下一切,迅速回應,即便寫字尚欠最後一筆。(這是耶穌會訓練「隨時待命」的傳統方法。現在有時候自己還是會賴皮:就差一筆,寫完就來了。其實,功夫有沒有,就差這一筆。)

35

✍圖說:耶穌坐禪像,再次坐鎮初學院(含避靜院)。

因為避靜人數眾多,壓縮初學院的房間。今年有七個初學修士被迫送到其他省會(代培)。過幾天,蘭契省會有十八個初學生宣發初願。台灣香港澳門過去廿五年來,好像只有八個發了初願。

36

✍圖說:印度一個笑話:老師問月亮遠還是中國比較遠?學生說,當然是中國,因為有看過月亮,沒看過中國。初學生很興奮,終於看到一個從「中國」來的耶穌會士。他們都聚精會神聽利瑪竇的故事,以及我們面對的挑戰。真希望激發一些人當傳教士。

回到城裡的會院,參加一個露天彌撒。其實它是蘭契省聚會的開幕彌撒。

37

✍圖說:沒錯,三百五十人而已。黑壓壓一片,都是耶穌會士。看到年輕修士們忙進忙出,搬椅子,進行禮儀,張羅晚餐。我終於覺得,中華省人少倒也不是壞事。

38

✍圖說:省聚會吃好一點,有雞肉配白開水。

39

✍圖說:第二天開始兩天半的聚會:「今日和好與正義的使命,我們共同的回應」。

細節我就不多談了。除了反省耶穌會對印度社會的投身之外(基要教派盛行、社會地位不平等、貧富差距、女權低落等等),他們也真誠的面對自己在團體生活和實行使命上的缺失。比如說,年輕的會士會渴望有更簡樸的生活;而年長的也承認,有時候他們忙於自己的工作,因此跟一般人和他們所關切的事情越來越疏離。這些都敦促著耶穌會的自我革新和皈依。

40

✍圖說:弟兄們特別給我一個小時分享中華省的使命。

主持人說,這是歷史上第一次中華省會長拜訪蘭契省。我和當地會長相視而笑,對啊,我們都忽略了這真的是第一次呢,也許以後很多交流的故事,都會從這一刻開始。

41

✍圖說:路經加爾各答,在搭機返台的短暫空檔,抽空去拜訪我的老朋友,加爾各答省的會長(中立者)。

他向我說,孟加拉這個國家的會士,是屬於他管轄。該地區有將近三十位會士,入會年齡都在廿年之內,很有潛力。重點是,沒有耶穌會自己的機構。會長鼓勵我抽空去看看,也許有人會願意加入中華省的事工。這算是印度之行的紅利吧。

這十五天的印度之旅,開啟了我的許多想像和神慰。我以我的印度弟兄們為榮,因為他們真誠勇敢地面對社會上的許多挑戰,不畏難,溫柔地推進社會的正義。願天主降福他們的事工,願我們中華省,能從他們的經驗中,汲取「愛與服務」的靈感。(全文完)

作者 / 耶穌會中華省會長    李驊神父

May 31, 2017聖母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