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ler's Pope近期有新的數據湧現,全可以為庇護十二世平反,終可洗脫他是「希特勒的教宗」那形象。

大多數歷史學家現在都承認派契利(Pacelli – 庇護十二世之原名)在對抗納粹主義和保護猶太人這方面的努力。

1937年的聖枝主日,全德國的天主教堂公佈了一篇從沒人聽過的信息,這信息來自宗座,用的是德文,不是以往一般的拉丁文。

今年便是那份用德文撰寫的通諭的80週年,標題取自通諭的前三個字,Mit Brennender Sorge,中譯《深表不安》(With burning concern)。

眼看納粹主義龐大增長的威脅,庇護十一世立即發出一緊急的信息,但鑒於當時希特勒的政權已經變得非常強大,這通諭也只能偷運到國內。曾參與撰寫這份通諭的尤金·派契利樞機,當年為聖座國務卿,兩年後更是庇護十一世的接班人,成為教宗,也繼承了對抗納粹主義這鬥爭。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他更被公認和被讚揚在保護人權上的貢獻,尤其對有種族滅絕危機的歐洲猶太人那份關懷。可是後來事態有點改變了。

早在1963年,當德國劇作家羅爾夫.霍夫特出版的劇作《上帝的代理人》那時期,庇護十二世已被指控:過於同情納粹,更嫌悄悄允許把這些猶太人送入虎口。

近年這不太好的聲譽已有所改變,陸續有支持庇護聲譽的新數據,相繼湧現,為他平反。

鋪平道路基金會(Pave the Way Foundation)主席加里.克虜伯曾說:「這一切正面的消息都是來自最近出版的書,我們便是主要提供参考資料的來源,」克虜伯致力為庇護恢復名譽,他繼續說:「作家馬克·雷布林的《間諜教堂Church of Spies》和彼得.巴特利的新作《天主教徒對抗希特勒:天主教會和納粹黨Catholics Confronting Hitler : The Catholic Church and the Nazis》都是為證明聖教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真實行動而寫的書。

雷布林2015年出版的書,聲稱庇護十二世曾積極參與幾個行刺希特勒的行動。

《庇護爭鬥事件》的主要參與者杜賢奴對批評庇護十二世的人作出了回應:「當年保持中立或曾經針對派契利的歷史學家,現在的態度也明顯改變了,其中有位專致研究希特勒的歷史學家 伊恩.柯蕭,他昔日曾高調批評庇護十二世,最近出了一本新書,書名《來回地獄一趟》,書中載:『昔日對他的指摘,例如被稱為希特勒的教宗、對猶太人的命運莫不關心、因排猶思想根深蒂固而怠於執行職務等等,都實在扯得太遠了,就迫害猶太人這事件上,他又怎算懒散呢…… 』」

文/John Burger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