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yas on the Ganges這是件發生在我身邊的真人真事。

那個女人能走近天主,有了天主這座巍然不動的大山作為依靠,還要從她的孩子說起。

這孩子一歲那年父親就去世了,5歲那年母親帶著他改嫁,和繼父生活了9年後,有一天繼父又和另一個女人走了,拋下了她和母親。

13歲的他,面對繼父的突然離棄,孩子孤獨地覺察到,她和母親又回到了過去無人呵護無人遮風擋雨的日子。母親為了不給他造成傷害,輕描淡寫、極有分寸地隱瞞了真相。有一天他們一起出門去辦事,孩子發現母親穿的鞋不成對。他很不安,想提醒她,又怕傷了她。他同母親在街上走了兩個小時,雙眼始終不能從她的腳上移開。從那時起,孩子開始懂得了什麼是痛苦。

不久後的一個傍晚,我的電話響起,傳來那個男孩的聲音:“王老師,我想請你幫幫我媽媽。她現在特別無助!”哦,我回想起這是我去年暑假期間,去一個農村的教堂參加兒童夏令營認識的一個男孩,這個孩子不是教友,他是被同學帶著一起來參加活動的,這孩子很安靜,喜歡讀書,善於提出問題,有些問題讓我回答起來都有點費勁兒。因此對他的印象還是挺深的。

孩子有求於我,是對我的愛和信任,我用了三天的時間去教堂,跪在耶穌聖體前,祈求耶穌開我明悟,賜我智慧。

解決問題的關鍵要是瞭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後再去發現突破口。我從孩子口中得知兩點,其一他的母親是位中學語文老師,喜歡研讀文哲一類的書,常常晚上一覺醒來母親還在燈下津津有味地夜讀;其二是母親傳承了外婆的土話,生活上遇到困難煩心事,不論是勸說自家還是同村的鄉親,掛在嘴上的那句話是:“求人不如求神啊!”

我問那孩子要了她母親的電話,建立了通訊聯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和她斷斷續續交流了大半年的時間,不斷地以我們共同的文學哲學愛好置換著我們對痛苦與不幸這一概念的認知。是冰雪總會柔情于陽光的,感覺到時機成熟了,有一天我給她快遞了一本《泰戈爾詩選》。
她畢竟內秀聰穎,半個月後,她說她選擇了詩集中的一首詩朗誦了一段,錄了音,通過QQ傳給我。

我聽了,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在這裡,也與大家分享:

恒河畔,寂寥的火葬場,詩人杜爾西達斯沉思著,在漫步徘徊。
他看見一婦人坐在亡人的腳旁,穿一身像舉行婚禮時明豔的服裝。
看到詩人,她起身施禮:“允許我,師父,帶著您的祝福,追隨丈夫升入天堂。”
“為什麼這麼匆忙,我的女兒?”杜爾西問道,“大地不也是神造的天堂。”
“我不嚮往天堂,”婦人說,“我只要我的丈夫。”
杜爾西笑著對她講:“回家去吧,孩子,不出一個月,你會找到你的丈夫。”
婦人懷著幸福的希望回去了。杜爾西每天去看她,教給她高深的哲理讓她去體會,直到她的心裡溢滿崇拜神的聖潔的愛。
三十天還未過去,鄰人們跑來問她:“婦人啊,你可曾找到你的丈夫?”
婦人笑了,答道:“已然找到。”
鄰人忙問:“他在哪裡?”
“我的主在我的心裡,已與我融為一體。”婦人說。

 

作者┃王莉萍

來源┃《信德報》2016年9月29日,36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