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road_of_silence_by_ineedchemicalx-d9jbtn2但是到最後,幾次痛徹心扉的經驗之後,其中包括他自己身體的痛苦、以及目睹他人受刑折磨和處死,在長期的痛苦祈禱之後,特別是,在祈禱中聽到了基督的聲音,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了。

他棄教,不只因為他希望拯救日本基督徒的生命,而是因為基督在祈禱中要求他這樣做。跟一些基督教評論家所做的論斷相反,棄教一點也不是光榮的事。

基督向祂的司祭要求這種矛盾的舉動,令一些基督徒觀眾感到困惑。這為任何人都不太合理,對洛特里哥神父最不合理,因為他一直很辛苦地在抗拒。然而他做了。因為耶穌已經要求他去做。

我們要怎樣從神學的角度來理解呢?也許可以透過注視著十字架上耶穌的經驗,正如福音所記載的。在革責瑪尼的莊園中,耶穌奮力掙扎,想了解天主的旨意,且說出:「父啊!你如果願意,請給我免去這杯吧!」他不想死。但是他又說:「但不要隨我的意願,惟照你的意願成就吧!」(路加福音22:42)。 耶穌所做的事,他身旁的每個人都反對和誤解。即使是伯多祿也不想讓耶穌受苦。「主,千萬不可!這事絕不會臨到你身上!」(瑪竇福音16:22)門徒們不希望耶穌受苦,更不想擁抱十字架。這對他們來說,沒有意義。

但耶穌接受祂的命運,因為這是天父所要求的。若非與天父之間的關係,他的所作所為是沒道理的。同樣,洛特里哥神父的行為,如果沒有他與基督的關係,是沒有道理的。在某種意義上,沒有什麼奧妙:他終於棄教,是因為基督要他去做。而對那些說基督永遠不會要求這樣事情的人,請捫心自問,當耶穌告訴門徒們他必須受苦而後死亡時、他們有什麼感受?

圍繞這部電影的一些討論,甚至可能反映了現今教會內部發生的辯論,針對教宗方濟各強調,對於面對複雜情況的人,而黑白分明的方法似乎不足以應對時,「分辨」的重要性。一個耶穌會的朋友,覺得電影提出的基本問題是:當正常的規則似乎不足以應付現實情況時,我們能相信天主會透過一個人的良心來工作,而且會幫助我們在複雜的情況中分辨正確的道路嗎?

耶穌會的靈修傳統在此可能也有幫助。聖依納爵在神操中提到三級謙遜。第一級是指當一個人沒有犯道德上的錯誤。換句話說,度一個善的生活。第二級是,當一個人在選擇財富或貧窮、榮譽或恥辱時,能自由選擇一方。換句話說,人可以自由地接受天主所想望的,而不是「眷戀於」一個狀態或其他。

謙遜第三級,最高一級,是一個人願意選擇屈辱,為了使自己能更肖似基督。「為了基督寧願被人視為輕狂、昏愚,因為基督已先被視為輕狂、昏愚。」這是神操當中的話。接受可能被大家所誤解,正如基督一樣。

這是洛特里哥神父所做的選擇。對基督宗教的歐洲、對他的耶穌會長上、甚至對現代的電影觀眾來說,可能都感覺困惑不解。

 

2015-10-20-1445376410-5842365-1870-thumb作者簡介

詹姆士.馬丁神父,James Martin, S.J.,美國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

畢業於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在奇異(GE)公司工作六年後,決心修道。1988年入耶穌會初學院,1999年晉鐸。現任《美國》雜誌《America》編輯。《America》即《國家天主教周報》。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