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自己拍的影片來說,大家已經向我指出,吉次郎就是「殘酷大街」中的強尼男孩。查理一角,由哈維·凱托飾演,必須克服他的驕傲。他瞭解靈修和實踐並不侷限在字面上稱為教會的那棟建築物,它必須是在外面街上。

十、在遠藤的小說『沈默』這本書和你的電影當中,哪個角色最吸引你?為什麼?

當我比較年輕的時候,曾想拍一部關於神父的電影。我自己曾想跟隨普林西比神父的腳步,也就是說,當個神父。我入了一所備修院,但我在第一年就失敗了。在十五歲的時候我懂了,聖召是非常特別的,你無法去追逐,也不能只是因為你想要像某個人一樣就會有。你必須要有一個真正的召叫。

現在,如果你真的有這個召叫,你會如何處理自己的虛榮驕傲?如果你能夠舉行「成聖體聖血」的儀式,那麼是的,你很特別。不過,你也必須具備其他的。根據我所見所聞,一個好神父,除了有天賦,有能力,永遠會先考慮到他堂區的教友。所以問題是:神父怎樣超越他的自尊、他的驕傲? 我想要拍那樣的電影。當我在拍「沈默」的時候才懂,將近六十年後,我正在拍那樣的電影。洛特里哥正被那個問題困擾著。

但我認為最迷人和最有趣的人物是吉次郎。 有時,當我們在拍攝影片的時候,我想,也許他也是耶穌。在瑪竇福音中,耶穌說:「你們對我最小兄弟所做的,就是對我做。」你在路上經過遇到一個人,他拒絕了你–那人是耶穌。當然,吉次郎不斷軟弱、不斷傷害他自己和許多其他的人,包括他的家人。但是,最後,誰跟洛特里哥在一起?吉次郎。結果他成了洛特里哥偉大的老師。他的導師。可以這麼說,他的大師。這就是為什麼洛特里哥最後會感謝他。

當然,以我自己拍的影片來說,大家已經向我指出,吉次郎就是「殘酷大街」中的強尼男孩。查理一角,由哈維·凱托飾演,必須克服他的驕傲。他瞭解靈修和實踐並不侷限在字面上稱為教會的那棟建築物,它必須是在外面街上。但是,當然,你沒辦法選擇自己的補贖。他以為他可以,但補贖發生在你不預期的時候,在你最意料不到的一刻。這就是為什麼強尼男孩和吉次郎使我著迷。他們成為毀滅及救恩的所在。這很大一部分來自我年輕時所觀察到的,特別是發生在名叫查理的父親,以及他的弟弟喬兩人之間的事。

maxresdefault3十一、洛特里哥神父、費雷拉神父兩個人是一枚硬幣的兩面,或是兩枚不同,無法比較的硬幣?

我們不知道史實中的費雷拉神父信或不信,但在遠藤周作的小說中,似乎他真的失去了他的信仰。也許換個方式看,是他無法克服背棄信仰的恥辱,即使他是為了拯救生命而這樣做。

另一方面,洛特里哥是背棄他的信仰而又重新獲得的人。這是矛盾。簡單地說,洛特里哥聽到耶穌對他說話,費雷拉沒聽到,這就是不同之處。

十二、有一次,當你想到令尊時,說他告訴你,事情時總是有道德的含義:誰對?誰錯?好人在一邊,壞人在另一邊。這裡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世界上有好人和壞人嗎?

我父母都來自大家庭。我父親有四個兄弟,喬是老么。他和妻小住在我們樓下,在伊莉莎白街上。我的祖父母住在兩層樓下面,而我父親每天晚上都會過去看看他們。他們會聊聊家族的事,光榮事跡或史柯西斯這姓氏,就是那些我不會懂的事情,那些老家的事情,而我是出生在這裡。他們是正派的人,想辦法過一個體面的生活。而有組織的犯罪就在這裡,所以人們不得不走鋼索 – 你不能跟他們一起,但你也不能反對他們。我叔叔往往和他們混在一起。他總是小角色,就像強尼男孩 – 老是闖禍,多次進出監獄,總是欠地下錢莊的錢。暴力氣氛一直存在。所以,我父親就自己承擔下來。

每天,在那棟公寓裡,我都會看到我父親所經驗的:如何以一種正確、合理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兄弟。他承擔了所有的一切。我母親有時會非常沮喪,她會說,「你的兄弟們不能幫忙嗎?」他們曾經幫過,在一定程度上,但他們都搬離附近地區。我的父親和喬是唯一留下來的。所以我父親全都自己處理了。這意味著跟所有人打交道,在各個方面:講理、談判、交易,確保他沒有被帶走,有時給他錢。他真的為我叔叔豁出去了。這一直都事關義務:照顧他兄弟的義務。家裡有些其他成員放棄了,有些人搬走了,所以它都在我們身上。而這真的很難很難。我喜歡喬,但是他很難相處。真的產生一個問題:我是我弟弟的看守者嗎?這正是我在電影「殘酷大街」中處理的問題。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