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oeag54jrOp1qciy3ro1_1280我是不是個實踐天主教教義的人?如果這意味著「你是個規律上教堂的人嗎?」那麼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小時候我開始相信,實踐信仰不只是在一棟奉獻過的建築裡,在一天中的特定時段,行特定禮儀時發生的事。實踐信仰是發生在外面的事,無時無刻。真的,實踐信仰是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不論好壞,而且都要反思。這就是掙扎。不過,我早年所得到的安慰及對天主教的深刻印象…我會說,是我一直會回溯的經驗。

三、對你來說,相信天主和當一個天主教徒是兩件不同的事情。我的理解是否正確?針對這一點你的意思是什麼?

嗯,我對人們如何看待神這件事感興趣,或者應該說,他們如何看待無形的世界。這可以有很多途徑,而我認為你的選擇,是取決於你身屬的文化。而我的方式一直是,到現在還是,天主教。經過多年思考,左思右想,我還是覺得當一個天主教徒最自在。

我相信天主教的教義、而我不是教會的博士、我不是一個能夠爭論三位一體的神學家。我對機構組織的權謀毫無興趣。但是復活的想法、降生成人的想法、慈悲與愛的有力訊息-這是關鍵。天主教會的聖事,如果你被允許可以領受、可以體驗,會幫助你靠近天主。

現在,我懂你所提出的問題:我是不是個實踐天主教教義的人?如果這意味著「你是個規律上教堂的人嗎?」那麼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小時候我開始相信,實踐信仰不只是在一棟奉獻過的建築裡,在一天中的特定時段,行特定禮儀時發生的事。實踐信仰是發生在外面的事,無時無刻。真的,實踐信仰是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不論好壞,而且都要反思。這就是掙扎。不過,我早年所得到的安慰及對天主教的深刻印象…我會說,是我一直會回溯的經驗。

四、無論如何,你的這部電影,選擇像「沉默」這樣的小說,似乎走到基督宗教靈修及天主教想像的根源。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部伯納諾斯(Bernanos)製作的電影。你有什麼想法?

 我同意它走到基督宗教靈修的根源,但我不認為合適與伯納諾斯Bernanos做比較。對我來說,這是屬於恩典的問題。恩典是一輩子都會發生的事。它在意想不到的時刻出現。我現在這樣說,就像一個從來沒有經歷過戰爭、酷刑、被侵佔的人。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那樣的考驗。當然,有些人是經歷過的,像雅克·盧塞蘭(Jacques Lusseyran)。他是盲人,也是法國反抗運動的領導人,他在被遣送往布亨瓦集中營(Buchenwald)時,為了坐監的同伴們,一直保持反抗的精神不懈,事實上,多年來我們一直努力想按照他的回憶錄(And There Was Light)來拍一部電影。還有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魏瑟爾 (Elie Wiesel)和萊維(Primo Levi),他們都找到方法來幫助別人。我不是說,他們的榜樣可以為「當數百萬人被系統化屠殺時天主在哪裡」的問題,提供某種確定的答案。但是他們存在、做出無比勇氣和慈悲的行動,所以我們追憶他們,如同黑暗中的光。

你無法看透別人的經驗,只能看清自己的。所以,這看起來似乎有些矛盾,但我把它連結到遠藤的小說,他是日本人,換句話說,我從來不必像伯納諾斯(Bernanos)。伯納諾斯內心很強硬、非常苛刻無情。而遠藤的心,一直有著溫柔和悲憫。一直都有。就算故事中角色不知道溫柔和悲憫的存在,我們知道。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