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到台北上靈修輔導課的機會,我打了電話給我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李安德神父,希望和他一起吃頓中飯,他很高興地答應了。於是,今天中午彌撒結束後,我請耕莘文教院的門房幫我打電話上樓給李神父,我就站在大廳等他。

遠遠地看見他笑著向我走來,還是那副酷似愛因斯坦的模樣。只是看得出來,十年不見,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跡。

到了間港式小飯館,點了餐後,我就聽他說起這幾年的點點滴滴。很訝異的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母親生了五個男孩後,跟著生了七個女孩;知道他這年動了五次心臟手術,血管裡面放了11個支架;知道他蒐集了幾十年的「超個人心理學」1000多頁的文獻目錄,終於放上網與學術界的伙伴分享。

不變的是,他依然喜歡講笑話,特別是開自己的玩笑

不知是不是我吃得太快了,他以為我要趕著回去上課,於是就卯起來把碗的飯大口扒完。待我發現不對勁,請他慢慢吃時,已經來不及,他那急忙吞下去的食物幾乎要「奪口而出」。

帶著愧疚的心情,我陪他走回耕莘。到修院門口時,我請他稍等一下,跑進教室拿了相機出來。我從來沒有和我這位形似愛因斯坦的指導教授合照過,請同學幫我留下了這張紀念照,讓我可以記得,在我接受訓練成為研究所的過程中,有一位可愛的老神父,用他無私的愛,陪我尋找方向;在我無法繼續下去時,給我信心。

在他轉身離去時,我在心裡暗暗許下心願,趁我還有機會,每年聖誕節前,一定要去陪我這位恩師吃頓飯,聽他說說這一年的生活,欣賞他如珠的笑語…

本文轉載自小曹的春夏秋冬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