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Guangqi2
上海徐家匯天主堂

上海的徐家匯,寬泛而言,北至廣元路,東至宛平路,南至南丹路或斜土路,是今日繁華的商業中心。但是在晚明時期,這裡不過是上海縣郊區的一個普通村落,並不起眼。直至文淵閣大學士徐光啟于此建農莊別業,逝世後又安葬於此,其後輩為其築廬守墓,這裡才逐漸為世人所知。

此後,徐氏家族有一支在此代代繁衍,形成村落,名為“徐家厙”。又因此處為法華涇、肇嘉浜和漕河涇三水相匯之地,船運交通便利,而徐家一部分族群在這裡集聚,周邊多為徐家土地,所以此處又被鄉里稱作“徐家匯”。清咸豐十年(1860年)後,太平軍進軍上海,四鄉的難民雲集此地,使得地區人口劇增,隨後城鄉菜農商販也紛至遝來,遂成集市,因此地傍徐家匯村落而得名“徐鎮”,也就是徐家匯鎮。這裡曾是明清時期西學傳播的一個重要據點,也是上海天主教文化的中心。直到上世紀30年代,徐氏家族依然有一部分人仍居住在徐鎮老街。

在古代,以家族聚落的姓氏命名地名的案例並不罕見,然而徐家匯的名稱傳承至今,其文化內涵仍在不斷強化和豐富,可謂一種特色。

多重標籤徐光啟

對於徐光啟,很多人不陌生。在天文、數學、農業、軍事等諸多領域創下輝煌成就的他,在上海歷史上可謂一個的特殊存在。徐光啟於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出生於松江府上海縣,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以順天府解元中舉,後於萬曆三十二年(1604)成為進士,最終官至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因為他的官職及出生地,徐光啟也常常被稱為“徐閣老”、“徐閣學”,“徐上海”等等。

在政治混亂、社會動盪的明朝晚期,他不參與黨爭,而是專注於體貼民生,提出了一系列經世致用的實學思想,所著《農政全書》不僅對後世中國,甚至對日韓兩國的農學發展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同時,徐光啟還跟隨明末來華的耶穌會士們研習西方科學,譯書立著,並積極投身曆法與軍事改革,留下功績無數。此外,徐光啟還是中國最早的一批天主教徒之一。他不僅自身奉教,更將天主教引進上海,開啟了上海四百多年的天主教史,為上海發展為遠東重要的天主教中心奠定了基礎。

明末政治家、思想家、科學家,“西學”傳播先驅、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之一……不論是哪一種標籤,都足以讓徐光啟的名字載入史冊。然而徐家匯之所以成為徐家匯,可不只是靠他一個人的成就。

Xu Guangqi1
徐光啟與利瑪竇

不為繁衍子嗣而納妾

以家族聚落的姓氏命名地名,這不是特例。就以徐家而言,據族譜記載,上海歷史上的另一位著名宰相,出身華亭縣的徐階的祖先便曾居住于華亭縣的一個叫做“徐家浜”的地方。不過,徐家匯之所會成為“徐家匯”與徐光啟的祖先無關,而是與其家族的子孫繁榮有關。

在古代社會,後嗣的有無對於深受儒學思想影響的文人士大夫來說是一個重大的問題。徐光啟與他的夫人吳氏只育有徐驥一個兒子,但卻終生沒有為了繁衍子嗣而納妾。這與徐光啟信奉天主教有直接關係。

徐光啟于萬曆二十三年(1595年)在韶州教書時偶然接觸到天主教,八年後正式受洗入教。由於天主教堅持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嚴禁納妾,所以徐光啟一生只有吳氏一位妻子。關於子嗣,耶穌會士柏應理還曾記錄了一則徐光啟的軼事:由於徐光啟受洗時,徐驥一子,且體質孱弱,所以親友們都曾勸他按中國傳統習俗多娶偏房以多得子嗣。這樣的選擇在當時的士大夫群體之中極為普遍。徐光啟曾向為他授洗的羅如望神父提及此事,羅如望回答:“有子無子,咸出於天主之命。況已有子,則後來繁盛,亦未可知。”徐光啟沉思良久之後起身道:“嗣可以無,但天主誡命不可犯也。”聞聽此言,羅如望欣然拱手稱道:“‘先生能順從主命,則天主亦必允爾,將見先生子孫繩繩也。”

不過,徐光啟的獨子徐驥最終養育了5個兒子和4個女兒,孫輩的繁榮無疑為徐光啟家族的人丁興旺打下了基礎。據《徐氏宗譜》記載,徐光啟的曾孫多達28人,可謂兒孫滿堂。(未完待續……)

作者 ∣ 史習雋

來源 ∣ 澎湃新聞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