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所以用天主教的觀點來看,應該要治療、而不是取代。如果到最後還是不行,就只好接受、放棄?

答:即便是人工生殖也只有百分之十左右成功,百分之九十的個案到後來還是只能接受失敗的結果。科學家也沒有辦法做所有的事情。

人有的時候就是要接受事實,很多人渴望要做有錢人,可是沒有辦法啊,只能好好工作。很多人渴望自己小孩要上台大,可是小孩不行,你就只能接受啊,難道你還要一再壓迫他嗎?很多時候,我們就要接受自己的限度。

墮胎大多因遭壓力「六天思考期」保護婦女與嬰孩

問:我們來談談墮胎這個嚴肅的議題。每年到了九月,我們就要面臨墮胎潮,您一直對這議題有清楚的看法,例如呼籲有「六天的思考期」,讓懷孕的母親有更多的時間想一想。

答:墮胎是殺人,很多人、很多青少年都知道,但是不願意面對這事實。再來,很多青少年不知道,墮胎有很多嚴重的後遺症,在身體上來說,尤其是不到二十歲的婦女,因為身體還沒有完全成熟,所以墮胎後,會讓她自己以後再懷孕很困難。也會有較高罹患乳癌的機率。在精神方面,特別是年輕的婦女,可能會有兩種結果,一個是憂鬱。台灣的憂鬱愈來愈多、墮胎也愈來愈多,當然我不是說罹患憂鬱的人都是因為墮胎的緣故,但是,很多墮胎的人後來都罹患憂鬱症。我們也看到台灣有很多的廟,裡面在拜嬰靈,這表示很多墮胎的人有很深的罪惡感,感到很愧疚。他們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愧疚感,所以,很清楚的,很多人都知道墮胎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所以我很誠實的說,如果你要做個自私的人,那就好好的自私:為了自己身體、或是為了自己女兒的身體,不要墮胎、不要鼓勵女兒墮胎。做家長的不要傷害自己的女兒,不要鼓勵她墮胎。因為墮胎會傷害她的身體、還有她的心靈。

關於「六天的思考期」,很多的研究報告顯示,百分之五十婦女去墮胎是因為受到強大的壓力而造成的。壓力來源可能是男朋友、可能是父母家長,因為他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情。墮胎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是很侵入性的事情,婦女在強大的壓力下接受墮胎,她會更有可能有後遺症。

台灣生育率僅1.2 國家未來堪慮

問:如果我們絕對堅持不能墮胎,後續社會與政府要面對的問題更複雜。每年將近三十萬的生命被墮胎,如果都出生的話,社會的成本是不是更高?

答:我不贊成把人看作成本的說法。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年輕人不夠,台灣現在的生育率只有一點二,非常的低。我常常在與立委、內政部長談這事情的時候,內政部長自己也說,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台灣的將來。因為台灣現在沒有小孩子,一點二的生育率非常低,但是仍繼續往下降。小學、中學、大學愈來愈收不到學生,老師也變得過多,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台灣沒有小孩子。

這樣的社會,就是沒有將來。一點二的生育率,一代、一代後來只剩下一半、一半。這樣怎麼會有經濟呢?經濟要靠人才行的啊。台灣經濟最發展的時候,就是因為有非常多的年輕人。我記得我在七○年代來台灣的時候,看到到處都是年輕人!真的很多,從十歲到二十五歲的年輕人,這些人很有精神,社會與經濟的快速發展,就是要靠這一群人。這跟現在的大陸很像。大陸現在刻意降低生育率,執行墮胎很嚴格,再過二十年後,他們一樣要面臨這個問題。

你看現在的台灣,最明顯的現象就是老年人很多,台灣已經進入老年化,跟歐洲、新加坡一樣。現在要鼓勵人生小孩,反而變得很困難,因為人們已經習慣這種生活方式,改變它是非常困難的。之後,人也不會覺得家庭、婚姻有什麼重要了,只要有性關係,不要結婚、不要家庭、不要後果。有了小孩就墮胎。

做不道德的事情,暫且不從宗教觀點來看,光是從自然道德律來看,就已經很傷害台灣了。很多人不醒過來看看這事實,內政部很清楚:台灣已經在危機中了!每年被墮胎掉的三十萬的孩子,正是我們最喜歡、最需要的孩子!他們是為台灣的將來所最需要的孩子!現在如果不趕快生孩子,台灣沒有將來。新加坡也一樣,政府想辦法鼓勵父母生孩子、提供補助,但是如果人生活在一個不尊重生命的大環境中,那人就很容易墮胎。

我認為,孩子存在,你不可以殺他,尤其不可以殺無辜的人。你即便有很多的困難,可是你就是不能殺他。

台灣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接受「絕對不可以墮胎」,我們宗教界也知道改變社會的思想不能操之過急,所以我們認為,現在至少有一個「六天的思考期」讓人們有機會慢慢的再想一想這個事情。在歐洲,瑞典沒有思考期,比利時則有六天,研究發現瑞典百分之二十五的婦女會墮胎,比利時只有百分之十的婦女墮胎。從這個例子來看台灣,如果每年有三十萬的嬰孩被殺、被墮胎,實施「六天思考期」後我們應該可以每年救十五萬個小生命,當然我們不能保證一定會這樣。

「六天思考期」法律的通過,政府至少也傳遞給民眾一個訊息,那就是:政府不認為墮胎是好事的、不認為墮胎一定沒有事。很多媒體傳遞出錯誤的訊息:墮胎沒有什麼。這是錯誤的。第二,因為很多婦女不想墮胎,所以這個可以保護婦女。同時更因為「六天思考期」還包括了不能因為孩子的性別而墮胎,更可以保護小孩子。「六天思考期」內容提到,墮胎一定要有嚴重的理由,不能隨便。

按照衛生署的調查,百分之八十的人以上贊成「六天思考期」以及墮胎前的輔導,告訴人們:你還有許多其他的方法,例如生下來以後給別人養,或是政府可以提供補助,自己來養。同時說明墮胎的後果。這就是給人們時間、給人們鼓勵。百分之八十的婦女也說,「如果當時後有人幫忙我,我不會去墮胎!」

鼓吹人工避孕的性教育 美國徹底失敗殷鑑不遠

問:性教育似乎也很重要,如果年輕人知道更多如何避免懷孕的方式,是否可以避免這些事情?

答:我的看法不一樣。你會發現,很多國家墮胎是不合法的,在那樣的環境裡面,你一方面不會看到嚴重的性氾濫,同時,你也不會看到很多孩子不被照顧好。台灣在八○年代的時候,墮胎是不合法的,那時候大家環境也不是非常富有,可是在那個環境裡,孩子一樣被照顧的很好。

我是從性氾濫比較嚴重的美國來的,我一九八○年在輔大的時候,我跟你說,我沒有看到一對男女朋友牽手的。他們不敢。因為文化的關係。可是現在,很多學生已經同居了,文化改變了很多。我要說的是,這些改變,很多都是在墮胎合法化以後才出現的,因為它讓青少年、或是結婚有外遇的人更方便。

百分之八十墮胎的人,是結婚的人,不是青少年。當然這會愈來愈多。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灌輸人工避孕是不會成功的,因為在美國就是這樣失敗的。不斷地教導他們人工避孕的方式,你其實在傳遞一個訊息,那就是:「婚前性行為是可以的,但是要小心」。人工避孕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再來,他們也不一定會使用,或願意使用。我是神父我不好意思說,可是我們知道,很多男朋友跟女朋友說:我不用保險套,因為我沒有感覺、我沒有快感。他就是那麼自私。所以你不斷地教導人工避孕,是沒有用的,相反的,你更讓他們知道婚前性行為是中立的,它不是好事、但也不是壞事。

所以現在美國的做法改變成,鼓勵教導青少年不要有婚前性行為。布希政府現在花很多錢,教導年輕人知道婚前性行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後果。其中之一就是性病,現在沒有一個保險套百分之百可以避免性病,而性病也會傷害年輕婦女將來懷孕的能力。關於婚前貞節的教育還有,如果妳懷孕怎麼辦?既然墮胎非常不好,但是生下小孩以後,妳要犧牲很多時間。除此之外,許多女孩子年紀輕輕就與男生發生性關係,但是那個男的跑掉,這個女孩子怎麼辦?我們看到很多年輕女孩子後來就變成憂鬱、或是變得很看不起自己,並且在性行為方面愈來愈氾濫。

所以,如果社會要回到正常,我們應該要鼓勵並且教育青年學生,讓這些事情等到結婚以後再做。同時,也讓他們知道墮胎為他們不好。有感情的男女,我們應該鼓勵他們結婚成家,同時鼓勵他們生孩子。二十幾歲的成人生孩子是最好的,三十幾歲還可以,三十五歲以上不孕的機率就變大了,這會造成很大的問題。我研究人口的問題,發現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國家能解決這個問題。

我不是說台灣一定要變成天主教的國家,但是,台灣至少要回到佛教、道教、以及儒家的思想,傳統、有價值的思想要恢復了!不能再用美國的、或是歐洲這種後現代的思想了,因為這些國家也沒有將來,台灣用這種思想,就沒有將來。(未完待續…)

專訪/總編輯郭至楨

整理、撰文/張毅民

本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