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個世代虔誠的教友家庭,但我認為這虔誠是有問題的——祖輩傳!父輩怎樣信的,過什麼樣的信仰生活,我也這樣信了,並且一成不變地傳給下一代。但是我內心總有不甘,我要弄明白,找到我自己的那一份真信。正如聖經所記載的:息哈爾城的撒瑪黎雅人對那個婦人所說,“現在我們信不是為了你的話,而是因為我們親自聽見了,並知道他確實是世界的救主。”(若4:42)

不知何時,哪位神父給我們帶來了兩本聖書《古經大略》、《新經大略》,兒時的我,就是因這兩本書播下了信仰的種子,並開始萌芽。我曾讀了很多遍,現在對很多篇章還記憶猶新。尤其對聖多俾亞娶撒辣這一段,更是神往不已。因為我的父母離婚,我經歷了一個破碎而又充滿孤獨的童年、少年。

而我看過一份資料,離異家庭中子女的離婚率高達40-50%。我覺得太可怕了,所以在結婚前夕的彌撒中,我總在求天主一件事,如果我當不起做我妻子的丈夫,就讓我在結婚的那天晚上,與撒辣的那七個丈夫一樣,把我的靈魂收去吧!當時我還不知道那是試探天主。但是天主為愛我,也為提醒我,在那天晚上兩次使我的身體僵硬,動彈不得,猶如死人。以至我不得不從牙縫中擠出我妻子的名字,十分恐怖,令我終身難忘。天主借這件事愛了我,讓我有了與他交往的經驗,可是時間一長,我的信仰生活又歸於冷淡。

2008年李寶富姐妹來盧龍帶領避靜,天主又重新喚醒了我,我又拿起了放下多時的聖經。

當我看到聖經中“父為子作證”的那段話:“……你們沒有聽見過他的聲音,更沒有見過他的儀容,也沒有把他的話存留在心中……”(若5:31-40)頓覺芒刺在背。是啊!我們沒有見過他,怎麼能說認識他;沒有聽過他的聲音,怎麼能說相信他;沒有記住他的話,我還能做什麼?而我卻口口聲聲說信他愛他,我在做什麼?我現在喜歡上了背聖經,背過了瑪竇福音,若望福音我也正在努力。通過這樣的背誦,我不斷地品味聖經中所蘊藏的一些道理。就如耶穌說:“湧到永生的水泉”,它成為我不斷學習聖經、運用聖經、決志走信仰之路的無盡動力。

“凡你願意別人給你做的,你們也要照樣給人做”(瑪7:12)。“求你的,就給他,向你借貸的,你不可拒絕”(瑪5:43)。通過讀聖經,我體會到了助人為樂的幸福,同時我也收穫了別人的幫助。

前兩年,我岳母患病,住了院,有一次在去醫院的途中,我突然想到了耶穌在伯多祿家裡治好他岳母的事,就祈禱說:“主啊,你僕人的岳母病了,求你治癒。”感謝天主,我岳母到現在依然健在。

信仰為我成了不可或缺的,路上遇到車禍現場,我會為受傷的人祈禱。在工作中和工友處好關係,向他們講一些他們能明白的教會知識。在家庭生活中幫助家庭有紛爭的鄰里走向和睦。

有時我也以討論聖經為由,透過聖經故事,用天主的話教育女兒,給她們紮下信仰的根基,與她們共同成長。閒暇的時候,我總愛和我的妻子、孩子分享我讀聖經的感受,在聖經裡有我說不完的話,因為在我心裡有一個信念:“上主的言語是我步履前的靈燈,是我路途上的光明”(詠119:105)。我要做一個跟隨光明,在光明中行走的人。

作者┃安永軍

來源┃《信德報》2016年10月13日,37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