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除了親人,最喜歡的是勞神父。什麼緣故,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許因為每次大姐姐帶了我和三姐姐去看他,我從不空手回來。我的洋玩意兒都是他給的。不過我並不是個沒人疼的孩子。在家裡,我是個很嬌慣的女兒。在學校,我總是師長偏愛的學生。現在想來,大約因為勞神父喜歡我,所以我也喜歡他。

勞神父第一次贈我一幅信封大小的繡片,並不是洋玩意兒。繡片是白色綢面上繡一個紅衣、綠褲、紅鞋的小女孩,拿著一把扇子,坐在椅子上乘涼。上面覆蓋一張卡片,寫著兩句法文:"在下學期再用功上學之前,應該好好休息一下了。""送給你,最小的妹妹"。卡片是寫給大姐姐的,花字簽名的旁邊,還畫著幾隻鳥兒,上面還有個帶十字架的標記。他又從自己用過的廢紙上,裁下大小合度的一方白紙,雙疊著,把繡片和卡片夾在中間,面上用中文寫了一個"小"字,是用了好大功力寫的。我三姐得的繡片上是五個翻跟鬥的男孩,比我的精緻得多。三姐姐的繡片早已丟到不知哪裡去了。我那張至今還簇新的。我這樣珍藏著,也可見我真是喜歡勞神父。

他和我第一次見面時,對我說:他和大姐姐說法語,和三姐姐說英語,和我說中國話。他的上海話帶點洋腔,和我講的話最多,都很有趣,他就成了我很喜歡的朋友。

他給我的洋玩意兒,確也是我家裡沒有的。例如揭開盒蓋就跳出來的"玩偶盒"(jack-in-the-box);一木盒鐵制的水禽,還有一隻小輪船,外加一個馬蹄形的吸鐵石,玩時端一面盆水,把鐵制的玩物浮在水上,用吸鐵石一指,滿盆的禽鳥和船都連成一串,聽我指揮。這些玩意兒都留在家裡給弟妹們玩,就玩沒了。

一九二一年暑假前,我九歲,等回家過了生日,就十歲了。勞神父給我一個白紙包兒,裡面好像是個盒子。他問我知不知道亞當、夏娃逐出樂園的故事。我已經偷讀過大姐姐寄放在我台板裡的中譯《舊約》,雖然沒讀完,這個故事很熟悉。勞神父說:"好,我再給你講一個。"故事如下:

“從前有個叫花子,他在城門洞裡坐著罵他的老祖宗偷吃禁果,害的他吃頓飯都不容易,討了一天,還空著肚子呢。恰好有一個王子路過,他聽了叫花子的話,就把他請到王宮裡,叫人給他洗澡,換上漂亮衣服,然後帶他到一間很講究的臥室裡,床上鋪著又白又軟的床單。王子說:這是你的臥房。然後又帶他到飯廳裡,飯桌上擺著一桌香噴噴、熱騰騰的好菜好飯。王子說:這是我請你吃的飯;你現在是我的客人,保管你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只是我有一道禁令,如果犯了,立刻趕出王宮。

“王子指指飯桌正中的一盤菜,上面扣著一個銀罩子。王子說:這個盤子裡的菜,你不許吃,吃了立即趕出王宮。

“叫花子在王宮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日子過得很舒服,只是心癢癢地要知道扣著銀罩子的那盤菜究竟是什麼。過了兩天,他實在忍不住了,心想:我不吃,只開一條縫聞聞。可是他剛開得一縫,一隻老鼠從銀罩子下直躥出來,逃得無影無蹤了。桌子正中的那只盤子空了,叫花子立即被趕出王宮。"(未完待續…)

by 楊絳

編按:楊絳,1911年7月17日生於北京,本名楊季康,江蘇無錫人,中國著名的作家、戲劇家、翻譯家。其父認為啟明中學要比同為天主教辦的光明中學、向明中學更為嚴格,在這裡小楊絳與勞神父成了好朋友。晚年撰文《勞神父》以資懷念!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不該拿的錢
  • 【慕道空間】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 【宗教對談】天主任用的佛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