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10月8日,在激戰之後,日軍佔領正定城。正定教堂裡的9位主教神父教友,為了保護在教堂內避難的婦女們免遭蹂躪,義正詞嚴挺身而出,最 終慘遭殺害,被焚屍滅跡,奉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們以自己的生命實踐了耶穌基督的訓導。"誰若為我和福音的緣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救得性命。"(穀 8:35) 我們深信,他們必當承受天國永恆的生命。
記得在童年時代,每當來到正定殘破的城牆下面,腦海中就浮現出老人們講述的正定城牆下炮聲隆隆橫屍斷流的景象。戰爭無疑是殘酷的,最大的受害者還是 那些弱小的平民百姓。那時的教會,恰如這9位真福之人所做的,在戰爭中為弱小者提供了必要的人道主義援助。這無疑是教會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也深信,無論何 時,無論何地,在類似的境況中,教會的神職人員都會義無反顧地提供必要的人道主義援助。

非但如此,教會秉承耶穌基督的訓導,不僅救助於弱小者的已然之時,也會關注弱小者的未然之際。故此,我們今天在此以研討會的方式紀念正定教堂慘案的 受害者。這就令我們更加默想到耶穌基督的話,"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 25:40)在戰爭中,婦女兒童平民百姓成為了最弱小者,身為基督徒,我們自然要盡己所能為他們提供必要的人道主義救助。然而,我們也記得耶穌基督訓導, “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瑪 6:33)這"義德"自然包含著公平正義。公平正義正是和平的樞紐與關鍵,而和平恰恰是最大的人道主義,是對尚未成為戰爭中弱小者的必要的人道主義救助。

為此,教會常常且恒久地呼籲和平,推進和平,維護和平。相對戰爭而言,維護和平就是防患於未然的人道主義,也是最大的人道主義。故此,我們也會義無 反顧地呼籲和平,推進和平,維護和平。基督徒就應該是和平的締造者,因為復活的耶穌基督對門徒們所說的第一句話總是,"願你們平安。" 然而,和平,就像一架天平,既可以長久維持和平,又總是相當脆弱的,稍有不慎就會失去平衡,失去和平。為了維護天平的平衡,不是在天平兩邊交替著添加重量 和砝碼,天平兩邊都同時撤去重量,天平也會維持其平衡,而且會是更加恒久的平衡。因此,和平的關鍵絕不是雙方或幾方力量的平衡,而是真正的公平正義,也正 是耶穌基督所要求的"義德"。

真正的公平正義或"義德"首先要求我們尊重他人,尤其尊重他人的生命。假如當年正定城的佔領軍有對婦女的尊重,他們也就不會將保護那些婦女的主教神 父教友帶走殺害。假如這些佔領軍有對人的尊重,他們也就更不會將這些保護婦女的主教神父教友焚屍滅跡。公平正義或"義德",要求我們尊重他人,也就是, “人人應將其近人視作第二個自我,一無例外,尤其應照料近人的生命"。無論什麼人,假如他確實能視他人為第二個自己,並且考慮到有責任照料他人的生命,那麼他肯定會尊重他人,不會企圖蹂躪他人,更不會殘害他人的生命。尊重他 人,也是耶穌基督"愛人如己"之誡命的內涵。的確,正如《世界之正義》聲明所說,"基督徒的愛鄰人和正義密不可分。"正義就需要給予他人應得的尊重,包括尊重他人的性別,種族,膚色,信仰,權利等,這一切又都以尊重他人生命為核心。同時,我們也需要認識到,尊重他人的 “人"不是抽象泛泛談論的人,而是每一個具體的人,個體的人,實實在在可見可觸摸的人。

只有當每一個個體之人得到應有尊重時,真正的公平正義才能得以實 現。我們切不可將公平正義僅僅視為社會地位的平等,物質生活的平等,資料分配的平均。就公平正義而言,這些固然重要,但真正的公平正義顯然會超越這一切, 而且有著更加深層的生命意義。公平正義特別涉及到人的生命。沒有個體之人生命的彼此尊重相互平等,就不會有真正的公平正義。實在而言,社會地位、經濟生 活、資料分配等都是公平正義的外在條件,如果沒有對人之生命的真正發自內心的尊重,這些外在條件有時就會成為踐踏生命的保護傘和遮羞布。

由正定教堂慘案不難看出,雖然殘害生命的佔領軍不得以而參加了為被殺害者舉行的祈禱追思儀式,但他們所缺少的正是對生命發自內心的尊重,因為從現有材料來看,對被殘害的生 命負有責任者,自始至終都沒有對被殘害的9條尊貴的生命表達懺悔和歉意。沒有對被殘害之生命的真誠懺悔和歉意,就不會有對個體生命的真正尊重,也不會有真 正的公平正義。故此,尊重他人,尤其是尊重他人的生命,確是公平正義的內在本質。

此外,真正的公平正義或"義德"也與愛德密不可分。公平正義或"義德"與愛德,貌似毫不相干,但卻肝膽相照唇齒相依,一存俱存,一亡俱亡。"和平亦是愛德的成果,愛德遠超過正義所能貢獻的。"公平正義是和平的樞紐,愛德的成果則是和平。愛鄰人的誡命自然會延伸到愛鄰邦,愛人類。假如當年正定城的佔領軍能夠秉承愛鄰人,愛鄰邦,愛人類的原則,就 不會想到要蹂躪婦女,更不會去殘害那些主教神父教友的生命。的確,由公平正義而言,對殘害那些生命而負有責任者參加了為被害者舉行的祈禱追思儀式,似乎已 經滿全了公平正義的要求,然而,沒有愛鄰人,愛鄰邦,愛人類的精神,佔領軍還會繼續佔領其它城鎮,還會殘害其他人的生命(歷史的事實也的確如此)。如此而 來,和平當然也不會實現。因此,和平也是愛德的成果,只有公平正義顯然無法完全達致和平的成果。只有對他人生命的愛,才能阻止對生命的殘害並產生出和平的 成果。由此而言,"愛德遠超過正義所能貢獻的。"因此,為達致和平,僅有對他人生命之尊重的公平正義還遠遠不夠,必須擁有對他人生命之愛的愛德,"正義不 但不能與愛德無關,兩者也不能各行其道,正義不能與愛德分割。"由正定教堂慘案我們不難得出結論,今日社會的和平必須建基於對他人生命的尊重與愛,必須建基於對個體生命所擁有的公平正義與愛德。顯而易見,為達致和平,我們必須善待生命,特別是人類生命。善待生命,我們不能沒有公平的正義訴求,更不能沒有愛德的寬厚仁慈。反之亦然。

在此意義之下,和平就成為最大的人道主義,因為現今所談論的人道主義,其內涵顯然是對生命生存的最低保障。正定教堂慘案向我們揭示出,沒有和平,生 命就會陷入被蹂躪被殘害的危險境地。在如此的危險境地,生命的生存就難於得到最低保障。雖然和平中也會需要其它必需的人道主義援助,但和平是對生命生存的 最大保障,最有效的保障。和平是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最有力的愛護,因而也是最大的人道主義。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皈依旅程
  • 【禮儀生活】耶穌誕生的前前後後–訪勞麗•博琳修女(二)
  • 【青年之友】我與主的相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