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看孔子,讀書學習如果只是文憑的追逐,最後不能用於社會,看到正義的事不去做,有錯誤不能糾正,只是希望完成了讀書的階段後,能夠換來名聲和個人利益,那才是令人擔憂的。
先給大家說個故事。

孔子而立之年開始向師襄學琴。師襄教了他一首曲子之後,他每天練習,絲毫不倦,漸漸熟練了。

10天后,師襄對他說:"這首曲子你已經彈得很不錯了,可以學新曲子了。"

孔子恭敬地說:"我雖然學會了曲譜,可是還沒有學好彈奏的技巧。"

又過了一些日子,曲子已經彈得很悅耳,手法也很熟練,師襄又對孔子說:"你已經掌握了彈奏技巧,可以再學新曲子了。"

孔子說:"我雖已掌握了彈奏技巧,可是還沒有領悟曲子的思想內涵。"

於是他繼續練習,直到一天師襄到孔子家,在門外就聽到他彈琴,被他精妙的演奏迷住了。最後一個音符彈完,師襄長歎一口氣說:"我想你已經領會了這首曲子的思想內涵,可以再學新曲了。"

孔子還是說:"我雖然彈得有點像樣了,但是還是無法體會作者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啊!"

師襄無言,只能離開。

過了一些時日,孔子請師襄到家裡聽琴,最後一個音符奏畢,師襄感歎地問:"你已經知道這首曲子的作者了吧?"

孔子說:"是的。此人魁梧的身軀,黝黑的臉龐,兩眼仰望天空,一心要感化四方。他莫非是周文王嗎?"

師襄驚訝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向學生一拜說:"對!這首曲子就是《文王操》。"

這個故事出自《史記•孔子世家》2500多年前沒有印刷樂譜、沒有錄音技術,更沒有互聯網可以搜索,孔子踏踏實實地通過練習、領悟出樂曲的精髓,通過音符栩栩如生地讓作曲者重生。這種精神和境界"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儒家的倫理概念、經世濟國,兼濟天下的精神,是亞洲政治的道統,這個道統在歷史上大部分時候是顯性的,即使在反儒家時期,它也隱性地主導著人們的觀念、思想與行為。所以,在太平的時候,需要加強社會穩定與和諧的時候,儒家在歷史上一再被政治人物提起以匡正時弊,建立新的秩序與威信。

孔子一生謙遜,但是他對自己的好學,可以說毫不謙虛,他說過:"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而他對學習的態度,是我們一直推崇的終身學習和終身尚賢。前面講的那個學琴的故事,就說明了孔子學習任何技藝都追求精專的態度,也正是《大學》中說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的基本態度,儒家那個時代背景下,最終希望能夠做到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八目",而處於今日的我們成就一生的道路更寬廣,未必需要有"平天下"的大志,至少要能夠做個有用的人。

孔子認為,學習可以廣泛但是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要"學以致用"。他說,如果熟讀《詩經》,把任務交給他卻辦不成那有什麼用?我們跳脫那個讀書人只能"學而優則仕"的時代局限,今天來看孔子,讀書學習如果只是文憑的追逐,最後不能用於社會,看到正義的事不去做,有錯誤不能糾正,只是希望完成了讀書的階段後,能夠換來名聲和個人利益,那才是令人擔憂的。

如果個人抱著功利的態度學習,獲得一個學術上的認證後,認定社會就必須給予他賺錢和出頭的機會,這個社會的培訓體制必定走向功利,只將資源投注在有經濟價值的未來技能上。

重點是抱著積極的學習態度,從知識中尋找樂趣,而不要從學了之後能夠獲得什麼利益回頭來肯定學習的意義,那樣的終身學習,終身尚賢,才能成就一個快樂的人生。

正如我最喜歡的《論語•先進》中,孔子和學生談志向時,曾點所說:"我只想當春天來了,穿上舒適的春服,和五六個成人與六七個少年,到沂水裡游泳,在春風裡翩翩起舞,祈禱天降甘雨,五穀豐收。盡興後,再快快樂樂地唱著歌回家去。"(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孔子聽了,感歎地說:"吾與點也。"

如果在學習上已經盡力,事業上也盡了力,人生的快樂不需要以經濟實力和社會地位來衡量,只要能夠衣食無憂,就相當充實了。在強調儒家的入世精神時,原始儒家這種淡泊的本性如果也能同時傳達,那才是真正的理想世界。

來源/聯合早報
作者/韓詠梅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皈依旅程
  • 【禮儀生活】耶穌誕生的前前後後–訪勞麗•博琳修女(二)
  • 【青年之友】我與主的相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