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張建華,是我所在市場的清潔工,也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平時很少說話,只是低頭幹自己的活兒,拖地、打掃衛生。沒事就站在商場過道的角落,默默念經。和她一起打掃衛生的女人們經常譏笑她,說她又大仙上身了,但她從不以為然。有一天,她走進我的店裡,怯生生地問道:"姐姐,你也是信教的?"

原來,她是看到我店裡正面懸掛著的聖像和念珠。她說,每次路過我的店門口,抬頭看看聖像,心裡感覺特別溫暖。

通過談話,我瞭解到,她沒有念過一天書,老家有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夫妻倆從農村來到城市以打工為生,她一人身兼兩份打掃衛生的工作。

後來她生病了。她說,她有婦科病多年了,前兩天,醫生為她做了切片化驗,一周後取結果。醫生告訴她說,極有可能得的是子宮頸癌。

她悲切地說:"姐姐,我來到呼市,沒有認識的人,看到你店裡的聖像,我就想哭……"

聽了她的話 我的心好像被揪了一下,很痛。我含淚握著她的手對她說:"全心依靠主,沒有主辦不到的事!你還年輕,孩子們還小,你的責任還在,天主不會這麼早就收走你的靈魂的!"

我在主日彌撒中為她祈禱,我們聖經分享小組也為她祈禱。我和她本人都許了九日敬禮。她說,只會念天主經、聖母經和光榮頌。我回答她說,人看外表,天主看咱們的內心,你就跪在天主台前,誠心和天主說你的心裡話,天主定會垂憐你的,因為天主是愛。

終於等到了拿結果的這一天,我急切期盼著奇跡的發生。她出現了,見到我也不說話,任淚水嘩嘩地流,把我急的,問也不是不問也不是。她掏出了化驗單,我一看,沒事!只是婦科常見病–宮頸深度糜爛,是完全可以治癒的。

我高興地告訴她,不管教堂離你家有多麼遠,你也一定要親自跪在天主台前去謝恩!她做到了,而且還求了謝恩彌撒。

以後,她一有空就來我這裡說說話,看到她的病情一天天好轉,臉色也好看了許多,我不由得從心裡感謝天主,垂顧了我們這些卑微弱小的人。

昨天早上,她忽然又一頭紮進我的店裡,語無倫次地說:姐姐,天主又救了我!

原來,她下班後,在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大片拆遷區,這裡是她剛來時租住過的地方。

她也說不清是處於一種什麼心情,就不由得停下自行車,走進了這片拆遷區。周圍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她抬頭望望了房頂,摸摸牆壁。這裡的住戶早已搬走, 只剩下連體二樓的房頂及牆壁等框架樓了。這裡本來是一排排平房,當地居民聽說拆遷國家給錢,就臨時加蓋了二層違建,安全係數可想而知。

她還在空曠的房子裡站著,忽然,她感到有一個聲音在催促她馬上離開,刻不容緩!她想也沒想,馬上疾步離開。

當她走出10多米以後,身後一聲悶響,連體二樓從上而下頃刻間坍塌,沖天而起的灰土巨浪猛般地將她一下子撲倒。

驚魂未定的她,哆哆嗦嗦連滾帶爬地回了家。

她和我心裡都明白,是天主及時拯救了她!

天主愛每一個兒女,不管貧窮還是富貴,天主更要我們明白,人的一切都掌握在天主的手裡。

不由得想起一首聖歌:

如果沒有主的愛
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
如果沒有主的恩典
哪有我盼望的今天
……

想起主對我一生的恩典
主啊,你的慈愛無限!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藝術靈糧】如何去愛──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教給我們的祈禱
  • 【人籟】 這座島嶼,胃納如洋 ─ 變遷中的台灣食物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三) 論耶穌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