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溫良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將承受土地

這句的希臘文有幾種不同的翻譯,第一種是:"溫良的人有福了,也就是那些不使用暴力,友善的人。"我遇過很多人,他們用很暴力的方式對待自己。他們對自己 十分嚴厲。他們對自己憤恨不已。當自己做錯的時候,他們就會懲罰自己。他們把自己束縛得動彈不得,不允許自己產生任何希望與需求。這種殘酷的態度通常是基 於他們對於自己內心一切未知的深度恐懼。我曾經陪伴輔導過一個神父,他對待自己和別人都十分嚴厲,因此,跟任何人都處不來。他常常害怕自己會墮落。所以, 他把自己束縛得很緊。然而,帶著這種恐懼而生活,無法幸福,而是經常不滿,或者害怕這條繩索有一天無法再束緊自己,自己因此就會沉淪罪惡。

這句希臘文的第二種翻譯就是:溫良的人會得到祝福。"溫柔"(Sanftmütig)的德文字中包括了一個字根"勇氣"(Mut)。這種態度需要勇氣。德 文的"柔和"(sanft)來自於"收集"(sammeln)這個字根。因此,"溫柔"就是有勇氣收集內心出現的一切,或者生命中經驗到的一切。我遇到一 些人,他們會跟所有無法符合高標準自我形象的一切切割出來,或乾脆隱藏在表像之後。遇見他們的人,其實都只是看見他們的一半。所以無法與人激發出火花,無 法與人有交流。而且,他們也無法感受到上主。因為他們只用一部分的自己來面對上主。所以,他們和上主之間也沒有任何交流。耶穌祝福那些接納自己內心一切的 人,並將這一切導入與人和上主相遇的經驗中。他們可以承受土地,他們可以活在比較寬廣的土地上,擁有一顆寬廣的心,擁有更多的位置。

4. 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飫

“正義"是希臘哲學中最重要的美德。因此,第四世紀時,希臘神秘主義者尼薩的葛利果主教(Gregor von Nyssa)將這一項祝福視為是希臘哲學的總結。想要獲得幸福的人,就必須實現希臘哲學所提倡的價值。保祿也是這麼認為的,他要求斐理伯教會:"凡是真實 的,凡是純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榮譽的,不管是美德,不管是稱譽:這一切你們都該思念。"(斐4:8)

柏拉圖認為,正義就是正確對待自己身為人的真實本質,合宜對待自己的身心靈。現代社會有很多人都生病了,因為他們毫無尺度地要求他們自己。他們想要一直維 持完美,所有事都在掌握之中,一直都獲得成功。這與我們人的本質相互矛盾。能夠合宜對待自己的人,也就能夠合宜對待別人。他會讓每個人都找到自己。"正 義"也具有政治的面向。因此,基督徒就應該不斷為社會中正確的結構努力,為了適當的物質分配,適當的機會分配,適當的工資。投入在爭取"公義"的人,他們 對於生命的饑渴,就可以獲得飽足。他會在"做事"過程中找到內在的幸福。

5.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我們心中有一個不仁慈的法官。當我們沒有遵守對上主或對人的承諾時,這個法官就會判我們的罪。很多人做錯事的時候,也常無法原諒自己。有個女士曾告訴我, 她因為沒有遵守對母親的承諾:"會親自照顧她到臨終",所以一直無法安穩睡覺。她在照顧重病的母親時,自己也病倒了。醫生因此禁止她繼續親自照料母親。她 從理性上也瞭解,不能繼續這樣照顧下去。但她內心的法官判了她的罪,讓她連晚上都不得安寧。

“仁慈"的希伯來文意思是:"母親的懷抱"。當我能夠像母親般對待自己,當我將內心那個受傷的孩子像母親一樣擁在懷裡,安慰他時,我就是仁慈的。母親不會 評斷孩子。許多人很嚴厲地評斷自己。他們評斷自己所做的一切。希臘文中有三個不同的字代表仁慈:第一個是"splanchnizomai",也就是自己的 五臟六腑都深受感動,我將自己內心受傷的感受向對方敞開。第二個字是"eleos",這是一種有行動力的"同理心"。我們在佛陀身上也可以看見這種仁慈, 當他在談"感同身受"的時候。耶穌說:"要像你們在天上的父一樣仁慈。"仁慈對待自己和別人的人,他們就能稍微瞭解上主,參與在上主當中。

6. 心地純潔的人有福了!他們要看見天主

希臘人特別喜歡真福八端中的這一項。因為希臘人是喜歡"觀看"的人。在"觀看"中,他們瞭解上主是誰。在觀看創造物的美和每個人的面貌中,他們也可以看見 上主的美。希臘文中的"上主"(theos)源自於"theastai",意思就是"觀看"。日爾曼人則用另一種方式經驗上主。德文中的"上主" (Gott),原意是:"被呼叫過來的"。日爾曼人經驗到上主,是當他們在急難中向神呼喊之時。而希臘人是在默觀中、在觀看創造物的美、在觀看內心的亮光 時看見神的。

“純潔"的意思並不是毫無過失,而是指清澈、沒有其他意圖。孩子的眼睛通常都是純潔的,他們不會有虛偽的意圖。耶穌也曾說,純潔的眼睛會讓全身都純潔。我們也看過有些人有著渾濁、貪婪的雙眼,這樣的眼睛評斷所有事物,想要佔有一切,會傷害或刺傷別人。

耶穌不只有純潔、清澈的眼睛,可以看見人們身上美好的部分。他也用純淨的方式對人們說話,讓他們感到自己純潔。"你們因我對你們所講的話,已是清潔的 了。"(若15:3)耶穌這樣說,讓人們得以跟自己的內心和諧,覺得自己是純潔的。如果我講了一場充滿道德化的講道,教訓所有的聽眾,所有的聽眾都會覺得 內心汙穢。或者,如果我在談話中讓對方聽出我別有意圖、我受壓抑的憤怒或者我的嫉妒,那麼,聽我說話的人也會感覺到不純淨。我們都曾經驗到,我們的情緒被 周遭環境的氛圍弄得渾濁,這時候,我們就需要安靜的時間,讓這些渾濁的感覺再度純淨。

俄國詩人特別喜愛純潔。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偉大的小說《卡拉馬佐夫兄弟》中,特別將那個曾經是修士的最小弟弟阿約夏描述成純潔的人。書中那位內心撕裂痛苦 的女士古拉雪卡跟阿約夏說,她在他身旁時,感受到自己是純潔的。在他身旁,她不會感受到被評斷,因此她在內心撕裂痛苦中,依然能夠相信自己的純潔。這讓她 不會放棄自己。陀思妥耶夫斯基談到耶穌身上的美,以及耶穌根植於我們身上的美。"美可以拯救世界",他這麼認為。耶穌在這項八福中,要喚醒我們感受到醫治 和幸福喜樂的美,這種美經常被原罪弄得晦暗,但這種美依然潛藏在我們靈魂深處。因為耶穌所在之處,我們內心最深之處,是純潔、清澈的,不會被原罪玷污。–摘自:《時代論壇》

作者:文/德國心靈大師古倫神父 譯/吳信如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