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我會到泰北山區來當志工教師。2008年退伍後的我,背起了行囊。印尼兩年、菲律賓半年、澳洲兩年,今年1月入境泰國停留至今。旅途中結識泰北回龍中學志教黃仁杰,本著「資訊蒐集親身視察」的信念,也興起參與付出的念頭。

經過資料的蒐集比較後,開始與回龍中學的范雲華校長通信,並訂定會面時間,她很關心「我能停留多久?」因為她不希望孩子在一個學期中頻繁的換老師,由同一個老師給予完整的教程,第2次的談話,就正式確認了我承接的科目並執掌校園訓育組的工作。6月底,與幾個志工老師一起來到聖愛之家;任教期間,得知有學生是從數公里外,跨了幾個村寨通車就學。也有學生家長從數個山頭外,送孩子到滿星疊租房。這都只是為了方便孩子能到回龍就讀。一位大叔說:「我們這條市場的孩子多半都在回龍念書啦!」他很開心,孩子能在回龍讀書就是一種驕傲。

泰國約從6月轉入雨季,而東南亞國家在雨季開始後更是時常傳出瘧疾、登革熱一類的傳染病消息。但對初次來到泰北山區當志工的我,是幸福的,因為我居住在聖愛之家,周日,范奶奶都會帶著住在聖愛的孩子打掃環境、除草、清積水。在回龍中學,也常見范奶奶領著學生打掃不常注意到的角落。約從7月初清萊開始傳出瘧疾疫情,在7月中得知與學校僅一牆之隔的鄰人染到瘧後,很快的7月下旬就有人來為學校撒藥消毒。每周的教師會議上范奶奶也提醒與會老師:「山上的孩子常隱忍不適,常到忍不住才告知老師,所以請多主動注意學生。當學生有感冒發燒症狀時,除了讓學生回家修養避免擴大傳染外,也要勸導家長務必要帶孩子去醫院檢查,切莫認為只是小感冒而忽視了早期徵狀。」

有個孩子因瘧疾確診入院而消失了一周,當她回到學校,帶著飽滿元氣向我打招呼後,抱怨著住院5天的無趣;這當下,我的心底滿是感恩。這些孩子們何其有幸,我們都選擇來到了這裡。有默默堅持著理念的范奶奶所經營著的聖愛之家與回龍中學。是她嚴厲卻慈愛的關懷,讓聖愛的孩子一個個健康成長。是她貫徹的帶著泰北山區多數居民認為不必要的堅持,讓回龍的學生瞭解品德比學業重要,也幫助著積極進取的學生慢慢的找到那屬於自己人生的「釣竿」。

暑期陸續有來自台灣不同院校、機構的志工團,來到泰北山區在各個的地點服務,我在回龍中學遇上嶺東科大海外服務志工團,他們持續6年都造訪,離去前必定與回龍校長及教師共同開會檢討,並研討出下個年度的教學期許;出團前半年就與范校長溝通、編寫教案、製作教具、花許多時間做培訓。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在到來的短短三周中,盡可能的把想法、理念、方式,透過師資培訓傳遞給當地老師,並設法讓課程與趣味活動結合,進而引發學生的學習熱誠。而且當他們在回龍中學服務期間,還會每晚開會做當日檢討,並針對學生實際狀況去對教案做調整。有些多次造訪的同學,甚至在教案之外還有口袋備案!這群嶺東的大孩子,真的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大學生、不一樣的志工團。

另一方面,我在此體驗到,志工不該有「只要我有意願付出,對方就該樂意接受」的自我感覺良好。也不該在沒實地瞭解,就想憑熱血去做卻未去關切實際需求。曾聽聞一個故事:「一位富裕的農業專家,見到某島嶼的土著生活貧瘠,土地僅拿來栽種芋頭而缺乏糧食。於是專家自費買了批稻穀運過去,並要求土著要聆聽完他的種植課程後才能領取。兩周後專家離開時,他深信土著的生活將會改善。怎知他前腳剛走,土著們立即把稻穀煮成米飯來飽餐。土著們說:「種稻多慢啊!還不如我們種的芋頭,不管長好沒,隨時拔起來就能吃。我們現在就餓啊!」專家的確是想授人以漁,想為土著解決長期的困擾,但卻忽略了他們眼前的需求。稻穀的熟成約要4個月,那在成熟前的時間土著要如何飽餐呢?很慶幸在我的人生旅程中,有機緣來到這裡獲得了不一樣的體驗。過去的我,致力於營造「被利用的價值」,如今的我更想發展的是「足以付出的能力」。過往我信奉的「被利用的價值」論從精神或實值上,在這些年為我產生的多是能獨利自身的獲取。但在這段時日中感受到的「足以付出的能力」,是在照顧並豐富自我的同時,也能從旁人的笑容裡,去獲得喜悅與感動。

無法細數范奶奶為寄宿在聖愛之家孩子們的付出,也不易轉述她為辦教育傳揚主愛的擇善固執。我們多是旅人、學生或正在打拚的工作者,能做到的真的有限,但也請絕對不要忽視積少成多的力量。這裡不需要會說泰文,這裡是泰北山區少數還堅持繁體中文教育的學校。若認為自己合適當志工教師,不妨寫封中文簡歷寄給回龍中學的范雲華校長,也歡迎直接問我。

感謝在我成為志工教師期間,一些看到我臉書文章而來信問需要幫忙的朋友,真的謝謝。讓我們一起祈禱、許願,然後相信正向信念的力量吧!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利瑪竇傳】了不起的預兆
  • 【我們的故事】一位仁慈的"父親"—蘇樂康神父
  • 【東西經典對著看】在人間推行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