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恩榮神父

一九八五年我在光啟社工作,四年後得了高血壓,翌年會長仁慈可憐將我調到聖家堂,接鮑銳敏神父的理家工作。當時心中有聲音說:過去你為教友服務,如今要為會士弟兄工作。當下決定要好好侍候修會的弟兄。

第一天我就去買了一本四百頁的食譜,交給當時的廚子老李。不料他說:「我不識字。」「那你當什麼兵?」「通信兵。」「通信兵不識字?」「我是架電線的。」不得已,只好慢慢調教。我建議他有時在清湯中加些粉絲。他說:「神父們不吃的。」我說:「你試試看。」結果,神父們都搶著吃。之後又教他常常換花樣,例如餛飩湯、省諮議會的早餐必定有燒餅油條稀飯,讓姚家圻神父有精力開會。週五守小齋,晚上都吃剩菜。我在和平超市發現十七元一條的法國麵包及便宜的乳酪,於是常常騎摩托車去採購。看到幾位老法國神父滿足的笑臉,我心中不禁也得意,這些老人家太容易滿足了。

有一次我在房間裡算帳,傅雅谷神父敲門,囁嚅地說:「請給我一千塊錢,我需要去看牙醫。」 「什麼?一千元?」我立即掏出二千塊錢塞在他手中:「神父!請別去小巷子裡的牙醫,去找一個有名的大醫師!」我看著他傴僂的背影,千謝萬謝地離去,內心莫名感動。這位老傳教士,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教會,現在年老了,還要謙卑地向他的晚輩會士要醫療費用,我能不大方嗎?

要寫聖家堂的歷史,有關小偷不能不提一筆。有天早上我從會院出來走向教堂大門,聽到老梁在他房間內叫我。原來他的房間有兩道門,外面一道是紗門,門外有一插鎖,被插上了。是誰?準是小偷無疑。果真,前晚小偷光臨過了。聖堂四個側祭台前奉獻蠟燭的小鐵箱是小偷的最愛。我就請狄世榮修士每晚將鐵箱中的錢全部取出,別上鎖。但小偷仍不甘心,最後只得每夜將聖堂中間兩側的日光燈全部開亮。從此小偷再也沒有進堂了。

狄世修士(西班牙籍),八十幾歲,極為幽默。有一次,他在聖家堂唸《玫瑰經》,忽然有一位女士(像是有精神病的)來問他:「聖母瑪利亞在哪裡?」狄修士回答她說:「她去買菜了。」那婦人才悵然離去。狄世榮修士非常喜歡罐頭的桃子,每當有頭等瞻禮時,水果一定要放罐頭桃子。所以有一天,當他在頤福園時,我特地買了一罐的桃子送去給他,他看了以後,欣喜的表情流露在他臉上。

每星期有一個上午,隔壁黃智才開車和我一起去環南市場採購,蔬菜水果每次載滿一車,又豐富又便宜。

但是我最得意的,只有我和王敬弘神父兩人知道的,是我接理家半年後,輪到安息年要離開台灣半年。於是我找王敬弘神父代理。我將每天、每週、每月要做的工作,員工的薪水……全部清清楚楚一條一條地寫在本子上交給他,一句話都沒解釋。王神父六個月中照本行事,什麼問題都沒有。這本子直到現在還珍藏著,算是我在聖家堂的甜蜜回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