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羅雲 . 威廉斯( Rowan Williams ) 溫黛 . 貝克特( Wendy Beckett ) 著

梁偉德 譯

2010 年 3 月 初版
書號 205301
定價 160 元 / 80 頁 / 平裝 / 19公分
ISBN: 978-957-546-673-2

本書簡介

門徒們請求耶穌說:「主!請教我們祈禱。」耶穌並沒有長篇大論地教給他們一個課題,祂的答覆是簡短的幾句話,那就是我們今天熟悉的〈天主經〉。這端經文不單使我們洞察耶穌自己的祈禱生活及祂的教導,更是涵蓋了我們神修和物質生活。若我們把它變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它可以產生轉化作用。

 

作者簡介
羅雲‧威廉斯(Rowan Williams, PC, FBA, DD,1950年6月14日-),英國國教主教和神學家,2003年就任為第104任(現任)坎特伯里大主教(亦即全英格蘭的主教長)至今。

羅雲.威廉斯1950年出生於英國威爾斯斯旺西(Swansea,Wales)。在劍橋大學基督學院修讀神學,1975年取得牛津華德罕學院(Wadham College)的哲學博士學位。曾任教於劍橋和牛津等名校,著有多本著作,如Silence and Honey Cakes:The Wisdom of the Desert。

溫黛.貝克特修女 (Sister Wendy Beckett),1930年出生於南非,1946年入修會,到英國牛津的聖安妮學院就讀,學成後回到南非服務。

1970年回到英國諾福克(Norfolk)奎丁罕(Quidenham)聖衣會隱修院過著隱修和祈禱的生活。
著有超過十五本的著作,並為好幾本藝術雜誌寫作。

譯者簡介
梁偉德,潛心譯述,譯筆樸實平易。譯有《教宗若望廿三世家書》、《仁慈之光──紐曼樞機的靈修觀》、《靜隱之所》、《驢子上的鈴聲》、《心路歷程》、《活出福音》、《天堂在我心》、《祂的力量》、《踏腳石,絆腳石》、《串起希望之鏈》、《深德祢心》、《瓦器中的珍寶》等書。


 

 

 

精采文摘
我們的天父,
願祢的名受顯揚。

  〈天主經〉的詞句具有多重層次,對想要深入了解它的人,每一個詞句都有著極豐富的意義。以第一句為例:

家庭禱文

  不論我們稱它是「天主經」或是「主禱文」,這是一首團結所有基督徒的經文。總主教說:

  由於〈天主經〉第一句是「我們的天父」而不是「我的」天父,在某一層意義上,代表我們時常和其他基督徒一同念著它,你在說:「這是我和其他基督信眾共同深切分享的東西,即使當我獨自念它時,也實在是和其他人一同誦念。」
  ……可是,它絕對獨特的一點是,它簡簡單單地以「我們的天父」的稱呼作為開端,不作其他,沒有什麼比對一家之父更堂皇、更冠冕的稱呼了。這是天主大家庭的禱文,這是你以最親密言詞去稱呼天主的經文。

  或許,認識到我們是屬於天主的大家庭,給了我們信心去祈禱,總主教提醒我們:

  當我們說出「我們的天父」時,必須記得那是以最大膽的方式稱呼天主。可是耶穌已給了我們膽量去稱呼天主為父,有時我們會聽到這經文被稱為「救世主教給我們的經文」。

  這開頭的幾個字對溫黛修女尤其重要:

  若要我把〈天主經〉撮要出來,我會提出這第一句──「我們的天父」,因為那是耶穌主要的訊息:那偉大的天主,那我們不能以自己的心智去理解的整個奧祕──那偉大而神祕的真實就是我們的天父。
  ……有天主作我們的大父,這奇妙的事,只有耶穌真正知曉,因為祂能夠看到。我們卻是生活在信德中,和祂同一父親,是我的、你的父親。「我們的天父」就是所有人的父親……這指出身為人類的我們有一位共同的父親,一位愛我們多於一切的父親。

和天主的親密關係

  大部分跟隨耶穌的人都會認出這經文回響著猶太人的傳統──因為耶穌是在這傳統中成長的,然而他們也會留意到,在〈天主經〉中,耶穌稱呼天主有著驚人的差異,總主教解釋道:

  在新約福音中,我們相當清楚地看到,人們記得耶穌自己祈禱、或教人祈禱時,祂稱天主為「父」,祂用熟悉的「阿爸」(Abba)一字。祂自己在對天主說話時,第一個說出的就是最親密的「父親」這個詞,祂不稱天主為「造物主」,或「主人」,祂說「父親」,祂所說的第一個字證明了祂和天主的關係。
  
  總主教接著提醒我們,藉著這個簡單的詞語,耶穌向基督徒指出,他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走向天主,和天主分享這親密關係:

  當我們說出「我們的天父」之後,我們或者應該想到那復活後的一幕──耶穌對一位親近的朋友和追隨者說「我的父親和你的父親」,於是你一說出了「我們的天父」,就是在說「我早已得到分享耶穌和天主聖父之間的關係;我不必費力從頭去建立我和祂的關係。我不必辛辛苦苦攀登梯階到天堂和天主建立關係,我已被邀請加入這個家庭。」而這正是每一端禱詞開始時的恩賜。

天上的父親

  我們很容易從自己父親而來的經驗去描繪天主大父的圖像,對某些人來說,這經驗可能適得其反,溫黛修女尤其關心那對父親懷著惡劣印象的人。對這些人,〈天主經〉開始的一句可能是塊絆腳石:

  我們的天父,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許多人在信仰上感到困難,因為他們以為天主聖父就像世上的父親,他們祈禱時,以為像從世上的父親求取東西那樣,總是得不到的。當你聽到父親、爹爹、爹地一類稱呼時,給你帶來不少回憶和意義。有些人覺得念〈天主經〉有困難,因為他們有一個嚴苛的父親,因此「父親」一詞使他們滿懷憎恨,我們可以想像他們要花上許多時間去祈禱,以了解天上的父親和地上父親的分別。

  溫黛修女接著解釋擁有一個「好」的父親也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困難──除非我們能明白世上的父親和天上的父親的分別:

  最好的父親──就像我自己擁有的父親 ──溫馨而慈愛,為他的兒女做任何事,供給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食物、衣著、教育、微笑、親吻、讚美、鼓勵、溫暖……而我們的天父,若我們有需要祈求祂時,祂一定給我們一切,或者多過我們所需的一切,但並不是以地上的方式。要明白,祈禱總會得到應允的,但是,是以天上的方式得到;這是十分困難的,需要有很大的信心和深刻的了解。

  地上的父親是可見的,他用雙手環抱你,他的出現使你感到安慰;天上的父親並不如此,儘管我們感覺不到祂的臨在,要想到祂是在天上的父親,祂並非不關心我們,祂是遠遠超乎任何人所想像的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