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元

六月15日主日彌撒結束後,神父照例守在門口,發給要離去的教友每人一份「課外讀物」─當日彌撒三篇讀經的綜合要義或教會訊息。我把拿到的二張A4黑字白紙折了對折又對折捏在手裡,撐開雨傘冒雨走回家。雨是傾盆地下,傘並不能擋住什麼,回到家來渾身上下溼成一片,神父給的課外讀物也潮了。我把它們攤開在桌上,為著一份「尊重」的理由,我通常會認真讀完它。

第一張仍是彌撒讀經要義及神父對教友的勸勉,第二張可有意思了,「聖保祿年得全大赦條件」這標題著實震動了我;罪、赦罪、大赦、全大赦、罪赦的條件、贖罪券、十六世紀教會改革運動、馬丁路德和他創立的新教,這些屬於舊時代文字意念電光石火般閃過腦際。我猶豫了一分鐘,考慮要不要繼續讀它;廿一世紀的今天出現這樣的文字,有點像速食店裡跑出恐龍,太不可思議了。我決定讀完它,它多少有助我認識今天的天主教會。

不知道該稱為聖諭、通諭、牧函或什麼的這篇文字共分六個段落700來字,它以最新科技產物─電腦─打字列印,文字的使用卻極盡帝王威權色彩,幾乎是「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翻版。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它又像政府機關貼出公告─某時某地,某單位要發放救濟物品,凡我國民具備以下條件者得在通過以下規定章程後獲得這項權益。

…..詳文見於【見證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