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沈默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Ⅲ

我的意思是,世俗(各界)的一些權威人士總喜歡一些搖擺不定、不確定(信仰)、內心有分歧的基督徒,並完全渴望使他們的信仰「私有化」;更絕對願意把那些熱情的(、虔誠的)宗教人士作為危險的、暴力的,而不予理會。 我們面對現實吧,這不算聰明。若你對我這一點有質疑,請回顧費雷拉對羅德里格斯所說、推測了日本平信徒的基督宗教何等過分單純。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Ⅱ

最後,如電影中所見,他被帶到尋覓已久的前神師費雷拉神父,並證實所有的謠言都是真實:這位基督信仰的前大師、耶穌會的英雄,已公開背教,更有一名妻子,並在國家的保護下、以所謂的哲學家來過活。這位已背教的費雷拉神父利用各種理由,嘗試說服他的前學生放棄在日本福傳,更稱日本是一個基督宗教種子不能紥根的「沼澤」。

美國主教看《沉默》史高西斯的《沉默》與海邊的殉道者 ∣

我一直都是導演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電影的忠實「粉絲」:《的士司機》、《狂牛》、《盜亦有道》、《飛行家》等等,都是過去40年最關鍵的電影。史高西斯2007年的電影《無間道風雲》亦是我在YouTube頻道上首套作主題的影評。 同時,他也在作品中加入天主教的元素,但緩和的同時亦帶有爭議。(編按:史高西斯於天主教家庭中成長,他有過5段婚姻,曾公開承認是個失敗的公教徒。)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Ⅴ

當日本基督徒受到折磨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天主在哪裡?我會提議:與他們同在,緊跟著他們,在他們身旁,如同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一樣受煎熬,看著他們的朋友被釘十字架沉浮在海中。 為什麼傳教士們會在那裡? 這是在評論家當中另一個共同的疑問,他們不但指責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的失敗、導致快速棄教,還有他們在日本的存在。到底他們為什麼會在那裡呢?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Ⅳ

到了電影的尾聲,這個看似軟弱的人,藉著尋求告解,幫助洛特里哥神父回到他的神父身分。有一幕動人的場景,洛特里哥神父將他的頭靠在吉次郎的頭上,彷彿在祈禱。或者是赦免罪過。 吉次郎的最後一幕可能是最玄奧的。一個日本官員注意到吉次郎的脖子上有一條項鍊,把它扯下來。他打開皮囊,發現了一個聖像。暴露出吉次郎是一個基督徒,就迅速地被帶走,想必會死。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Ⅲ

     2.洛特里哥神父在棄教之後仍然相信天主嗎? 在我看來,絕對。在這一點上,史柯西斯的電影比遠藤周作的小說更清楚。小說的尾聲,是用一位在日本的荷蘭書記角度去述說,他講述了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之後的故事,對他信仰的問題留白。老實說,我覺得這本書的結局模糊的令人生氣。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Ⅱ

但是到最後,幾次痛徹心扉的經驗之後,其中包括他自己身體的痛苦、以及目睹他人受刑折磨和處死,在長期的痛苦祈禱之後,特別是,在祈禱中聽到了基督的聲音,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了。 他棄教,不只因為他希望拯救日本基督徒的生命,而是因為基督在祈禱中要求他這樣做。跟一些基督教評論家所做的論斷相反,棄教一點也不是光榮的事。

馬丁神父答覆五個關於「沉默」最常見的問題 Ⅰ

馬丁·史柯西斯的新電影「沉默」,關於十七世紀耶穌會傳教士在日本,最近在世界各地公開上映。影片上映之後,有些人知道我曾任電影顧問,就問了很多問題。許多問題都很類似。同樣的問題也困擾了一些影評家,他們似乎無法掌握到電影中一些重要的宗教主題。 一般來說,對信仰問題持開放態度的評論家都很欣賞這部電影,有些人視之為鉅作。其他人,很明顯地對信仰通常不太有好感,反應也不太熱烈。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Ⅲ

當然,依納爵神操並非包治百病的大力丸。在神操時身處於恩典中而樂不思蜀的加菲也不可避免的體會到了這一點:“這些神操曾讓我不由自主的下跪,可現在,我卻坐在這裡,掙扎在老問題裡……制作這部影片的經歷的確很深很深,比我一切演藝經歷都要深刻;然而,和神操相比還是要遜色幾分……可現在,電影也已經出來了,而我自己又回到了膚淺塵世。我正在努力適應它。”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Ⅱ

他的神操導師,耶穌會士馬丁神父起初也有類似的詫異與疑惑之心,曾經猶豫是否答應。要知道,做神操絕非兒戲,也不同於一般的體驗,而是需要絕對的誠意。萬一他只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怎麼辦?且不說時間精力的浪費,這甚至會帶給人靈性的挫折,起到相反的作用。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Ⅰ

2016年下旬上映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台譯「鋼鐵英雄」)在網絡上掀起的討論熱潮至今還未衰退,不論孰是孰非,這又是梅爾·吉勃遜的一部經典,也延續了他對信仰主題的關注,但筆者並非要去探討劇中的信仰;恰恰相反,這裡要說的是劇中的主演安德魯加菲劇外的信仰歷程。 事實上,這裡關涉的甚至不是《鋼鋸嶺》,而是他的又一部力作,由另一位大師級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的《沉默》。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Ⅳ

後來和導演閒聊時,我說:「我當時不確定安德魯是否在演戲,或者已經精神崩潰。」導演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說:「我也不知道!」我之後問安德魯時,他回答:「不,那是我一生中狀況最好的時候。」作為方法演技派的演員,他需要做一些極端的事,使他處於和角色同樣無奈、沮喪和憤怒的狀態。洛特里哥神父正歷經痛苦,那歇斯底里的吶喊幫助他入戲;顯然導演沒有錯估這位年輕演員傑出的才華與敬業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