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憶馮允文神父

「好像要來了!」薩威說,看起來很高興。 依納爵應了一聲,看著伯多祿拿著鑰匙去開門,心中既期待又緊張。 他又哭了,眼淚滑過臉龐,滴在天堂的草地上。依納爵哭是因為感動,感動有一位溫柔的同會弟兄在世間贏得了天主的喜愛和讚美;他也因為悲傷而哭,依納爵知道在人間會有數不清的眼淚和哭聲,會有很多人為失去一位愛他們的神父而悲傷的無法自拔,他為那些人的悲傷而深深地悲傷。

在死亡苦痛中找復活希望──狄若石

我出生在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神父,也有好幾個表兄弟當了神父或修士,母親家族裡也有聖召的傳統,所以在我被召叫的過程中,天主很清楚的表達祂的使命;跟隨著家族傳統,我去教區小修院準備成為一名神父,但天主有祂特別的計畫。那個時代,要成為神父的必要條件是必須學會希臘文和拉丁文,我讀了兩年,還是無法學好這兩種語言,所以帶著悲傷沮喪的心回家;看似我的理想受挫了,但天主仍持續在我身上作工。

他自遠方來:南台灣的肯德基爺爺

很多人都跟我說過,我長得很像肯德基爺爺。 基於這位老爺爺的高度人氣,我也覺得與有榮焉;不過每次被這樣叫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南台灣的日子,以及下面這段小插曲: 「神父,您是哪裡人?」在我還沒回答之前,站在我前面的年輕人為了這個唐突的問題向我道歉;他是發問者的舅舅。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令人尷尬之處,至少對方沒有馬上把我當成美國人,我的國族自尊因而得救!

堅持平民教育的狄恆神父

那年,我就讀的小學派發升中試成績,能夠獲派到灣仔區名校香港華仁書院的就只我一人。 開學第一天,赫然得知校長竟要親自接見每一位中一新生,心裡十分忐忑不安,「Interview」這碼子事還是人生第一遭。 我紅著臉怯生生地進入校長室,迎面卻是 Fr. Deignan 和藹親切的笑容。儘管我已是「小學的尖子」,但那時候我其實還是個英語的啞巴,內心非常自卑,完全不能表達。Fr. Deignan 可真有本事,對著一個只懂一句英語「My name is XXX…」的人,竟然可以「對話」了五分鐘。

種子長成大樹┃徐明德修士

  編按:「人子來不是受人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這是耶穌對門徒的訓示,也是說給所有願意跟隨祂的人。耶穌會的三位修士-馬天奧、徐明德、林文生,他們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地方個別回應了天主對他們的召喚,進入耶穌會,在接受完一段不算短的培育期後,終於他們要踏上聖召的另一個階段,5月6日這天他們成為執事,成為天主計劃中更得力的幫手。 面對當前教會牧者越來越高齡,陪伴年青人找到天主對他們的召叫,並鼓勵他們回應,已是刻不容緩的“教安”大事。『如果你生命……

常懷感恩心的李哲修神父

有一天下午,突然接到一位陌生女士打來的電話,在電話中她向我訴苦說: “神父,做人為什麼會這麼苦呢?自從嫁給我丈夫之後,我盡心盡力地為這個家付出,可是不管我怎樣為他們做牛做馬,他們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做得好是應該,做得不好就得挨罵。他們從來也不會說聲謝謝或讚美的話。" 從電話那端,我可以聽到她斷斷續續的啜泣。

由聖神而生──莊清廉神父

  「風隨意向那裏吹,你聽到風的響聲,卻不知道風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凡由聖神而生的就是這樣。」(若3:8) 滿懷著感恩的心,感恩過往歲日中,天主帶領我的奇妙化工,我不得不將榮耀歸於天主! 自我出生,直到造就成現在的我,天主一路引導著我。是祂,在某個時空下給予我生命,我出生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家人們彼此相愛,也彼此互助;我的雙親都出生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這讓我體會到父母親為何總是那麼地替他人設想及熱心助人。從我們的家走到所屬的堂區,只要六分鐘,所以每個主日,我會和父母親一起前往教堂參加彌……

主內的伙伴──徐森義神父

上個禮拜六起了個大早,搭上高鐵就往台北衝。不是要去開會,也不是要去喝喜酒,而是要去參加我在耶穌會初學院時的兄弟,徐森義修士祝聖為執事的感恩禮。 和森義認識,是在當完兵後,參與了基督生活營的服務工作。那時的森義,是「生活營工作小組」的主要成員,他對基督生活營的投入與使命,讓我印象深刻。

詩情畫意的古理明神父

  古理明神父是一位詩人,我曾見到他以義文寫作的詩。由於自今年九月二十七至明年七月三十一日,耶穌會慶祝會報祖聖依尼高(依納爵)誕生五百年週年。 古神父將依尼高的靈修歷程以及耶穌會的精神,提綱挈領地寫了一篇義文長詩,同時也以簡單的中文譯為詩文,辭意清楚,用字簡潔,讀後自然對依尼高發生好感,究以為在這禧年中用來向中學生或全區教友介紹依尼高,這是一篇非常適當的長詩,甚至在有些祈禱場合可用來朗誦,在此我且不怕獻醜,以一首古詩作為回應。

雅魯培神父:不殞命苦架,便無法獲致生命

雅魯培神父在1965年5月22日,耶穌會卅一會屆大會被選為總會長,1981年八月雅魯培神父中風,1983年卅三屆大會改選新任的總會長;雅魯培神父出任耶穌會總會長長達十六年,對近期的耶穌會發展影響頗巨。 我們就三份中文方面的資料來探討他的觀點:《耶穌會士的靈修培育》、〈耶穌會總會長答客問──走向貧窮〉、《雅魯培神父訪問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