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落地生根,這裡是華思儉神父的家

1913年出生於加拿大魁北克的華神父,現年已經高齡102歲,擁有16位兄弟姐妹,超過300位的姪甥,除了神父本人,有5位姐妹也成為修女為教會服務。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他,原來從事於醫療護理工作,而且喜歡研修哲學,感到心靈、潛意識、行動力跟醫治療效與信仰都有著直接間接密切連繫的臍帶關係。21歲時,他感受到天主強烈的呼召和感動,毅然決定在蒙特婁加入耶穌會,接受培育及派遣,先後到北京、上海、菲律賓、及台灣南澳從事福傳工作,長達80年之久。

一百公里的彌撒

法國籍神父南耀寧來台20餘年,大半時間都在尖石鄉服務,曾有4年餘時間,每周自輔仁大學騎單車到尖石鄉主持彌撒,單程就要3.5小時,至今仍定期開車102公里探視教友,不少原住民是他自幼看到成人,他也善用外文能力教導孩子們學習英文,移民署新竹縣服務站、新竹縣政府、尖石鄉公所等人6日前往嘉樂天主堂,為南神父申請歸化程序,「將成台灣人!」

用心去做必能做到──傅南渡神父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人與人之間的初次接觸,很多時候都是以外在能力來評估一個人的能力。比方,看到一個殘障人士,我們會認為他/她的能力不及健全人士。 最近,我探訪了一個麻瘋院,認識了一名因漢他病而失明的女士。她雖然要使用木柺來協助走路,但是還可以用一隻手拿著盛載水的水桶,為的是盛水到麻瘋院清洗蔬菜;就是這樣,失明的她,能夠一個人,扶著扙,拿著水桶,獨自走過馬路,來回往返取水處與麻瘋院。 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只要用心去做,必能做到! 作者/傅南渡神父

謝詩祥神父生平的第一台彌撒

自從二零零六年目睹吃了一小口麵粉就足以致命的兒子可以領一整片聖體的奧妙而寫下了「孩子,你大膽地往前走」之後,我就一直期盼有一天可以寫第二集,見證兒子對麵粉和其他食物不再過敏。但一年年過去了,孩子對麵粉食品屢試屢敗,也依然對好幾種食物過敏,甚至發生了幾次幾乎沒命的意外。

懷念朱勵德神父

我在上海念高三那年(一九五三),從朋友手中傳來朱勵德神父自巴黎寄來的他的晉鐸聖像,上面還寫了「送給達誠弟……」。這是我們二人第一次交流。我的大哥陸達源神父也是耶穌會士,比勵德神父早三年在上海晉鐸。勵德神父可能因大哥而認識我,我不記得是否與他見過面。收到他從遙遠的法國寄來的聖像,叫我珍惜萬分。怎麼勵德神父會想到我呢?

胡國楨神父談盧雲靈修

我可以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教友。這次聆聽了胡國楨神父在灣區連續五場的「盧雲靈修」演講後,提供了我許多對信仰思考的方式,感覺似乎過去對信仰的認識很死板、僵硬,一絲不苟。但經過胡神父抽絲剝繭的解說,使我衷心體會到天主比我知道的要寬大很多,將我的信仰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願意藉著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些我的領悟。

叫我第一名──孫柔遠神父

耶穌給門徒們講了這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要遠行的人,將自己的僕人叫來,把財產托付給他們:他按照他們的才能,一個給了五個金元寶,一個給了二個,一個給了一個;然後就動身走了。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立刻去做生意,另外賺了五個。同樣,那領了二個的,也另外賺了二個。但是那領了一個的,卻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錢藏起來。過了很久,主人回來了,便和他們算賬。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上前來,呈上另外五個金元寶說:『主啊!你曾交給我五個金元寶,看,我賺了另外五個金元寶』。主人對他說:『做得好!你這又好又可靠的僕人,你既在不多的……

任勞任怨、富有愛心的陳禮耕校長

陳禮耕校長,民國十七年出生於安徽省的安慶(懷寧)。他自幼即棄俗修道,因逢戰亂時,生活十分艱辛,又遇到共產黨迫害教會。神長認為應給安慶教會保留精英,便遣送他去澳門、香港。 在香港華南總修院晉鐸後,因無法回到安慶教區工作,就到台灣彰化靜山的耶穌會初學院初學,後來又到了碧瑤神學院讀完耶穌會的神學培育課程。

每天試試看──弘宣天神父

你知道嗎?每天你能夠設定「明天」的心情呢! 當我一開始想以這個想法來寫點東西時,我決定更勤勉地身體力行,而直至今日,已經持續約一個月了。結果非常地正面,很振奮人心,即使當中曾有某些天,我並沒有成功地完成此事,我仍然愈來愈相信:這樣的想法,只要我真的想做到,我就可以做得到。

一個五旬節(聖神降臨)的經驗┃憶丁松筠神父

聖神降臨並不是每次都像第一次那樣發生 第一個五旬節,門徒們正在等待聖神,那時他們擠在屋子上層的房間,在同樣的地方,耶穌曾許諾他們會派遣聖神來。但當聖神終於出現在他們當中時,他們依然毫無準備。有風、有火、還有不同的語言。那必然是個特殊、難忘的經驗!那事件當然也影響了他們後來的生活,同時寫下了教會的歷史。

修剪後而得的新芽──趙晟宰

我是韓國籍的耶穌會士趙晟宰,生在天主教家庭中,出生後就接受洗禮。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對,我就是老么,所以我長這麼大了,還有一點想撒嬌的影子,不過我目前不會亂撒嬌(以後很難說),尤其是入耶穌會之後,我變得有點嚴肅。 我喜歡玩耍,所以我把很多事情當做遊戲,在修會裡面也是,我天天都在想要如何享受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樂趣很重要。我怕上課無聊、開會無聊,可是還好在每天的感恩祭中,都不會覺得無聊;這樣看來好像我真的有聖召。 我屬於台灣的草莓世代,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台灣人所說的草莓族,不過,這個名稱很有意……

享受學習的過程┃勞伯壎神父

學院現在任教希伯來文的教授是勞伯壎校長(神哲學院的校長。所以稱校長而不稱院長,因學院與聖神修院毗鄰,為免名稱混亂,故學院之長稱為校長)。身為一位聖經學者,勞神父學習語文花的時間很長,種類也很多。「我是在神學一年級學習希伯來文的,後來到羅馬讀書時,第一年是先修班,主要就是修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兩個語文每星期各上五小時課。到了正式的課程,也合共修了三個學期的希伯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