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敏道神父01新竹教區劉獻堂主教早年在菲律賓的景縣修院畢業後,擔任院長的蒲神父特別送他到羅馬繼續深造,由於這層淵源,劉主教後來回台灣並接掌新竹教區時,發現教區有不少負債,他在愁困的時候找恩師蒲神父幫忙想辦法,蒲神父在經濟上給了新竹教區不小的幫助。

劉主教強調,蒲神父數十年來的對外募款工作,建立了相當卓越的「信譽」,捐款人知道他從不會做假或誇大需求,捐錢給蒲神父不必擔心被誤用或濫用。

蒲神父雖然很會募款,但是自己的生活卻又相當簡樸。饒志成神父回憶說,蒲神父過八十大壽時,很多教友送衣服、褲子及禮物給他,隔幾天他去拜訪蒲神父,蒲神父興沖沖地將他拉到寢室,看著滿滿一張床的禮物,饒神父不禁嚇了一跳。原來,一向敬重長上的蒲神父,希望當時擔任耶穌會院院長的饒神父能將這些禮物帶回去處理,因為,他所需要的東西,教會已經給他了,多出來的,應該給最需要的人才對,這就是耶穌會會士堅持神貧精神的最佳寫照。

趣事六/九十幾歲的老人追火車

蒲神父到嘉義教區服務後,仍然經常回台北或到桃園等地開會,每次北上,他一定搭夜班火車,原因除了他的個性不喜歡麻煩當地教友抽時間開車接送他,另外也是因為夜班火車較省錢,而且他在車上睡覺可以節省時間,前後兩個白天還可以好好工作。

徐匯中學退休校長夏金波神父記得,有一次蒲神父以徐匯創辦人身分到台北接受表揚,他到火車站接蒲神父時,因為等錯地方,結果蒲神父一個人坐計程車到徐匯,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第二天早上,私立教育協會頒獎之後,下午回學校過了一夜,翌晨他又送蒲神父到火車站,由於路上塞車,他們到車站時差點來不及,結果已經高齡九十幾歲的蒲神父,連奔帶跑追火車,動作敏捷一點也不輸年輕人,最後終於順利搭上火車回朴子。

趣事七/蒲神父的兩個外號

輔大神學院的谷寒松神父說,蒲神父擔任省會長時,耶穌會的神父們給了蒲省會長兩個有趣的外號。一個外號是「immer 忙」,immer是德文,意思是「經常、總是」,換句話說「蒲神父總是在忙碌著」,而忙碌竟然直接成了他的「代名詞」。

有人問蒲神父是如何安排時間?如何能做這麼多事情?

「one after the other」,谷寒松神父記的當時蒲神父有這麼一句名言,意思是,他不管做多少事情,一定是「一件做完再接著做另一件」,不是同時一起做很多件事情,這就是蒲神父時間管理的秘訣。
不過,蒲神父還有另一句名言:「I never refuse a cup of coffee.」谷寒松神父解釋說,不管蒲神父再怎麼忙碌,一但有其他神父找他談事情,蒲省會長一定立即放下手邊的工作,和前來拜訪他的神父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很開放地聽他人的困難或對事情的意見,他似乎隨時準備好要與人溝通,傾聽他人的心聲。

至於蒲神父另一個外號,則是西班牙語的「Santo madero」,谷寒松神父說,這個外號翻成英文是「the holy wood」,翻譯成中文就是「聖木頭」。

這外號的由來,是因為蒲神父是很正直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為天主、為教會、為別人,從不考慮自己,許多事情應該說的,就直言不諱說出來,他對自己要求很高,對別人,雖然也會有很高的要求,但總是比對自己稍微寬容一些。

谷神父還指出,蒲神父向來很勇於認錯。有一次,一位神父直接告訴蒲神父,說他在半年前某一項決策是錯誤的,蒲神父毫不猶豫就表示:「行,你說說看。」聽完這位神父的分析與建議之後,蒲神父認為確實有道理,馬上就表示:「好,讓我們把時間後退半年,重新再來一次。」

編按/蒲敏道神父於主曆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回歸天鄉,享年一百零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