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孫達神父於2018年1月11日逝世,至今已兩個月,他的殯葬彌撒以及移靈到靜山墓園安奉的情景, 歷歷如在目前,我雖和他相識不深,但那天參加他的殯葬彌撒就已感動不已;小小的聖堂,湧進滿滿的人潮,保守估計超過八百人,連聖堂外的走道都坐滿了教友。

有許多位和孫神父認識、工作上有接觸的都來參禮,情感真摯地送完他人生最後一程,閒聊之下才知道,他們並非教友,孫神父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屆, 福傳就是要行動派,劍及履及,而他完全做到了。

孫神父少小離家,把他的青春歲月全奉獻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竭力為新竹教區鄉親服務,有大禹治水之精神。事實上,他已把台灣當成他的故鄉了,用無私的愛照顧鰥寡孤獨廢疾者,所以,新竹縣的邱鏡淳縣長親頒褒揚狀感謝他的無私付出,這是神職人員少有的殊榮。

孫神父家中有三兄弟,老大老二都奉獻給天主做神父,老三結婚,育有兩女,姪女遠從河北來台奔喪,從要蓋棺就哭聲震屋,再啟靈到靜山墓園,作簡單隆重的追思禮儀,她們一直啜泣著;接著由修士前導,由8位禮生推著靈柩緩緩上山,兩人跟隨在側, 也是啜泣不已,等到了墓穴前,孫神父的白色靈柩由禮生修正了好幾次,終於要緩緩下葬了,她倆更是哭聲震天,抓著靈柩不放,捨不得他入土,我們在旁也忍不住鼻酸。

本來以為正值冬季,在戶外一定很冷,但葬禮那天,託孫神父之福,沒有刺骨的寒風,冬陽似有若無地短暫顯現,鳥雀也躲得不知去向,沒有蟲鳴,整座墓園靜謐無聲,時間似乎也停住不動,這裡是耶穌會為神職人員辦避靜退省之處,在此更能接近天主。

我才到西門街耶穌聖心堂3年,和孫神父接觸沒很深,但若在參加主日彌撒時遲到,孫神父也會嚴正地糾正我,提醒我,讓我不斷修正自己;孫神父回歸天鄉,再沒有規勸的諍言,我唯有時時惕勵自己,跟隨孫神父的芳表做一個稱職的教友,雖然難望其項背於萬分之一,但仍要喜樂地為傳播福音而努力。

孫神父,安息吧!

文/葉家磊(新竹教區西門街耶穌聖心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