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heart-healthy-640x442若望,我們那位患了轉移型末期腦癌的病人,曾有三種「療法」擺在他面前:注射致命藥物、用劇烈的療法去拖延死亡、讓他平安地離世。在倫理上,第一方案是絕對不道德;第二方案是可考慮,但亦有可能不道德。允許死亡又怎麼樣?他的醫生哥哥問若望:「你想要甚麼?」他的回答:「我想我的苦楚和煎熬得解脫。」

允許死亡是指目前在世界不少國家也實行的舒緩治療(有譯:姑息護理、安寧護理、臨終護理)或安適療法。故實有需要提高公眾對舒緩治療和醫護專業人員的認識。

舒緩治療的意思

就基督信仰的基本教理:「所有人的生命,自受孕的一刻,直到死亡,是神聖的,因為天主是為了人自己而愛人,使他成為生活的和神聖的天主的肖象。」(《天主教教理》2319);「生命萎縮或衰退的人,需要受到特殊的尊重。有病的或殘障的人應 該得到支持,盡可能度正常的生活」。(《天主教教理》2276)

舒緩治療是指為不治之症和末期患者的「全人護理」的服務,護理包括醫療、社會、心理和靈性等層面。「全人護理」的重點是以人為本,而非他的病徵。教宗方濟各曾說:「舒緩治療便是對長者(或病人)於疾病最後階段的支持;而同樣重要的是,通過舒緩治療,人的價值更得彰顯。」當醫護專業人員悉心照顧病者的身心苦痛;舒緩治療的其他層面,如社會及靈性角度,便有賴其他有關部們去安撫病人和家屬了。世界衛生組織(WHO)對舒緩治療/姑息護理有以下描述:

姑息護理:

– 維護生命并將死亡視為一個正常過程;

– 既不加速也不延遲死亡;

– 緩解疼痛和其他令人痛苦的症狀;

– 整合患者護理的心理和精神內容;

– 提供支持系統,協助患者盡可能過上積極的生活,直至死亡;

– 提供支持系統,協助家庭應對患者患病期間及他們喪失親人的痛苦(世界衛生組織(WHO),癌症:緩解痛苦及姑息護理)

多倫多總主教托馬斯樞機曾寫道:「讓所有加拿大人(不是現有的30%)都能享用正確的醫學協助死亡,即臨終護理的服務,通過這服務,臨終的病人將感受被愛,他們的痛楚更會用最先進的醫療方法去克服。」

目前,寧養服務通常被認為是姑息治療中最卓越的模式,可在家中、醫院或護養院等地方施行。天主教教理就這點,以基督信徒傳統的做法,作出了回應,指出舒緩治療應該受到鼓勵,並稱之為「一個實踐無私愛德的特優方式」(《天主教教理》 2279)。但必須注意,從靈性角度來看,它包括牧靈照顧,因此不該被視為註腳或單一事件,是原原本本的:因它就是臨終病人「全人護理」中之關鍵層面。

緩解疼痛

據說,有很多醫生會患上所謂「對鴉片類藥物恐懼症」(有譯大夫恐懼症),他們抗拒開藥,尤其減輕痛苦的麻醉性鎮痛劑。不久前在法國進行的一項研究中,顯示只有百分之三內科醫生和百分之七專科醫生會為病人配足夠劑量的嗎啡。人們普遍認為有急需改進現時舒緩治療的藥物,畢竟,施藥是為了照顧和盡可能治癒病者。姑息治療或安適療法都意味着照料護理。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庇護十二世是第一位教宗對緩解疼痛,說明了具體的倫理指引;直到若望保祿二世,在他的《生命的福音》通諭中,正式列出傳統教理的重點。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