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思高工技術教學是他的一生,新竹地區的工業發展推手有他的一份。
────我所知道的白雲山修士

一張外國臉孔在新竹縣新埔鎮街上生活了五十個年頭,只要在新埔鎮內思高工校園附近、霄裡溪溪畔,每天傍晚都可以看到那高大壯碩的身影,從三十出頭歲青壯年時期,每日從內思高工至關帝廟(三聖宮)來回跑步,到七、八十歲老年時的散步,五十年來從不間斷,他時時刻刻展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與鄰居、路人打招呼話家常。

他就是內思高工附近,社區人士無人不曉的白雲山修士。

白修士原名 Bernardo Joes Luis,一九三四年生,西班牙維多利亞市(Victoria city)人,一九五一年入耶穌會為修士,一九六四年派遣至菲律賓傳佈福音,一九六七年奉派至內思高工擔任實習教師,直至一九九九年屆齡退休,仍在內思高工製作聖像。二○一六年,因坐骨神經壓迫休養一年多後,於二○一七年五月返回西班牙休養中。

白修士於十八年前,因教書工作之年齡的限制,不得不退休。退休生活除了老師、校友們有些困難來內思高工請教他之外,比較少機會再從事機械設計與加工工作,也減少了技術傳授的任務。然而白修士硬朗的身體,加上非常尖端且廣域的機械加工專業知識與技術,他自己認為如果完全放下他的專業技術知能,相當可惜,能夠轉化昇華為聖像的製作,讓教友或平信徒們,能夠透過他的作品,如聖母像、耶穌像、十字架、小聖嬰等等,帶給他人對於天主與信仰的覺知與臨在,相信也是一位虔誠的耶穌會會士深感最有意義的工作之一。這近二十年來,很多教友們都擁有過白修士的作品,也因此,大家都認為白修士是做「聖像」、「麵餅機器」、「十字架」的達人,對天主教福傳有很大的貢獻。

近二十年來,很多教友們都擁有過白修士的作品,也因此,大家都認為白修士是製做「聖像」、「麵餅機器」、「十字架」的達人,對天主教福傳有很大的貢獻。事實上,這僅是白修士對於台灣貢獻的一小部分。修士對於桃竹苗地區六、七零年代的機械工業基礎技術之奠定,有很大的貢獻,堪稱之為桃竹苗地區機械工業中小企業創業發展的推手。

內思高工創校至今已六十有三,白修士在內思機械科教學過程中(一九六七至一九九九年),機械科的畢業學生約有四千五百人,應有近半數的機械科畢業校友,高職畢業隨即在桃竹苗地區機械類群的廠家中,擔任基層技術人員。從事機械加工者,如遠東化纖廠、亞崴機電、大享容器、崴立機電、新竹飛利浦、萊德光電等大廠家,以及許多小公司均有白修士培育的機械人才之足跡;其中多數校友目前都身兼技術管理的要職,也有為數不少的校友以協助研究單位實踐理論成果為工作重點者。

例如在工業技術研究院之機械所、電子所等,協助研究中心的教授或高層設計工程師們,完成理論的驗證,製造、組裝等技術協助開發許多新產品,並完成技術轉移任務;也有高職畢業後立即進入中山科學研究院的各中心擔任技術人員,協助開發國防科技之重要零組件之試驗、試作與正式生產。對於國防、地方工業產業的技術人力以及研發實踐有很大的貢獻,真可謂功不可沒。這些都展現出白修士嚴格要求下所培育出來的高徒,對台灣工業界的貢獻。

我們的畢業校友在工業研究院、中山科學研究院等研發單位,擔任基層技術人員服務過程中,如有技術性問題,也都回校請教白修士;白修士視學生為己出,從不藏私,與校友們一起研究解決問題。畢業校友也從研究中心的教授、高階工程師們的身上,了解理論與技術相結合的重要性,在工作之餘,努力自我進修,不僅技術更精進,其中還有多位校友最後自己創業,有很傑出的成果,例如美商貝克休斯(環洋能源科技)公司、暘升企業、宏碩系統、杉隆工業、創宇科技、舜格公司、北儒精機……等。也有許多校友在大公司,例如:ACER、中華汽車……升上廠長、副廠長等高階職位,他們都感念白修士在技能與品格涵養的培育之恩。

白修士不只在桃竹苗地區工業界,培育出許多基層重要技術人員、中高階主管,或創業成功提供許多工作機會的董事長,在學術界也有不錯的表現者,白修士有近三十位以上的學生在高職教書,培育新一代的機械人才。另有在大學教書者,包括聯合大學、中華大學、屏東科大、虎尾科大等擔任教授者。

上述這些教育成就,除了能看到白修士對內思高工學生在技術與為人處世之傳授,更證明從經修士指導後的校友們,在企業界的產品研發製造的貢獻、工作機會的創造;在業界基層或中高層人力的提供,協助業界培育人才的觀點,提供具備機械製造組裝維修專業能力之人力,對業界功不可沒。再者,內思學生能在學術界擴散其技能與專業知識,對於我國工業教育師資培育的基礎,創造出工業技術能力傳承的價值。

耶穌會的會士們,奉獻一生服務他人,以天主為榮、與萬事萬物修和,並以設立學校幫助窮人,提升知識技能為己任。新竹縣新埔鎮民有幸於一九五四年由天主教耶穌會選定為設立「內思工校」之地址,讓這塊貧瘠的地區之人民,有相當高比例的鎮民與鄰近鄉鎮居民,在內思高工求學;在白修士及其他會士的教導之下,習得一技之長;畢業獲得穩定工作與技術成長,且在六十多年後的今天,內思的校友們在新竹地區的工業界、研究單位、甚至學術單位,不只提供技術人力、研究開發人才,甚至創業以提供就業機會,這些都潛藏著耶穌會會士們默默耕耘的成果。

個人有幸身為內思高工的畢業校友,以耶穌會會士為榮;更以幾千位白修士所教過的學生之一,有此機會為白修士的過去、現在,以及仍持續在進行的貢獻撰文,深感榮耀!曾幾何時,擔任內思的校長公務閒暇之餘,走在新埔鎮上,回想過去學生時代對本地以及學校當時情境,相較之下,這附近地區經濟已逐漸繁榮,甚至已銳變為觀光之地,發展過程中都有耶穌會士們的使命與歷史足跡。

作者/湯誌龍(內思高工校長)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