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洛特里哥神父在棄教之後仍然相信天主嗎?

在我看來,絕對。在這一點上,史柯西斯的電影比遠藤周作的小說更清楚。小說的尾聲,是用一位在日本的荷蘭書記角度去述說,他講述了洛特里哥神父棄教之後的故事,對他信仰的問題留白。老實說,我覺得這本書的結局模糊的令人生氣。

不過這部電影按我所領會的,是無庸置疑的。有些專家認為這是遠藤內心深處的想法:洛特里哥把持住他的信仰,即使在他公開棄教之後。史柯西斯先生和考克斯先生給了電影觀眾一個畫面來傳達這個詮釋:最後盛大的場景,呈現出洛特里哥的殯葬儀式,在過程中,他的日本妻子把他的舊十字架放在他手中,那是一位日本基督徒朋友給他的。當我第一次讀到劇本中的這個場景,便深深地被這個「把持住」個人的信仰的畫面所打動。

我自己的解釋是,洛特里哥的妻子了解十字架對她丈夫有多重要,也就是,他的信仰對他有多重要。對那些懷疑他的信仰的觀眾來說,這也很重要,他們要自問,如果洛特里哥已不再相信,為什麼他要緊抓這個十字架 – 尤其是對他自己和他的家人都有風險。

我承認,我自有偏見。我希望洛特里哥神父把持住他的信仰,當我第一次讀到劇本時,我感謝有這個場景,比小說的模糊結局清楚多了。

在此同時,我理解洛特里哥神父立場的方式可能與一般人不同。身為耶穌會士,我知道在神操中與耶穌相遇是什麼樣子。(順帶一提,安德魯·加菲爾德也知道。)一個耶穌會士突然不相信在他整個會士生活中所認識的耶穌,這種看法似乎是荒謬的。再次,我認為這和棄教是有區別的。甚至由連恩尼遜巧妙飾演的費雷拉神父,他對自己的公開棄教,似乎顯露出不安,如同他在與洛特里哥的談話中所表現的。在電影裡,費雷拉說的話論及棄教,但對我來說,他的臉部表情說明,他對他所做的決定仍在掙扎。

但是有一個更簡單的方式可以看出洛特里哥依然相信天主。在電影的結尾,儘管他已經公開地背棄他的信仰,仍在祈禱中呼求天主。「時到今日,我正在做的、我所做的一切都談到祂。在沉默中,我聽見祢的聲音,」他說。

如果他不相信天主,他就不會跟天主說話。

     3.是否故意使吉次郎當一個丑角?

我聽說,吉次郎這個人物,一開始是洛特里哥和加爾培的日本嚮導,後來成為洛特里哥的朋友,在電影院裡會引發一些竊笑聲。吉次郎,他自己承認,是一個有罪的人。他反覆地棄教,而且把洛特里哥交給了日本當局。

一次又一次地,吉次郎回去找洛特里哥告解,在電影的尾聲,洛特里哥棄教之後,他尋求前神父來聽他的告解。

有些觀眾覺得吉次郎的各種弱點、還有他一再地想要告解很滑稽。我卻認為很符合人性。有誰不曾為反覆出現在我們身上的罪惡掙扎過?有誰不曾為反覆告解同樣的罪而尷尬過?有誰不渴望天主的寬恕?

 

2015-10-20-1445376410-5842365-1870-thumb作者簡介

詹姆士.馬丁神父,James Martin, S.J.,美國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

畢業於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在奇異(GE)公司工作六年後,決心修道。1988年入耶穌會初學院,1999年晉鐸。現任《美國》雜誌《America》編輯。《America》即《國家天主教周報》。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