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四月 2017

引路者──武倫神父

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

每日聖言┃路 24:13-35 復活期第三主日

路 24:13-35 復活期第三主日 就在那一天,他們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村名厄瑪烏,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 他們彼此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 正談話討論的時候,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 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往了,以致認不出衪來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些什麼事﹖」他們就站往,面帶愁容。 一個名叫克羅帕的,回答衪說:「獨有你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在那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嗎﹖」 耶穌問他們說:「什麼事﹖」他們回答說:「就是有關納匝肋人耶穌的事。衪本是一位先知,在天主及眾百姓……

瑟納貞女聖加大利納 教會聖師

「所有通往天堂的道路就是天堂, 因祂曾說過:『我就是道路』。」 十四世紀的義大利正經歷黑死病的肆虐,城邦間各郡王互相爭鬥,戰事連綿。為了遠離當時混亂又危險的羅馬,教宗避難至法國的亞維農(Avignon),教務由一群留在羅馬,腐敗又墮落的神職人員接手。聖加大利納就是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候生於義大利,卻也是在這個時代,誕生了這一位大聖人。

每日聖言┃若 6:16-21 聖佳琳貞女聖師

若 6:16-21 聖佳琳貞女聖師 到了晚上,他的門徒下到海邊 上船要到海對岸的葛法翁去。天已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裡。 海上因起了大風,便翻騰起來。 當他們搖櫓大約過了二十五或三十「斯塔狄」時,看見耶穌在海面行走,臨近了船,便害怕起來。 但他卻向他們說:「是我,不要害怕!」 他們便欣然接他上船,船就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     需要靈感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他聖座的第一次證道中這樣開始:「不要怕!」今天,在這充滿恐懼、焦慮和冷漠麻痺的世界中,我們需要把那有強有力的……

設定目標,勇往直前的長者──朱秉欣神父

熱情獻身於天主教會,一生盡守本份的朱秉欣神父,是輔大醫學院草創時期的重要人物。 當年輔仁大學為了培育台灣的醫界人才,發揚天主教濟世救人的精神,決定籌畫成立醫學院,經羅光前校長授權,交由朱神父負責規劃,雖歷經百折千難,種種阻礙,在朱神父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最後醫學院終於順利完成。 答覆天主召叫,奉獻一生 早年即受到天主教薰陶的朱秉欣,他在1949年高中畢業後,即毅然決然地申請加入國際性的耶穌會,當時共軍打進上海,他與三位同學藉著教會的幫助一起離開中國。他回憶說:「我是民國20年生,現在已經80歲了……

紀念金魯賢主教——亦牧者亦朋友

與金魯賢主教交往,已經超過四分一個世紀了。一九八六年之前,當佘山修院新院舍仍在施工當中,我有緣拜候金主教;金主教親自領我到工地,並交給我修院聖堂的建築圖則,說明修院聖堂要隨時準備改作梵二中文彌撒;他請我給他意見。事如此成了。 結果,當一九八九年九月三十日,佘山修院舉行第一台梵二中文彌撒時,便簡單地把聖體櫃和蠟燭台從主祭台移于小祭台便成;因為主祭台早已按梵二彌撒禮儀所示離牆而立,四周可以環繞,亦可面對信眾主持禮儀。可想而知,金主教對教會禮儀更新的先覺性。

每日聖言┃若 6:1-15

若 6:1-15 這些事以後,耶穌往加里肋亞海,即提庇黎雅海的對岸去了。 大批群眾,因為看見他在患病者身上所行的神跡,都跟隨著他。 耶穌上了山,和他的門徒一起坐在那裡。 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即逾越節,已臨近了。 耶穌舉目看見大批群眾來到他前,就對斐理伯說:「我們從那裏買餅給這些人吃呢?」 他說這話,是為試探斐理伯;他自己原知道要做什麼。 斐理伯回答說:「就是二百塊「德納」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 有一個門徒,即西滿伯多祿的哥哥安德肋說: 「這裏有一個兒童,他有五個大麥餅和兩條魚;但是為這麼……

第一位踏上台灣土地的神父──牧育才

  牧育才神父1912年出生於美國舊金山,18歲入耶穌會。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年25歲,離開祖國親人,到烽火漫天的中國。31歲於上海徐家匯晉鐸。1948~1951年間,牧神父曾任南京的理家,代理院長,楊州的傳教區院長。1951年抵達台北。 牧神父曾在台大任教,以培育青年為職志。他不僅是培育者,也是開拓者、創建者,他全力協助陸續來台的會士,為修會重開福傳教育與慈善事業。 不分老幼貧富、不分主日平日,從清晨到黃昏,在與眾人歡聚或是獨自的靜默中,一生忠於天主的召叫愛天主,愛每一個人。

王楚華神父行誼

王楚華神父,耶穌會士,一九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生於上海,入耶穌會七十年,領受司鐸聖事五十九年。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逝世於耶穌會Los Gatos耶穌聖心中心,享壽九十歲。 王神父的父親王國元先生,雖然不是教友,但認為教會學校教育素質高,把王神父送到耶穌會辦的徐匯中學作住宿生。當年十二歲的王神父,有一日生病,受到管理宿舍的法籍耶穌會修士無私的照料,令他深受感動,於一九三八年領受聖洗,並在一九四一年進入徐家匯的耶穌會院,修畢神學和哲學的課程,一九五二年四月十六日,由上海教區龔品梅主教手中領受了鐸品……

每日聖言┃若 3:31-36

若 3:31-36 那由上而來的,超越一切。那出於下地的,是屬於下地,且講論下地的事;那由上天而來的,超越萬有之上, 衪對所見所聞的,予以作證,卻沒有人接受衪的見證。 那接受衪見證的人,就證實天主是真實的。 天主所派遣的,講論天主的話,因為天主把聖神無限量的賞賜了衪。 父愛子,並把一切交在衪手中。 那信從子的,便有永生,那不信從子的,不但不會見到生命,反有天主的義怒常在他身上。     需要靈感 • *天主「把聖神無限量的賞賜了祂」。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出生,也不能強迫自己的出……

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希望之光

全球各地的基督徒在聖週五重複聽到這一句的經文:「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甚麼捨棄了我?」 當然,這是耶穌最後的架上七言之一。 最近,一位美國的觀眾也發現到,這一句經文也同樣出自伊拉克人民唇邊,那些人民3年前逃離遭侵佔的基督教村落。美國伊利諾伊州東部大學的刊物《東方日報》報道,一名道明會的多瑪修女週三發表演說,分享她2014年在伊拉克北部幫助難民逃離伊斯蘭國(IS)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