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
葛法翁會堂遺址

葛法翁會堂遺址邊上就是伯多祿家教堂,教堂下面依然是考古挖掘遺址全貌,就按當時的原樣保護,難怪聖經上說:耶穌從會堂出來就進了伯多祿的家,原來真的很近呢,經上記載耶穌在這裡醫好了伯多祿的岳母,她當時正在發燒。在這裡祈禱時候,修女領唱了那曲(你是醫治的神),很多兄弟姐妹感動的不能自已,我也是!是啊,主真是慈悲的神,祂不僅醫治了來求助的百夫長的僕人,也主動醫治了伯多祿的岳母,在我們的生命歷程中,類似的情景何止萬千,而我們卻習以為常,不知道感恩!

在真福八端山教堂,我們一行進行了朝聖旅程中第一場露天彌撒,嚴格的說不算露天,因為有棚,沒有圍牆,簡單的石台、石凳,邊上鳥鳴相映成趣,在以色列的多個朝聖地,為了接待人數眾多的世界各地的朝聖者,教堂在院中設置了多處用於舉行彌撒的相對獨立的祭台和石頭長椅,想來以色列的地中海式氣候應該不至於寒冷吧,11月中旬,我們舉行彌撒時間氣溫約30°c。與國內大多時候堂內舉行的彌撒聖祭相比,更多了些開放和大氣。與自然景色渾然一體,鳥鳴和樂、山水相映,也許更加能讓人體會造物主的無所不在處處臨在!

伯多祿首席堂坐落在加里勒亞湖邊,風景極好,是耶穌復活後顯現給伯多祿及宗徒們的地方,面對一位前面信誓旦旦卻轉眼背主三次的弟子,耶穌的第一句話卻不是責備: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連續三次問:你愛我嗎?而後將權杖交與了伯多祿。此時此地,讀到這段聖經,感觸恐怕也只有慈悲二字了。雞鳴教堂坐落在耶路撒冷,是原來蓋法大司祭的官邸,也就是在那裡伯多祿三次否認了和耶穌的關係,在人性的軟弱面前,山盟海誓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只有對上主 的不斷仰望,才能堅定我們的腳步。

苦路的終點就是聖墓大教堂,歷經戰亂和歷史變遷,目前聖墓大教堂由東正教、天主教等幾方共同管理,前面朝覲的主誕大殿以及耶穌升天堂等都是同樣的境況,雖然對世界各地的朝聖者並沒有設卡麻煩,暢通無阻,不是修女的解說甚至難以發現這個境況,但是卻使整個教堂建築變得有些不夠統一和諧,想起保錄宗徒的那句質問:基督被分裂了嗎?當然,基督沒有也不可能被分裂,裂開的是我們人的團體,是權力、欲望、是利益,我們慨歎聖地的分裂,卻不想寬恕我們自己的弟兄,還是放下祭品,響應基督的訓誡,去與我們的近人和好吧。

革責瑪尼山園
革責瑪尼山園

哭牆和死海是必須一提的地方。哭牆位於聖殿下,大石塊砌成,據說有18米高50米長,與國內的很多建築物比起來,算不得宏偉,但是論及年代和歷史,卻不得不讓人肅然起敬,也是以色列這個神揀選的民族現存的最接近造物主的地方。歷經幾千年的風雨和朝聖者的摸撫,哭牆上石頭泛泛發光,宛如以色列的眼淚,如泣如訴。西牆見證了以色列的輝煌和歷史。哭牆見證了以色列的古老和滄桑和歷經磨難。願主賜予耶路撒冷平安,也願這個神揀選的民族都能皈依。

雖然中學教材裡有篇關於死海的文章,卻一直很難把清澈的海水和漂浮嬉水聯繫起來,死海在我的概念裡,應該是粘稠的像結晶的蜂蜜,到了死海邊,才不得不感歎造物主的神奇,在這個世界最低的地方,海水一樣清澈,比重卻真的大到可以讓人漂浮。當人豪邁的寫下山登絕頂我為峰的時候,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海拔最低想沉下去都難的地方如何著筆!

美好的時光總是太快,神聖的時刻恐怕也是。轉眼之間,朝聖踏上了歸程,回顧以色列的旅程,感覺我們一行人就是與來自全世界的朝聖者一起,在見證宗徒大事錄5:34-39中的話,(加瑪裡耳的衛護

5:34 有一個法利塞人,名叫加瑪裡耳,是眾百姓敬重的法學士,他在公議會中站起來,命這些人暫時出去。5:35 他便向議員們說:「諸位以色列人!你們對這些人,應小心處理!5:36 因為在不久以前,特烏達起來,說自己是個大人物,附和他的人數約有四百;他被殺了,跟從他的人也都散了,歸於烏有。5:37 此後,加里肋亞人猶達,當戶口登記的日子,起來引誘百姓隨從他;他喪亡了,跟從他的人也都四散了。5:38 對現今的事,我奉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由他們去罷!因為,若是這計畫或工作是由人來的,必要消散;5:39 但若是從天主來的,你們不但不能消滅他們,恐怕你們反而成了與天主作對的人。」他們都贊成他的意見。)

由此,我們更加堅定的知道,耶穌不是一個傳說,不是一位偉人,不是一位先知,耶穌就是黙西亞,救世主。如果一位基督徒只想去一個地方朝聖,大概就是以色列,因為那裡容易找到祂。

作者/陳磊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