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4日G20峰會在中國杭州開幕,令全球關注。這一天,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同樣令全球關注:那就是德蕾莎修女被教廷封聖。

德蕾莎修女生前被譽為“貧民窟的聖徒”、“窮人的聖女”,她被“封聖”,可謂名至實歸。

德蕾莎修女帶給我生命極大的感召力量,借此機會,請允許我談談我對德蕾莎修女的一些感動和感受。

先簡單介紹一下這個“人類本不配有的人”。德蕾莎修女的原名是Agnes Gonxha Bojaxhiu,1910年出生於奧斯曼帝國科索沃省的史高比耶﹙前南斯拉夫聯邦塞爾維亞共和國科索沃自治區的首府)。

中國人估計都知道阿爾巴尼亞,或許還知道科索沃,但德蕾莎顯然比她的祖國和民族都更有名,更受人關注和愛戴。這真的印證了中國人的一句話:英雄不論出身!

是的,德蕾莎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事實上,我佩服兩個天主教徒,他們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一個叫聖方濟各(San Francesco di Assisi,1182—1226,又稱亞西西的聖方濟各或聖法蘭西斯),另一個就是德蕾莎修女。

這兩人有很多共同點:他們都信仰耶穌基督,都舍已跟隨耶穌、活出耶穌;他們都堅守“貧窮”與“和平”,都以服侍人群中最小的為樂,認為窮人中有耶穌;他們都堅守謙卑、順服的品格從而拒絕從教會分裂出來(老實說,我認為這一點,他們超過了新教領袖馬丁.路德和加爾文);他們都心甘情願地承受痛苦、侮慢、屈辱和艱辛,因為他們從中體會到基督十字架的喜樂!

剔除狹隘的宗教立場,我以為所有人包括新教徒們,都應該地向這兩位天主教的聖人學習——當然他們並非偶像,耶穌才是真正要去信仰的。

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傳統的英雄從來都是那種所向披靡、攻無不克、統率千軍萬馬的人上人。但其實,“攻山中賊易,攻心中賊難”,《聖經》則指出“不輕易發怒的,勝過勇士;制服己心的,強如取城。”(箴言16:32和合本)一個人能打敗別人不見得是英雄,一個人能戰勝自己才是英雄;一個人做出點外在的成就並不見得是英雄,一個人能夠攻克自己內心的邪惡,才是了不起的英雄。所以,孔子特別提出“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論語•顏淵第十二》)”。意思是,你能克制自己的壞毛病,遵守該遵守的禮,那就稱得上是仁了;大家都這麼做的話,那天下就變得仁愛了。

1445472961350孔子並沒有說,你統一天下、你統治天下,天下就歸於仁愛,相反他講了“內聖外王”的道理。

另外,中國古人還提倡,大丈夫有“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立德也是放在第一位。而德,一定是來自於內心的聖潔、仁愛、公義——那才是真正的強大,並且最終是來自對至高、獨一上帝的謙卑與敬畏、依靠與跟從。

聖,代表耳聰大慧者;中國人的祖先意識到:能聽到上帝的聲音者方為聖人,其實就如同以色列的“先知”。聖,有的甲骨文加上了“口”(說,預言),代表說話和預言。人要說什麼,預言什麼呢?當然就是傳達上帝的教導、上帝的啟示了,所以金文將甲骨文字形中的“人”寫成“壬”(能力超群者),突出“聖”者的超凡“能力”。

所以,中國古人造“聖”字,其義就是指:先知先覺上帝的話語並向世人預言者。《說文》乾脆指出“聖,通也。”意思是,聖者,就是通天的人。荀子更進一步地指出:“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荀子•勸學》。”

人如何通天?當然只有通過信天、愛天、敬拜天一途。所以,“聖”在希伯來原文中,是קדוש,直譯是指“聖潔、成聖”,其象形文體的意思則是指“上帝的百姓在試探、誘惑中成為敬拜者”。這表明:人生充滿著試探和誘惑,但你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敬拜祂,你就被分別為聖,就得到上帝的啟示和保護。因此,惟有敬拜者才能稱為聖……

中國千百年來,唯有孔子被尊為聖人。孔子,正是一位虔誠地信仰上帝、渴慕上帝的普遍啟示並向國人努力傳達這些啟示的人。我們知道,孔子喜歡聽讚美上帝的音樂——“韶樂”,“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論語•述而第七》)”;孔子重視向上帝禱告,他病情嚴重時,子路向鬼神祈禱,而孔子告訴子路,他自己也一直在禱告,“丘之禱久矣(《論語•述而》)”;孔子不是坐而論道,而是注重活出信仰,因此他強調君子和小子的區別就在於是不是活在上帝的使命中,君子第一就是要“畏天命(《論語•季氏》)”而“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孔子自己則“五十而知天命(《論語•為政篇》)”;孔子還特別渴慕上帝的道,他說過“朝聞道,夕死可矣”(《論語•裡仁》)”,所以孔子的學生也往往推崇“替天行道”。(未完待續……)

作者/趙曉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上海教區,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