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神父對我的影響實在非常深遠,是我信仰扎根的導師,人格成長的推手。

我大四時,班上要推我競選系學會會長,我舉棋不定去請教神父。神父告訴我:「學生的第一要務是把書讀好,若大學四年中有一年在社團服務,可以學到書本以外的合作、領導等能力是值得的,但若是花兩年的時間就太多。你大三已在教會服務,所以不適合再去系學會幫忙。如果你已先在社團服務,為了你好,我們一定不請你擔任總幹事。」

還有一次我們在彌撒中為考預官的同學祈禱,神父卻告訴我們:「不要當官,應該去當兵,體驗被領導的經驗,將來才能做個好的領導人。」神父凡事都分辨得非常清楚,難怪他為人處事都那麼篤定。

儘管這位受德國教育的西班牙神父,一直給我們的印象都是那麼堅毅嚴格,但其實神父也有柔軟可愛的一面。有一次我去到頤福園看神父,神父聊及當年意外調到台中接替出會神父,擔任逢甲和東海大學同學會的輔導,因為擔心學生不適應,緊張了好久,還好同學們都願意接受神父的指導,同學會和生活團也都順利運作,神父才慢慢放下心來。另有一次逢甲立德學生中心整修,一輛貨車倒車時,快要撞到一顆南洋杉,神父立刻衝到樹前大聲告訴司機:「你可以撞我,但不可以撞到樹!」可見神父的赤子之心。

有一天神父見到我時,看似開心的說:「恭喜啊!教宗過世了,我們都有機會當教宗了。」雖然我對剛當選的若望保祿一世沒有多少認識,不會真的很難過,但好像應該不能免俗的表現震驚與哀悼,沒想到神父可以用幽默的態度面對。後來我效法神父的幽默,幫忙了一樁美滿婚姻。我初入社會時,一位同事被女友拋棄痛苦萬分,我對他說:「聽說你失戀了,恭喜啊!」同事抬起頭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接著說:「你對女朋友那麼好,如果她真的愛你,一定會回頭。如果她不愛你,你也不用再浪費時間,付出得不到回報的愛。」他似乎聽進了我的話,當下收起了沮喪的神情。後來他另外找到了真愛,夫妻倆抱著小孩來道謝。我心想,他應該謝謝洪神父才對。

說起來我跟神父真的是很有緣,畢業多年後有一次我開車北上出差,中途暫停關西服務區,才下車走幾步,竟然看見洪神父坐在那休息,因為那幾年神父被調回西班牙服務,我不知神父有回台灣,當時是宣國榮神父開車帶洪神父南下。原本相隔半個世界,卻在那個時空巧遇,莫不是天主的安排!

洪國樑神父的教導對本地人來說,可說是有點不近人情的嚴格,但學生們都沒有離開,因為我們知道神父是為我們好,是要一點一滴的培育我們的信仰,是真的愛我們。現在神父在頤福園養老,因為記憶衰退,已經記不得我們,但我們還是不會離開,因為我們都深愛這位曾經悉心照顧我們信仰,幫助我們人格成長的好神長,好父親。

by 羅大德 2013.09.30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